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找小三算账
    第二百八十章找小三算账

    在她沉默间,许若宸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段时间,我都会待在龙城,等孩子的伤好了之后再回去。”

    “太好了。”小奶包拍拍手,“我想爸比的时候,爸比就能过来陪我玩了。”

    许若宸宠溺的抚了抚他的头,“不管爸比在哪里,只要你想爸比了,爸比就坐飞机飞过来。”

    花晓芃望着父子俩,她知道,孩子只有和亲生父亲生活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健康、快乐的成长。

    可是,只要她和陆谨言的婚姻关系存在,就没有办法和许若宸回到从前。

    陆谨言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妻子看待,四年前她是傀儡,现在是充气娃娃。

    每一次他和安安“偷情”,对她而言都是一种羞辱。

    她要怎么样才能离婚呢?

    第二天,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半山别墅找安安。

    只要彻底的激怒陆谨言,让他知道,想让她安心当一个充气娃娃是不可能的,没准他就会同意离婚了。

    半山别墅,四年前她来过一次,还记得路。

    但她没有自己开车,而是让凯罗开得车。

    她知道凯罗一定会给陆谨言通风报信,她就是要让陆谨言知道,她来找安安算账了。

    凯罗十分的惊讶,“夫人,你去那里干什么?”

    “你这是明知故问。”她耸了耸肩。

    凯罗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你不会是要去打小三吧?”

    “对呀,我就是要去打小三,这个女人成天勾引我的丈夫,我教训一下她不是很正常的吗?”

    花晓芃双臂环胸,翘着二郎腿,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凯罗暗自淌汗,花晓芃性子温和,是一只小白兔,但一旦被惹急了,就会亮出尖利的爪子,变成老虎。

    “夫人,你冷静一下,事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虽然我不知道boss和安安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但不像是情人关系。”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四年前,陆谨言就带着她出双入对,把我的脸打的啪啪响,让我成为整个名流圈的笑话,每个人都在背后议论我,嘲笑我。四年后,他依然跟这个女人亲亲我,夜不归宿,你说我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凯罗沉默了,等她一下车,就赶紧给陆谨言打了电话。

    看到花晓芃,安安震动了下,“你是来找阿言的吗?他今天没有过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这是一种暗示,陆谨言经常会到她这里来。

    花晓芃何尝听不出来,嘴角扭曲成了一个讽刺的冷笑,“我不找他,找你。”

    “找我?你有什么事吗?”安安特意露出了一点瑟缩的神情,让花晓芃觉得她是在害怕。

    花晓芃面无表情,走了进来,坐到沙发上,“安安,四年前我就认识你了,我一直觉得你是个特别安静,特别单纯,人畜无害的女孩。可万万没想到,原来你还挺有心计,是朵盛世伪白莲花。”

    安安十分的淡定,用着一种委屈的眼神看着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花晓芃的眼光在她脸上一掠而过,声调平淡而冷漠,“周二的时候,你用陆谨言的手机给我拨了一个电话,想让我知道,你在跟陆谨言亲热。你想要刺激我,想我挑衅,可惜,把自己暴露了。”

    安安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呷了一口茶,把嘴角的一抹痉挛掩藏在了杯缘后面,“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没有给你打过电话,从来都没有。”

    花晓芃嗤笑了一声:“我的手机里,有来电记录,而陆谨言手机里的拨出记录却消失了,只能说明一点,有人把它删除了。倘若是陆谨言,无意间按下了通话键,是不可能删除记录的。”

    安安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竭力保持着平静,“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像你那么大胆,那么有勇气,我也不懂得去争取。我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听从阿言的安排,我只做他想让我做的事,他不想让我做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话是在变相的告诉花晓芃,陆谨言对她的各种宠爱,都是他主动的,她根本不需要争抢,不需要耍心计。

    花晓芃的心被狠狠的扎了下,但她脸上依然是淡定的,没有露出一丝情绪,“你的意思是这个电话,是陆谨言让你打的,通话记录也是陆谨言让你删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安摆摆手,“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威胁你的地位,你永远都是谨言的妻子,是陆家的少奶奶。”

    花晓芃杏眸微眯,一点冷冽之色闪过,“好,你马上从帝爵消失,从我丈夫身边消失。”

    安安一直低垂的头,扬了起来,带着一种挑衅的神色,看着她,“对不起,我做不到,就算我要离开,谨言也不会同意的。”她的语气十分的笃定,十分的自信,让花晓芃都觉得吃惊。

    如果换成是她,绝对没有这样的信心。

    “你在陆谨言的心里还没这么重要。”

    “重不重要,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只有谨言说得才算,如果你能说服他让我离开,就不会过来找我了。”安安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清晰而有力,每个字都像一颗子弹,狠狠的击打在花晓芃的死穴上。

    “你就这么有信心?”

    安安把她微妙的表情尽收眼底,她是很有信心,因为她很明白自己对陆谨言的重要性。

    但面前的女人似乎没有一点信心,她的眼神是迷茫的、震惊的、悲哀的、失落的。

    她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时而不时给她狠狠的一击,把她推进绝望的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她是面对窗户而坐的,而花晓芃是背对着窗户。

    透过玻璃窗,她看到陆谨言的车开了进来。

    眼睛里一点诡谲之色闪过,她忽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抓住了花晓芃的手臂,“我们两个各尽其职不好吗?你做你的妻子,我做我的情人,我们可以和平相处,互不相干。你这样咄咄逼人,赶我走,谨言会很生气的。”

    “我就是喜欢看他生气。”花晓芃冷笑一声,她就是过来惹他生气的,他越生气越好。

    她站起身来,甩开了安安。

    她用得力气并不大,安安却踉跄的朝一旁跌了几步,摔倒在了茶几旁,额头磕到茶几的角上,一抹鲜血滑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