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她不是伊然
    第二百八十四章她不是伊然

    许若宸才来龙城两天,伊然就跟过来了。

    “阿宸,你一定要离婚吗?我们从前那么好,你为什么就不爱我了呢?”

    许若宸看着她,现在的她和从前完全不一样,就像一个陌生人一般。

    六年前,她离开的时候,让他发誓:如果她发生了意外,回不来了,他就守她六年,在这六年里,不能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

    他做到了。

    同花晓芃在美国的四年,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要过她。

    尽管她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诱人。尽管他血脉扩张,热血沸腾,每一次都忍得很辛苦。

    但他还是做到了,信守了承诺。

    他没有亏欠她,也没有背叛他们的爱情。

    为了信守这份承诺,他错过了同花晓芃在一起最美好的时光。

    人的感情不是一成不变的。

    从前他爱伊然,愿意为她生,为她死,为她做一切的事情。

    可是现在他爱的人是花晓芃。

    他的选择也是花晓芃。

    如果知道自己会失去花晓芃,他宁可违背这份承诺,和她度过四年真正的夫妻生活。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任凭他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一粒后悔药。

    他能做的,只能是重新把她夺回来。

    见他沉默不语,伊然的心掉进了冰窟里。

    她一件一件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阿宸,不管怎么样,让我做一次你真正的妻子吧。”

    许若宸想背过身去,可目光落在她身体上的刹那间,又停住了。

    他和伊然曾经有过无数次的肌肤之亲,对她的身体十分的了解。

    她的肩头有一块伤疤,很小,是去东非大裂谷拍摄的时候,被野兽袭击的。

    可是面前的人肩头很光滑,什么都没有。

    一道极为犀利的寒光从他眼底闪过。

    “伊然,你左边肩头上的伤疤怎么不见了?”

    伊然剧烈的震动了下,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回去,“我……我去医院做了激光去疤,把疤痕去掉了。”

    “是左边那块疤吗?”

    “对。”

    许若宸低哼了一声,有抹肃杀的戾气,从脸上升腾起来。

    他猛然一伸手,掐住了伊然的脖子,“你不是伊然,你是谁?”

    女子的脸色煞然间惨白一片,“你在胡说什么呀,我当然是伊然了。”

    许若宸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伊然的伤疤是在右肩上,而不是在左肩上。我刚才不过是故意试探你而已。”

    女子发起抖来,惊恐万状,“我是伊然,我真的是伊然,我只是头部受伤失忆了,所以我也不记得自己哪里有块伤疤了。”

    许若宸手指微微一紧,“你要不说实话,我就掐断你的脖子。”

    她脸色发紫,翻起白眼,舌头都伸出来了。

    “我说……我说。”

    许若宸松开了手,她瘫软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许久才缓过气来。

    “我叫阿兰,是伊然的双胞胎妹妹。”

    许若宸微微一震。

    伊然在离开美国之前,的确告诉过他,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

    “你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妹妹?”

    阿兰点点头,“我们是在她离开美国的前两天才相认的。她出事之后,我去了警察署。作为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我继承了她所有的财产。我把她的房子卖了之后,就离开美国,回到了缅甸。有了这笔钱,我在这里算是个富婆了。我过着奢靡的生活,还染上了赌瘾,把所有的钱都挥霍一空,还借了高利贷。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来了一个人,他说只要我愿意听他的话,就帮我还高利贷,还能给我一大笔钱,让我重新过上富裕的生活。他带我到医院做了微整形,整的和伊然几乎一模一样,然后我就冒充伊然,来到了中国。”

    许若宸俊美的五官在狂暴的怒火中扭曲成了狰狞的一团。

    “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好像是替别人做事的,有一次我偷听到他打电话,称呼自己的老板,叫陆少。”阿兰哆哆嗦嗦的说。

    “陆少!”许若宸的牙关咬紧了,手指关节在空气中咯吱作响。

    他明白了,他全都明白了。

    是陆谨言,一切都是陆谨言的阴谋。

    他让阿兰冒充伊然破坏了他的婚礼,逼迫花晓芃恢复身份,这样不仅令他陷入千夫所指的困境,还能顺理成章的把花晓芃夺回来。

    太妙了,这个计划设计得真是太妙了。

    他一拳暴怒的击打在墙上,瓷砖破裂成了几块,砰砰掉落在地上。

    ……

    第二天,花晓芃刚一进办公室,许若宸就过来了。

    “那个女人不是伊然,伊然早就已经死了,他是伊然的妹妹阿兰。”

    “什么?”花晓芃从沙发上惊跳而起。

    “是陆谨言安排的,他派人去缅甸找到了阿兰,让她冒充伊然拆穿你的身份,破坏我们的婚礼。他实在是太狡诈,太阴险了。”

    花晓芃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

    她无法相信陆谨言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明明说要放手,明明同意放过她了,为什么还要在背后搞小动作,狠狠的捅她一刀?

    “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不像是陆谨言的行事风格?”她说道。

    虽然他霸道、蛮横、腹黑、冷酷,但不会出尔反尔。

    如果他已经在背后暗中策划好了一切,何必折磨自己,又喝到胃出血住院?

    “像陆谨言这样的人,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上一次许氏在欧洲并购失败,就是陆谨言破坏的。他是在报复我,报复我们,你离开他,嫁给了我,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呢?安排阿兰冒充伊然出现在婚礼上,揭穿你的身份,这是最致命的一击,打得我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许若宸咬牙切齿,暴怒的火焰燃烧在他的每个细胞,每个毛孔。

    花晓芃的脑袋嗡嗡作响,她还是不能相信陆谨言是如此阴险,如此狡诈,如此可怕的人。

    “也许是阿兰被你揭穿了,想要陷害陆谨言也说不定。”

    “晓芃。”许若宸搂住了她的肩,“阿兰不可能无缘无故到中国来,更不可能冒充伊然出现在婚礼上,这场阴谋最大的受益人就是陆谨言。只要你一恢复花晓芃的身份,就要被迫回到他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