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男神在隔壁
    第二百八十二章男神在隔壁

    她躺到了床上,拉起床单,蒙住了头。就像一只鸵鸟,把头埋进了沙子里,像一只蜗牛钻进了壳里,不想去面对外面残酷的世界。

    陆谨言坐在旁边,苦闷的叹了口气,“难道我就表现的这么差,让你一点都明白不了我的心意。”

    “瓜田李下,如果我成天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夜不归宿,你会怎么想?”她隔着被子发出闷闷的声音来,整个人就像浸泡在醋缸里,从里到外每个毛孔都渗透着酸味。

    陆谨言嘴角勾起了一丝古怪的苦笑,“以后我会注意的,不再让你误会了。”

    她把被子拉了下来,露出了一双幽怨的大眼睛,“那好,以后就看你的表现,你要表现的好,我就回去,如果表现的不好,我就再也不回去了。”

    他钻进了被子里,一把将她拉进怀中,脸上有了一点邪肆之色。

    “要离家出走也可以,必须把我一起打包。”

    她狠狠的呛了一下,有点无语,“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你赶紧出去。”

    “不走。”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一抹欲火在黑色的眸子里放肆的燃烧起来。

    她花容失色,想要推开他,但无济于事。

    “放开我,混蛋,我还没有原谅你呢,别指望可以碰我。”

    他抓起她抗争的小手,按在了头顶,“老婆,生气归生气,只要我想要,你就得给,明白吗?”

    他温柔的语气一瞬间消失殆尽,转而变得无比霸道。他从来都不在乎强迫她,只要他想要,就会毫不犹豫的占有她。

    在这方面她没有丝毫的自由,更没有权利拒绝。只有妥协、顺从和被迫承受。

    可是这会,她还恼怒着呢,手动不了了,就用脚去踢他。

    “陆谨言,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能。”他的大手探进了她的裙子,几近粗暴的,将里面那块单薄的遮蔽撕成了碎片。

    她下意识的加紧了腿,也连带夹住了他的手,“臭流氓。”她恶狠狠的瞪着他,羞愤交加,面红耳赤。

    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点促狭的冷笑,膝盖用力一顶,强行顶开了她的双腿,然后恣意的玩弄起她的身体来。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犹如电流一般穿透了她的身体,让她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来了,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无论是强迫,还是顺从,他们都完美的契合着对方。

    陆谨言停不下来,在她的身上,他可以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征服感,满足感和极致快感,这种感觉让他酣畅淋漓,欲罢不能,恨不得一辈子都呆在里面,直到天荒地老。

    而她,虽然是被强迫的,但不能否认,当他的庞然大物入侵时,那瞬间的充实感,把一切的空虚都驱走了。

    她无法抵御这份充实感的袭击,所以即便奋力的挣扎,想要逃过他的侵略,但当他一进入时,她就像被点中了麻穴,再也使不出力气来了。

    他强而有力的撞击,犹如巨浪一般,一波一波准确的击打在她最敏感的地方。

    她极力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不去回应他,身体却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栗。

    一次过后,他把她拉了起来,让她骑在自己的腿上,换成坐姿。

    “笨女人,就算你又变成死鱼状态,也是条美味的死鱼。”

    他薄唇划开邪魅的冷弧,用力一挺,再次深入……

    晚上,从床上起身时,花晓芃是扶着腰的,他一连要了她六次,还不停变换着花样,折磨的她腰都伸不直了。

    这家伙就是纵欲无度,也不怕把肾掏空了。

    陆谨言坐在沙发上慢慢品着手中的茶,一脸的餍足。

    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发泄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他耸了耸肩,“我就住隔壁,不着急。”

    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低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气来,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震惊无比,以为自己有了幻觉,听错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住哪里?”

    “这层楼已经被我买下了。”他慢慢悠悠的语气像一阵路过的夜风,吹的花晓芃东倒西歪,风中凌乱。

    难怪昨天对面叮叮咚咚,敲敲打打,换了新家具、新马桶、新浴缸……原来是这家伙在搞鬼。

    这个小区是高档的复式公寓,一梯两户。

    她住的这套是租的,按照他的意思,他现在是房东了。

    “你买了,为什么房东没有告诉我?”

    “我让他保密,给你个惊喜。”他嘴角勾起狡狯的微弧。

    她扶额狂汗。

    惊喜?

    喜个p啊,明明就是惊吓。

    “你别指望可以用这种方法逼我回去。”

    “不想回去没关系,我陪你在这里散心。”陆谨言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

    她郁闷的要命,真想找个绳子吊死在他面前。

    好在大家各住各的,不进同一扇门,否则她又得重新找住处了。

    第二天,秦如琛打了电话过来,约她到自己的别墅吃晚饭。

    下班之后,她就带着小奶包过去了。

    “哥,你不是一直想吃我做的菠萝咕噜肉吗?今天我就露一手。”

    秦如琛笑了笑,“今天可是我请你吃饭,怎么能劳烦你下厨呢?”

    “没关系,我们俩都这么熟了,还用计较这些客套的礼仪吗?”花晓芃莞尔一笑,去了厨房。

    很快她就把咕噜肉做好了。

    秦如琛吃了一块,心里百味杂陈。

    他很久很久都没有尝到这个味道了,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这个味道。

    即便失去了记忆,这个味道依然深藏在她的味蕾中,从来未曾淡化过。

    “真好吃,是我寻找的那个味道。”

    小奶包浓密的长睫毛眨了眨,裂嘴一笑,“秦叔叔,如果你喜欢吃我妈妈做的菠萝咕噜肉,可以经常到我家来吃饭。我妈妈不仅菠萝咕噜肉做得好吃,还会做很多别的菜,都特别特别的好吃。”

    秦如琛抚了抚他的头,调侃一笑,“好,以后只要一有空,我就到你们家来蹭饭吃。”

    他们刚吃完饭,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虽然要结婚了,但陆锦珊还对秦如琛,抱有一丝幻想,希望秦如琛能重新接受她。

    走进客厅,看到花晓芃,一道火光从她眼里喷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