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安安的诡计
    第二百八十六章安安的诡计

    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要带走自己的女人,不需要拐弯抹角,信不信由你。”

    她撅了撅嘴,“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总不至于就是为了破坏我和许若宸的婚礼吧?”

    陆谨言摸了摸下巴,这倒是有些诡异,如果说那个人是为了帮他的话,为什么要诬陷他,害他呢?

    “不管他是目的是什么?算是变相的帮了我一个忙,至于让我背锅这件事,我就暂时不计较了。”

    花晓芃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她已经分不清,他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哪句话是严肃的,哪句话是在调侃了?

    “我一定会找出这个人来的。”

    陆谨言耸了耸肩,薄唇划开一道促狭的冷弧,“如果目的还没达到的话,他应该还会有后续的举动,不要打草惊蛇,静观其变。”

    花晓芃动了下唇,想要说什么,又打住了。

    她并不完全相信陆谨言的话,但也不能肯定,这件事就是他做的。

    按照他霸道的魔王个性,确实不需要如此的大费周章。

    他们正说着,陆谨言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响了。

    花晓芃飘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安安打过来,心里立刻就被一层阴霾笼罩。

    但她未露声色,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端起果汁,漫不经心的喝了起来,假装没有看到来电显示。

    陆谨言拿起手机,站起身来,想走到阳台上去接电话,但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动,直接按下了通话键。

    听筒里并不是安安的声音,而是女佣的声音。

    “陆先生,你快点过来。安安小姐头疼的厉害,一定是撞到额头后,脑袋里有淤血了。我要送她去医院,她不肯,就只吃了两片止痛药,这样下去不行的呀,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知道了。”陆谨言低沉的说了句,挂了电话,然后立刻打给了finn,让他去安安的住处,送安安去医院。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他一眼,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她依然从他的眼角眉梢捕捉到了一丝担忧之色。

    她暗暗的吸了口气,蓦然发觉他们三人正奇迹般的重复着上一辈的三角闹剧。

    她、安安和陆谨言不就是陆夫人、陆宇晗和司马钰儿的写照吗?

    陆谨言既舍不得放开她,也割舍不了同安安这么多年的情分。

    她能满足的是他的生理需求,而安安是他的红颜知己,是他此生的最爱。

    他一定希望能像父亲一样,把她们都留在身边。

    可是,她不是陆夫人,也不是司马钰儿,忍受不了这样的畸形婚姻。

    她宁愿舍弃,也不会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如果你想去看安安就去吧,人在心不在也没意思。”

    陆谨言一把抓起她的手,搁在胸前,“跳得这么猛烈,怎么不在?”

    她撇撇嘴,“我说的是心思,又不是心脏。”

    陆谨言叹了口气,“老婆,你有没有闻到房子里有一股酸味,好像是谁打翻了醋坛子?”

    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才不会吃你的醋呢,我又不喜欢你。”

    陆谨言像是被扎了一下,有点受伤之色,飞进了眼睛里。

    “你这么没心没肺,又怎么能要求我一心一意呢?”

    这话就像一个木塞子堵住了花晓芃的出气口,让他所有的怒气、怨气都找不到出口,可以发泄出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爷爷的遗愿,如果不是因为你有隐疾,你一定会跟安安结婚的,对不对?”

    “不对,我要真有想娶的女人,任何事都阻止不了。我之所以同意爷爷的安排,是因为我没有遇到想娶的女人。”

    他说的毫不犹豫,斩钉截铁,表情十分的坦白,没有一点敷衍和哄骗的神色。

    她不敢相信,心头微微的震动了下。

    要是安安听到这话,估计要哭晕在厕所里了。

    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他不娶安安,是因为隐疾的问题。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雄性海绵体动物。生理需求对他们而言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像他这种活好器粗,随时随地都能精虫上脑,索求无度的男人。

    所以,他估计是按照下半身的要求来选择老婆的。

    龙城的另一端。

    陆谨言没有来,让安安很失望,整个人都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

    她很清楚花晓芃在陆谨言心里的位置。

    她会完全把他夺走,连一点点的空间都不留给她。

    她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默默的霸占着他了。

    她不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的看着陆谨言被她抢走。

    花晓芃,她们走着瞧。

    ……

    周五下午。

    花晓芃从公司出来,正打算回家,接到了安安的电话,约她一起喝杯咖啡。

    她去到了离公司不远的星巴克。

    安安已经到了,她点了一杯拿铁。

    花晓芃则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这是一家露天咖啡厅。

    安安迎着夕阳坐着,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她的手上,一点灿烂的光芒,耀花了花晓芃的眼。

    她微微的眯起眸子,仔细的看了看那个发光的东西。

    那是一枚宝石戒指,非常的漂亮,非常的特别。

    作为一名珠宝设计师,即便是用肉眼,花晓芃也能基本判断出宝石和钻石的区别。

    她看的出来,安安手上这枚戒指是宝石而不是钻石。

    戒指是由两种不同颜色的宝石组成的。

    一颗是蓝色的宝石,作为戒指的主宝石。

    旁边是由数颗金色的碎宝石镶嵌而成的月牙状。

    看起来就像是地球和月亮。

    她的脑海里立刻想到了“地月之恋”四个字。

    好有创意,好新颖的设计,为她设计这枚戒指的设计师一定很厉害。

    “你的戒指很漂亮。”她微微一笑,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安安像是被她的话吓到了,狠狠一抖,慌忙把手藏到了桌子底下。

    花晓芃没有忽略这个反应,感觉就像是做贼心虚,担心她发现些什么。

    她这才想起她的戒指是戴在无名指上的。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戒指是陆谨言送给她的?

    准备正式把她纳妾了?

    还是因为这几天的冷落对她感到愧疚,所以专门为她设计了一枚戒指,送给她,作为对她的补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