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跟老子勾搭上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跟老子勾搭上了

    如果他的孩子还活着,也像这么大了。

    他会给他做胎教,看着他出生,教他走路,教他呀呀学语……

    他和花晓芃也不会分开。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他的错。

    在他思忖间,小奶包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魔王叔叔,我们一起到院子里打一会儿棒球,再吃饭吧。”

    “好。”他从僵硬的嘴角,费力的挤出了一丝笑意,牵着小奶包的手,朝后院走去。

    花晓芃发现他的异常是在晚上。

    他特别的沉默,吃完饭就关进了书房,出来之后一头栽到床上就不动弹了,仿佛特别累,特别的疲倦。

    他一向精力充沛,活力十足,这样的情况从来都不曾有过。

    最关键的是,半夜里她醒来时,他不在身旁,而是一个人在院子里溜达,就像是个夜游神。

    溜达完之后他就躺到了草地上,一动不动,像被抽走了魂魄,变成了一个木偶人。

    一连三天,他都是这样。

    花晓芃再也坐不住了,把finn约了出来。

    作为陆谨言的首席贴身助理,陆谨言有什么事,他基本上都知道。

    “finn,你们家boss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工作不顺心,感情不顺利的事?”

    finn狠狠的呛了下,用着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工作不顺心这种事对boss而言是不存在的,至于感情顺不顺利,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花晓芃撇撇嘴,“我跟他最近挺好的,没什么问题。不过,他要是在外面藏了什么地下情人,跟他的地下情人闹翻了,吵架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现在她严重怀疑这件事八成跟安安有关,没准他就是跟安安吵架了,所以才这么焦躁不安。

    finn咳嗽了两声,做了个鬼脸,“夫人,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包二奶找小蜜,我们家boss也不会,他可是纯情霸总。”

    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眨了眨,放低了声音,“可是他最近有点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finn挑眉。

    花晓芃半掩着嘴说道:“他晚上不睡觉,就在院子里溜达,心事重重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作为首席特助,不可能不知道吧?”

    finn在心里叹了口气,发现如此残酷的真相,boss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是很正常的。

    他正在秘密追查那个医生的下落,这件事boss一定要追查到底的,绝对不会放过幕后的主使。

    他要为孩子报仇。

    但要对夫人保密。

    “他可能是为了婚戒的事。”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幌子。

    “婚戒?”花晓芃微微一震。

    “是啊,boss想要亲手为你设计一枚婚戒。你是珠宝设计师,boss自然要设计出最特别,最漂亮,最有品位的婚戒,才能配得上你。最关键的是,他不能让你知道,想给你个惊喜。他晚上跑出去肯定是在寻找灵感。”finn一本正经的说。

    花晓芃松了一口气,并没有怀疑他的话,“没有什么别的事就好。”

    她一走,finn就给陆谨言打了电话,转告夫人的“顾虑”,他得让boss当心一点,不能引起夫人的怀疑,让她胡思乱想,想歪了就糟糕了。

    花晓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情十分的好,一想到陆谨言在偷偷的设计婚戒,她就忍不住的掩嘴暗笑。

    不知道修罗魔王会设计出什么样的婚戒来。

    陆谨言在懊悔之后,心情就转为了暴怒,他要把那个在幕后捣鬼的王八蛋揪出来,碎尸万段。

    晚上,他回去的时候,花晓芃已经回来了。

    她特意把自己明年的新设计拿给他看。

    “这一次floweer的设计不再是花了,而是改为花鸟相应,鸟儿对爱情一向是最忠贞的,很多都是一夫一妻制,比哺乳动物要强多了。有花有鸟,会让一枚普通的戒指拥有自己的故事,变得更生动,更立体。”

    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这个丫头脑洞大,想法多,总是与众不同,很适合当设计师。

    “笨女人,你说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已经在肚子里了?”他把手轻轻的搁在了她的小腹上。

    “修罗魔王,我不想打击你,不过应该没有,这个月我来过大姨妈了。”她做了个遗憾的神情。

    他沮丧的叹了口气,一点失落之色清晰的、毫不掩饰的浮上了他的面庞。

    她莞尔一笑,搂住了他的脖子,“我算过了,这两天是排卵期,没准……”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一把打横抱了起来,大步朝楼上走。

    “着什么急呀,天还没黑呢。”

    “现在做两次,晚上再接着做。”他薄唇划开了邪魅的微弧。

    他要让孩子重新回来。

    他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他,谁也别想再能伤到他一分一毫。

    ……

    花晓芃准备在龙城购置两处房产,一处给父母和弟弟住,一处当作自己的“秘密基地”。

    如果哪天跟陆谨言吵架了,她就带着孩子到自己的“秘密基地”住,免得住酒店,一下子就被他找到了。

    她约了弟弟花小锋一起看房,“既然我们都留在龙城了,等爸妈退休之后,就搬到龙城来住。这里的房子是大复式带私家花园,不过我还没决定是买复式楼,还是买别墅。”

    花小峰挠了挠头,“对我来说都行,你自己决定吧。”

    花晓芃莞尔一笑,“我是在想,等你结婚之后,你们两口子就住二楼,爸妈住一楼,既方便照顾,也不会影响彼此的生活。”

    他们先在四周逛了逛,看周边的环境,没想到走到路口就遇上了亲戚,这个亲戚不是别人,正是花梦黎。

    她挽着一个50多岁的老头,正在撒娇,“我就喜欢这里的房子,就要买这里的,你就跟我买嘛?”

    老头粗糙的大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摸,“行,买栋小点的,100平就足够了。”

    这老头是永辉集团的老板纪总。

    四年前,被她亲手推下悬崖摔死的纪永纶就是纪总的儿子。

    纪永纶被警察定为意外死亡。

    她为了打探消息,假装好友过去悼念,哭得梨花带雨,就被纪总暗中瞧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