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亲爸来了
    第二百七十九章亲爸来了

    花小峰替陆谨言涂了止血的药,又拿双氧水给他清洗伤口。

    他带的东西不足,不能替陆谨言缝针,花晓芃赶紧给陆谨言的医生打了电话,让他过来缝针。

    包扎好伤口之后,等医生离开,花小锋抚了抚额头的汗,“还好没有扎到心脏,姐,你这样有点过激了。”

    “不是我。”花晓芃风中凌乱。

    陆谨言摆了摆手,“你姐可没这个胆子,是我自己扎的。”

    “你这是要自残,还是自杀?”花小锋狂晕。

    陆谨言自嘲一笑,“你姐生我的气离家出走,我要不把自己扎两下,能让她出气吗?”

    花小锋倒吸了口气,“姐夫,昨天那女的是谁呀?不是你的情人吧?”

    “光你姐一个女人都应付不过来,我哪有空找情人。”陆谨言苦笑了下。

    花小峰撇撇嘴,“不是就好,你跟我姐好不容易才和好如初,不要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给小奶包换完药之后,他就离开了。

    花晓芃的脸色冷了下来,“陆谨言,你该走了,明天我会让小锋去给你换药。”这是直截了当的逐客。

    陆谨言皱起了眉头,“笨女人,你不是说原谅我了吗?”

    “我是怕你死了才这么说的,刀上有我的指纹,你要死了,大家都会以为是我杀了你,那我岂不是比窦娥还冤?”

    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她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他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女人。

    他苦恼的叹了口气,“让你冷静两天,我周一来接你。”说完,颓废的走了出去。

    他离开之后不久,许若宸就来了。

    “孩子怎么样了?伤的严重吗?”

    “缝了针,已经没事了。”花晓芃说着,同他一起上了楼。

    小奶包坐在椅子上看书,有点无聊,看到他过来,眼睛一亮,“爸比——”

    “宝贝儿,腿还痛不痛?”许若宸心疼得要命。

    “有时候会疼,不过我不怕,我没有哭。”小奶包朝他咧嘴一笑,又坚强又懂事。

    许若宸亲了下儿子的小脸蛋,“我们家小钧最勇敢了。”

    他坐到了旁边,给孩子讲故事,不一会儿小家伙就睡着了。

    轻轻地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吩咐保姆在旁边照看,许若宸和花晓芃走了出去。

    “你怎么住到这里来了?和陆谨言吵架了吗?”

    “就是想自己清静一下。”她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回了句,然后转移了话题,“小钧想学军棋,等他醒了,你教教他,陪他一块玩吧。”

    “好。”许若宸点点头,他知道花晓芃是刻意在回避这个问题,她不想说,他也不问了。但他知道,她跟陆谨言肯定闹了矛盾。

    他扶住了花晓芃的肩,“晓芃,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在你和孩子身边。陆谨言不能给你的依靠,我都能给。”

    “阿宸,谢谢你。”花晓芃的眼眶湿润了,心头一阵酸楚。

    这个世界上,只有许若宸,才是最关心她,最值得她信任的人。

    陆谨言就是个谎话连篇的大骗子!

    嘴上说跟安安不是情人,实际上隔三差五就偷偷腻在一起。

    安安一有事,他就紧张的要命,消失无踪,抛下她不管不顾。

    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个可以供他发泄生理需求的充气娃娃,安安才是他真正爱的女人。

    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做丈夫,怎么能成为终身的依靠?

    许若宸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替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小傻瓜,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即便我们不能再有法律上的婚姻关系,但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眼睛里的柔情浓得化不开,让她被冰冻的心,从里到外都温暖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小奶包醒了。

    花晓芃进厨房煲汤,许若宸就在房间教孩子下军棋。

    “宝贝儿,告诉爸比,妈咪是不是和魔王叔叔吵架了?”

    小奶包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露出了一点黯然之色,“魔王叔叔身边好像有一个叫安安的坏女人,她老是不让魔王回家,妈咪很生气。”

    虽然陆谨言和花晓芃在发生争执时,都刻意回避着孩子,但小奶包还是会悄悄躲在角落里偷听。

    他很聪明,大概能知道他们在吵些什么。

    许若宸眼底闪过了一道犀利的神采,原来是因为安安。

    名流圈里所有人都知道,安安是陆谨言的地下情人,没想到,花晓芃回来之后,他依然和安安藕断丝连,还真是挺看重这个女人的。

    沉默了一会儿,小奶包仰起眸子来看着他,“爸比,你身边那个坏小三还在吗?”

    许若宸震动了下,“爸比不会把坏女人留在身边的。”

    他也不会让花晓芃和孩子一直待在陆谨言的身边,总有一天要带着他们离开。

    他了解花晓芃,她宁缺毋滥,不会迁就。

    所以即便伊然回来,他也果断而坚决的放弃了她,如果在她和花晓芃之间犹豫,就会失去花晓芃的信任。

    而陆谨言还在跟安安纠缠不休,他碰触了花晓芃的底线,别想能得到她的心。

    花晓芃煲了乳鸽汤,乳鸽能促进伤口愈合,然后又炒了几个小菜。

    许若宸把孩子从楼上抱了下来,“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饭,就像从前一样。

    “好久都没吃到你做的菜,真怀念在美国的时候,我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千不该万不该把你带回来。”许若宸酸涩的叹了口气。

    原本所有的事都在他的计划之中,那盘棋下的很顺利,没想到伊然竟然“复活”了,打乱了一切。

    更可笑的是,那盘棋的意义已经比不上花晓芃的重要性。

    重新夺回花晓芃,是他现在最重要的目标。

    花晓芃埋头喝了口汤,一想到陆谨言和安安亲热的场景,她的心里就充满愤怒,充满怨恨。

    她讨厌做回花晓芃,讨厌做回陆谨言的妻子。

    他们的婚姻就如同鸡肋,食之无味,不,应该说连鸡肋都不如,即便放弃了,她也不会觉得可惜。

    朝三暮楚,三心二意的男人,是她的毒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