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亢奋还是冷淡
    第二百八十三章亢奋还是冷淡

    她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强压住心头的怒火。

    她是来跟秦如琛求和的,如果这个时候跟花晓芃闹起来,一定会惹怒秦如琛,把她轰出去。

    秦如琛原本笑意盈盈,一看到她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目光凛冽如箭,直射向身后的女佣,“你为什么没来通报,直接放她进来了?”

    女佣打了个寒战,“陆小姐不是您的朋友吗?”

    “马上滚蛋,以后不用再来了。”他低吼一声,吓得佣人哭了起来,仓惶的逃走了。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秦如琛,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秦如琛冷哼了一声,“你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陆锦珊像被刺了一下,嘴角歪到了耳朵根子,“既然你知道要避嫌,为什么还要跟花晓芃在一块?我还没结婚呢,而她是谨言的老婆,是有夫之妇。”

    秦如琛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鸷的戾气,“我是她哥哥,她是我妹妹,我们在一起吃顿饭很正常。”

    陆锦珊嗤笑了一声,她很清楚,所谓的结拜兄妹,不过是花晓芃为接近秦如琛而编出的幌子。

    花晓芃这个下等的贱胚,水性杨花,银荡无耻,简直就是个公共厕所,什么人都能上。偏偏这些男人一个个都被她迷的神魂颠倒,失去理智。

    “花晓芃确实只能做你的妹妹,不可能再做别的了,她可是历经了两个老公,一个是陆谨言,一个是许若宸,总不可能再结第三次婚,找第三个老公了。不然,就要成为整个名流圈,不,全国的大笑话了。”

    这话戳中了秦如琛,他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

    晓芃原本应该是他的,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们早就结婚生儿育女了,哪里还轮得到陆谨言和许若宸。

    花晓芃把儿子抱在身上,喂他吃水果,没有说话。

    小奶包记得陆锦珊,她是那个想要把他摔死的坏姑姑。她一定是被恶毒的巫婆附体,所以才会这么坏。

    陆锦珊见他们都不说话,觉得是被自己戳中了死穴,就趁热打铁,微微拔高了声音,“如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最适合你的,也只有我是最爱你的。你要清醒一点,千万不要为了某些人的迷惑,而失去理智,损坏了自己的名声。”

    说完,她又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还有你,你现在是谨言的妻子,还是许若宸孩子的母亲,如果你和秦如琛暧昧不清的话,谨言和许若宸都不会放过你。”

    花晓芃淡淡一笑:“大姑子,你还是安心准备婚礼吧,不要想太多了。”

    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想和如琛单独谈谈,你能回避一下吗?”

    花晓芃耸了耸肩,抱着孩子站起身来,“哥,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秦如琛有些郁闷,原本安排了晚上的活动,结果,全部被陆锦珊打乱了,“改天有空,我们再聚。”

    花晓芃一离开,陆锦珊就冲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如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想嫁给刘竞宝,我只想嫁给你当你的妻子。”

    秦如琛掰开他的手,把她甩到了一旁,动作冷酷而无情,“陆锦珊,我对你只有厌恶,你就不要再做无谓的幻想了。”

    陆锦珊绝美的五官拧绞了起来,“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花晓芃,她都经历过两个人,是个三手货了,你还当她是个宝吗?”

    “就算没有花晓芃,我也不会喜欢你。”秦如琛回答的毫不犹豫而斩钉截铁。

    陆锦珊被踢进了无底的深渊,摔的粉身碎骨,“你会后悔的,秦如琛,如果我嫁给别人,你一定会后悔的!”

    秦如琛耸了耸肩,笑的云淡风轻,“提前预祝你新婚快乐!”

    陆锦珊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秦如琛,我这么爱你,全心全意的爱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实在是太残忍了。我要诅咒你,诅咒你永远都别想和花晓芃在一块,永远只能眼睁睁的看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秦如琛咬了咬牙,眼底喷出一道暴怒的火焰,“滚!”

    “我恨你,秦如琛,恨你一辈子!”陆锦珊哭着跑了出去,如果她得不到幸福,他也别指望可以得到。

    花晓芃从电梯出来,正要开门,对面的房门咯吱一声被拉开了,陆谨言走了出来,“老婆,回来了。”

    她撇撇嘴,修罗魔王还真得搬过来住了,这叫不叫阴魂不散?

    小奶包开心的朝他跑去,“魔王叔叔,你怎么住在这里呀?”

    陆谨言耸了耸肩,一脸无奈之色,“妈咪不肯回家,我只能搬过来陪你们了。”

    “那我可以去你的房子玩吗?”小奶包好奇的朝里面瞅了一眼。

    “当然可以,叔叔的家就是你的家。”陆谨言疼爱的抚了抚他的头,等花晓芃开门之后,就一起走了进去。

    小奶包把军棋拿了出来,要跟他一起玩。

    他一边摆放着棋子,一边问道:“今天跟妈咪去哪里吃饭了?”

    “去秦叔叔家了,我们本来很开心的在吃水果,结果坏姑姑来了,和秦叔叔吵架,还把我们赶走了。”小奶包撅起了小嘴,一脸的不满。

    陆谨言知道他口中的坏姑姑是谁,大手一伸,把花晓芃拽到身边坐了下来,“又跟陆锦珊吵架了?”

    花晓芃撇撇嘴,“我可没跟她吵,一共就说了一句话,她跟秦如琛的事我没兴趣掺合。”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灯光里幽幽的闪烁,“看来她对秦如琛还没有死心。”

    花晓芃的目光透过落地窗,落到了远处黑暗的天际,“她对秦如琛也算是真爱,可惜她总是想要控制秦如琛。秦如琛偏偏天生放荡不羁,最讨厌被约束,她想要控制秦如琛是不可能的。”

    陆谨言勾了下她的下巴尖,“好了,少操心别人的事,乖乖去沐浴,到房间等我。”

    她倒吸了口气,这家伙明明就是性亢奋,怎么可能是性冷淡呢?

    许若宸反倒有点这个问题。

    虽然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在美国的四年,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一次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