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孩子受伤了
    第二百七十七章孩子受伤了

    之前,陆谨言伪装的那样坦然,那样诚恳,把她糊弄住了。

    此刻,她忽然就清醒过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清醒。

    他或许真的有性冷淡,不能自然的产生反应。

    但可以吃药啊,吃了药,就可以和最心爱的红颜知己,翻云覆雨了。

    那晚,他一定吃了。

    估计这会,两人又在一起缠绵悱恻,如胶似漆呢。

    想到这里,她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仿佛有一条毒蛇钻进了她的心窝里,在里面啃噬着她的心,让她难受不已。

    “妈咪,魔王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小奶包趴在窗前,眼巴巴的望着外面。

    她深吸了口气,竭力保持平静,“叔叔有事,不回来吃饭了,我们先吃吧。”

    小奶包有些失望,耷拉下了脑袋,“魔王叔叔会很晚回来吗,早上我们约好了,下午回来,他要教我下军棋。”

    “吃完饭跟爸比在网络上玩游戏好了。”她抚了抚儿子的头。

    这种小事,陆谨言恐怕早就忘了,孩子毕竟不是他亲生的,他不可能真的放在心上。

    真正对孩子好的人,只会是许若宸。

    饭吃到一半,听到有开门的声音,小奶包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眼睛骤然一亮,“是魔王叔叔回来了,我就知道他答应过我的,一定会早点回来教我下棋的。”

    每次,陆谨言回来,他都会兴冲冲的跑到门口去迎接他。

    今天也一样。

    或许是太兴奋,他的小手儿撞到了桌上的碗,碗掉在了地上,“砰”的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而他踩在饭粒上,滑了一跤,摔倒在了地上。

    花晓芃慌忙过来扶他,惊恐的看到地上满是血,一块碎片扎进了孩子的腿里。

    “妈咪,有点痛……”

    “没事的,宝贝,别怕,只是扎了一块玻璃,妈咪马上叫医生。”花晓芃的心拧绞成了一团,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不能慌,一慌孩子就会更害怕了。

    她颤颤抖抖的拨打了120。

    保姆拿来了止血药。

    碎片扎的很深,不能随便拔,只能等医生过来,但要先止血。

    推门进来的人不是陆谨言,而是女佣,她刚才去了花园浇花。

    看到孩子受伤,她连忙跑到电话前,想给陆谨言打电话,被花晓芃喝止了,“不用了,我的孩子不需要他操心。”

    ……

    龙城第一人民医院。

    安安坐在椅子上等了很久了,她没有叫号,看到陆谨言过来才把医疗卡给了护士。

    陆家有自己控股的医疗机构,但安安特意选择了这里。

    因为她提前打听过,花小锋在这里实习,今晚是他值班。

    陆谨言走过来,抚了她的额头,很烫。

    “一定是伤口感染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安安垂下眸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外科急症室里,看到自家姐夫带了个陌生的女人过来,花小锋狠狠一震,有点无法言喻的神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陆谨言也没想到会遇上花小锋。

    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安安伤口感染,发着高烧,必须赶快控制病情才行。

    花小锋先让安安去清洗伤口,又开了一瓶消炎药,让她去挂水。

    从急症室出来,安安眼角的余光敏锐的扫到了门口从救护车里出来的人,是花晓芃!

    她心里暗暗高兴,没想到她也来了,真是天助她也,都不需要让花小峰去传达了。

    她扶着额头,故意装出头晕的样子,一下子就倒进了陆谨言的怀里,“谨言,我好难受。”

    “坐下来,休息一会。”陆谨言扶着她坐到了椅子上,她故意把头一偏,又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花晓芃进到急症室,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他们。

    只一眼,她的心就彻底的寒了。

    他们真的是亲热无比,就像一对夫妻一样。

    她感觉头晕目眩,五雷轰顶,仿佛有一把匕首捅进了心窝里,不停的搅动,戳刺,把她的心搅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不过,她知道这份痛,只是暂时的,痛着痛着,就会麻木。

    麻木过后,他们之间就不再剩下什么了。

    陆谨言低着头,瞧着手机,他正在看时间,不想回去的太晚,惹花晓芃不高兴,并没有注意到进来的人。

    但保姆看到他了,赶紧跑了过来,“陆先生,你也在医院里,孩子受伤了,夫人都吓坏了,你快点过去看看。”

    陆谨言从椅子上惊跳而起,全身的神经骤然紧绷了起来。

    急症室里。

    碎片已经拔出来了,花小锋正在给孩子的伤口消毒。

    好在碎片没有伤到主动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奶包很坚强,攥住两个小拳头,没有大声的哭,可是因为很痛,泪水忍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

    花晓芃心疼的要命,在一旁偷偷的抹泪。

    小奶包看到了,朝她摇摇头,反而安慰起她来,“妈咪,别哭,小钧不痛了。”

    陆谨言冲进来的时候,花晓芃没有理会他,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陆谨言心乱如麻,胸腔里有几百把利刃,在戳刺、撕扯,有几千匹野马在奔腾、践踏。

    看到他,小奶包眼里的泪光闪烁了下,“魔王叔叔,你回来了。”

    “叔叔来晚了,对不起。”陆谨言抱歉的抚了抚他的头,心情十分的沉重。

    小奶包抬起小手儿,擦掉了眼角的泪水,“魔王叔叔,我没有哭,眼泪是自己跑出来的。爸比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随便哭鼻子。”

    “小钧是小男子汉,特别坚强。”陆谨言满心的怜爱。

    缝完针之后,花小锋用纱布把孩子的伤口包扎了起来,“姐,明天我会过去给孩子换药。”

    陆谨言正要抱孩子,被花晓芃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了,“不劳烦你了。”她的语气非常的生疏,就仿佛他是一个陌生人。

    陆谨言被刺了一下,一时间僵硬着没有动。

    花小锋叹了口气,“姐,还是让姐夫抱吧,你力气小,万一碰到孩子的伤口就糟糕了。”

    听到这话,花晓芃才勉强退到了一旁。

    从急症室出来,罗伊走了过来,安安已经去注射室打针了。

    “boss,你回去吧,好好照顾孩子,安安的事,你就不用管了,都交给我。”

    陆谨言微微颔首,走了出去。

    这个晚上,花晓芃没有说一句话,无论陆谨言在旁边如何解释,她都不理会,就像他完全透明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