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孩子是我的!
    第二百七十四章孩子是我的!

    陆锦珊脸色发紫,咳嗽了两声,快要透不过气来了,“是……是花梦黎给我的。”

    陆谨言松开了手,桃花眼微眯,绽出一点阴鸷而促狭的冷光,“原来是这只老鼠伪造的。”

    “伪造?”陆锦珊剧烈的震动了下,“怎么可能,她说是有人发到她邮箱的。”

    “你要喜欢这鬼东西,我也可以给你伪造一张,帮你弄出个私生子来。”陆谨言低哼一声,走了出去。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陆锦珊一下子就被绕了进去,完全的糊涂了。

    回到湖滨别墅之后,finn就来了电话,他已经审问过花梦黎,确实是有人发到她邮箱里的,他查了ip地址,是来自一个地下的黑网吧。

    陆谨言额头淌下了一滴冷汗。

    他忽然感觉手脚发冷,心头发慌。

    如果这一切都是有人设计好的阴谋。

    如果那个孩子……

    他的拳头慢慢攥紧了,不敢再想下去了。

    第二天下午,帝爵总裁办公室。

    finn进来了。

    “宣和医院里,夫人做亲子鉴定的系统记录和档案全部都被删除和销毁了。不过动手脚的人,怎么都不会想到,那天恰好要做系统升级,机房的人担心数据会丢失,提前备份了所有的数据,所以我幸运的找到了夫人的记录。至于做鉴定的医生,四年前就离职了,不知去向。”

    陆谨言的心咔到了嗓子眼,手指在颤抖,看到报告的刹那间,一记闷雷击中了他,让他头昏昏目涔涔,而五脏翻腾。

    基因相似率99.9999%,是亲子关系!

    他倒在了大班椅上,心里犹如排山倒海,翻动起了惊涛骇浪。

    花晓芃拿到了那张亲子鉴定是假的,被人篡改过了。

    他看到的那张也是假的!

    孩子是他的!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他的心脏被一根绳索勒住了,勒得紧紧的,让他透不过气来,无法正常的呼吸。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的痉挛。

    花晓芃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回响在他的耳膜里,震荡在他的脑海里,然后这些声音慢慢的飘散在了半空中,充满了整个空间,把他团团的包围了。

    “我做了亲子鉴定,医生说不能确定是不是亲子关系,就是说,他还是有可能是你的孩子。他让我等到六个月的时候再做一次,你就给孩子一个机会,等到六个月好不好?”

    “求你了,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你知不知道,他活到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花梦黎和陆锦珊早就知道我怀孕了,她们骗我吃红花,在薄饼里面放米司非酮……他是九死一生。看在他这么努力想要活下来的份上,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只要再等三个月就好了。如果确定不是你的,我就把她打掉,好不好?”

    “陆谨言,求求你了,不要杀了我的孩子,再给他一次机会,求求你了。”

    “不,我不去医院,不要杀掉我的孩子,如果真的弄错了呢,如果他是你的孩子呢,你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吗?他不是一只虫子,不是一根小草,他是一个人,是一条生命,你不能这么残忍!”

    “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吧,好不好,不要给我动手术。”

    ……

    慢慢的声音消失了,忽然间又乍然而起,但也不再是他的声音,而是婴儿的哭泣声,好凄厉、好悲惨、好响亮,把他的耳膜都快震麻了,脑细胞都快震碎了。

    这是对他的控诉!

    这个孩子,是那样的顽强,那样的坚韧,他逃过了陆锦珊的迫害,逃过了花梦黎的毒手,逃过了红花,逃过了米司非酮,最后却死在了他这个亲生父亲的手里。

    他似乎闻到空气中有一股血腥味传来,越来越浓烈,越来越刺鼻,仿佛充满了整个空气。

    他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有血从鼻端钻进来,钻进他的血管里,钻进他的心脏中。

    他颤颤抖抖的举起了自己的手。

    它们不再是干净的,它们在滴血,每个手指都在滴血。

    是孩子的血!

    那个无辜的、可怜的孩子的血!

    他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向了吧台。

    他需要一点酒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否则一点会倒地吐血身亡。

    可是吧台里没有酒,只有水。

    “我的酒呢?”他的声音沙哑无比,喉咙被悔恨和痛楚的热浪烧伤了。

    “boss,你一滴酒都不能沾了。”finn走了过来。

    他额头上的青筋在暴烈的滚动,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绞成了一团,“给我拿瓶酒来,立刻马上。”

    finn叹了口气,“如果你喝酒,胃病又犯了,躺进医院,夫人问起来,我该怎么说?”

    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这件事,一个字都不能让她知道。”

    孩子是她的心结,是她心里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如果她知道孩子是他的,是他误杀了。

    一定不会原谅他,一辈子都不会!

    finn给他倒了一杯水,“你要冷静一点,关心则乱,这不是你的错,你和夫人还会有孩子的。”

    “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他摆了摆手。

    finn很自觉的离开了。

    当门被关上的刹那间,他的膝盖猛然一抖,再也站不住,跌倒在了地上。

    那个人准确的抓住了他的弱点,掐准了他的死穴,料定他会在看到亲子鉴定之后,失去理智,逼花晓芃堕胎。

    这是一个无法挽回,又不可原谅的错误。

    他不能原谅自己。

    一辈子他都要活在这份阴影、这份愧疚、这份罪孽当中。

    傍晚,他独自开车,在环城路上漫无目的的晃悠了很久,才回去。

    他必须保持平静,保持镇定,不能让花晓芃察觉到一点端倪。

    他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孩子,不能再失去她。

    一回到家,小奶包就跑了过来,亲热的抱住了他的腿,“魔王叔叔,你回来了!”

    陆谨言心里那根疼痛神经又被扯动了,仿佛有一把砍刀在里面用力的剁着,剁的他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