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狠狠的扎了一刀
    第二百七十八章狠狠的扎了一刀

    陆谨言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心里烦躁的要命。

    第二天,公司有个会,他心烦意乱,没有心思听报告,会只开到一半,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走进大厅,花晓芃和孩子都不在。

    佣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先生,你一走,夫人就带着孩子离开了,还带了行李箱,保姆也跟着走了。”

    陆谨言的心猛然往下一沉,坠入了无底深渊。

    花晓芃让助理在高档小区紫云天找了一套复式公寓。

    住进去之后,她就给花小锋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到这里来给孩子换药。

    “妈咪,你是不是跟魔王叔叔吵架了?”小奶包担心的问道,他不想搬出来住,想要跟魔王叔叔住在一块。

    花晓芃的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那里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家。”

    “为什么?你不是跟魔王叔叔结婚了吗?”小奶包眨了眨眼,极为困惑的看着她。

    她轻轻地抚了抚他的头,“你还小,不懂大人的事。我给爸比打了电话,下午,爸比就会来看你了。”

    “太好了,要是爸比也住在龙城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都看到爸比。”小奶包裂开小嘴,露出了笑容。

    外面门铃响了,花晓芃原本以为是弟弟花小峰,没想到门一开,竟然是陆谨言。

    她忽然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无论她去到哪里,陆谨言似乎都能很快的找到她。

    她知道凯罗是他的人,搬到这里来的事,没有告诉凯罗,所以不可能是凯罗告诉他的,他想必还有其他的眼线。

    “你是不是一直在派人监视我?”

    陆谨言没有回答,让保姆把孩子带到楼上去。

    “昨天晚上是我的问题,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好好去照顾你的宝贝安安吧,不用再过来找我了,没有你,我会过的更好。”她的语气很冷,像冰与冰的碰撞,哀莫大于心死,她已经寒透了心。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他知道,她不需要他,也不在乎他,对于她而言,他是可有可无的。

    她一直都在挣扎,想要离开,是他不肯放手,不敢放手。

    他需要她,他的生命里不能没有她。

    “我说过,安安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答应你,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她嗤笑一声:“陆谨言,我现在唯一需要的是在看不见你的地方,好好的冷静一下。如果你想要强迫我回去,就杀了我,把我的尸体打包带回去吧。”

    她的语气硬冷而绝然,带着一种万念俱灰的绝望,那如火一般烧灼的眼睛,像一块烙铁,从他的心头烙过去,烧得他每一根神经都在尖锐的疼痛。

    他沉重的叹气,无可奈何,又无所适从,许久之后,声音低哑的传来,“我可以给你几天时间冷静,下周一我来接你。”

    “不用了,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她毫不留情的说,这话明显把两个人的关系拉开了遥远的距离。

    一抹受伤的表情飞进了他的眼睛里,“我是你的丈夫,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她呵呵的冷笑了两声,一股混合着失望、愤怒和嘲弄的情绪汹涌的翻腾在她的心海里。

    “昨天,小钧一直在等着你回来,他说你答应过,要早点回来教他下军棋。佣人开门进来,他以为是你,兴冲冲的跑去迎接,才摔倒了。他流了很多血,我很害怕,很希望你能陪在我的身边,可是你不在,你正陪着你的旧情人,在医院里亲亲我我。现在我不需要你了,我再也不会需要你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想要多晚回来,想要和谁在一起都可以,我眼不见为净。”

    陆谨言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肩膀颤抖了一下,心脏痛苦的、沉重的锤击着胸膛。

    茶几上,一点寒光跃进了他的眼中,他猛然一弯腰,把上面的水果刀拿了起来,抓起她的手,把刀柄塞了进去。

    她惊悸的抽动了下,“你要干什么?”

    话音还未落,陆谨言就握紧她的手,一刀扎进了胸口。

    鲜血立刻涌出来,染红了他白色的t恤。

    她瞪大了眼睛,惊恐的尖叫,“陆谨言,你是不是疯了?”

    他的脸上有了一抹古怪的笑意,仿佛是一头受伤的野兽,在濒死的边缘挣扎。

    “这样会不会让你好受一点?”

    “不会,一点都不会,你就是个恶魔,不但折磨我,还折磨你自己。”她的手被血染红了,她拼命的挣扎,想把手抽出来,但他紧紧的攥着,不让她有挣脱的机会。

    他死死的、直直的、深深的瞪着她,眼眶红通通的,像被烧伤了一般。

    一道阴鸷的戾气从他眼底飘过,他抓紧她的手,猛然一用力,匕首又深入了一分,鲜血四溅。

    她拼命的尖叫,浑身都在战栗,“陆谨言,你是不是疯了,这是心脏,你会死的!”

    一抹凄迷的、惨烈的狞笑浮上了他的嘴角,“我死了岂不是更好,你就真的可以离开了,再也不用看见我了。”

    她摇头,拼命的摇头,嚎啕大哭。

    她吓坏了,两排牙齿在不停的打战,“你放手,你放手,我就原谅你,呜……”

    她是真的害怕了,就算匕首没有到达心脏,再不处理伤口的话,他估计会失血过多而死。

    “真的?”他挑眉,鲜血把两个人的手粘连在了一起。

    她什么都想不到了,只是点头,一个劲的点头,“快点放开,放开呀!”

    陆谨言松开了手,她像一只被戳穿的皮球,瘫软在地上。

    正在这时,花小峰提着药箱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惊恐万状,他第一反应是姐姐跟姐夫吵架,把姐夫扎了一刀。

    “姐夫,你不要动,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

    “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陆谨言微微一用力,把刀拔了出来,他自己扎的,自己清楚,死不了。

    花晓芃看着不断涌出的血,膝盖发软,身体发抖,连爬都爬不起来了,“小锋,快点帮他止血,快点帮他止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