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终于怀疑了
    第二百七十三章终于怀疑了

    陆锦珊撇了撇嘴,“我不过说出一个事实而已,要是戳中了你的伤疤,请见谅。”

    陆初瑕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大姐,老大和嫂子分开,还不是你害的,你竟然连自己的亲侄子都能下毒手,简直就是恶毒至极。”

    “亲侄子?我呸!”陆锦珊朝地上啐了一口,“我的手机里有她偷偷去做的亲子鉴定报告,她怀的根本就是个野种,不是谨言的孩子。我弄死他,就是替谨言着想。不想他被带绿帽子,喜当爹。”

    陆初瑕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她,“伪造亲子鉴定,谁不会呀。我们陆家做亲子鉴定,必须要在指定的三家医院同时做,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在鉴定上做手脚,其他医院做出来的亲子鉴定一律不认。你拿出一张不知道是什么下三滥的医院做的亲子鉴定,想糊弄谁呢?”

    陆锦珊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话她对陆家所有人都说过,没有一个人相信她,都认为是她伪造的,想陷害花晓芃,替自己洗白。

    陆谨言站在旁边,听着她们的话,脑海里闪过一道惊悚的电光,也让他剧烈的震颤了一下。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那张亲子鉴定的来源!

    当时他整个人都处在失控的状态,脑袋里像火烧一般,早就没法清楚的、冷静的去思考问题了,甚至自己也在心里认定了那是个野种。

    可如果亲子鉴定有问题呢?

    他让保姆看着孩子们,把花晓芃带到了房间。

    关上门窗,以防隔墙有耳。

    “笨女人,四年前你那张亲子鉴定在哪里做的?”

    花晓芃狠狠一愣,心里咯噔了一下,“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不要废话,赶紧告诉我。”他抓住了她的肩膀,一脸的严肃。

    她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儿,才极为小声的说:“宣……宣和医院。”

    “谁替你找的?”他俊美的脸上,一块肌肉在微微的跳动,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头蔓延开来。

    “我……自己找得,做亲子鉴定的医院,在网上一搜一大把,我就随便选了一个。”

    她支支吾吾的敷衍着,言语时,浓密的长睫毛耷拉下来,遮掩住了闪烁的眸子,唯恐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小秘密泄露了出来。

    陆谨言风中凌乱,有点无语,“随便选?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可以随便选?你那个时候没带脑子吗?”

    花晓芃满眼的茫然,满眼的困惑,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什么,总不至于是要秋后算账吧?

    “你不知道吗?一孕三傻,女人怀孕的时候脑子就不好使了。”她嗫嚅了一句,像是在为自己辩驳。

    陆谨言走到吧台前,倒了一杯矿泉水,加上几块冰,猛的灌了一口,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和冷静。

    “许若宸知不知道这件事?”

    她暗地里吸了口气,竭力保持着语调的平静,“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告诉他呢?我谁都没说,也不可能跟任何人说,自己偷偷去的。”

    “你从哪里盗了我的基因?”他皱起了眉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她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声音低若蚊吟,“就是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拔了几根头发。”

    他狠狠的呛了下,掩起嘴低咳了好几声,这个女人真的是胆大包天。

    “这件事除了你,有没有别人知道,有没有人见过那张亲子鉴定?”

    “没有。”她摇摇头,他绝对不能把许若宸供出来。

    陆谨言在心里恨他恨得牙痒痒呢。

    之所以没有对付许若宸,一是因为他已对外散播消息,他们四年前就秘密离婚了,不动许若宸,就等于坐实这个消息是真的,名流圈的人就不会怀疑了。

    而第二个原因,是看在小奶包的份上,不想孩子伤心。

    倘若这个时候她又说出亲子鉴定,是许若宸安排的,他势必会新帐旧账一起算,不让许若宸好过。

    陆谨言深邃的冰眸里闪过一道极为犀利的寒光。

    如果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份亲子鉴定怎么会匿名发进了他的邮箱?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她做亲子鉴定的事,想必被人知道了,只是她自己从来没有察觉到而已。

    他连做了两个深呼吸,还想说什么,但嘴唇动了两下,没有说出口,只是举起杯,连喝了好几口冰水。

    她一抬手,就把他的冰杯子夺了过来,“你胃不好,要少喝冰的东西。”这话似有意,似无意的转移了话题。

    陆谨言露出了一点古怪的表情,“以后绝对不要背着我擅作主张。”

    她的心头涌起了一抹苦涩,“告诉了你,结果就是被强行堕胎。”

    他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下,嘴角一阵抽动。

    那个孩子就像一根刺卡在她的心里,不去动弹还好,稍一碰触,就会疼痛不已。

    他赶紧刹住了话题,换上了柔和的语气,“都过去了,翻篇了。”

    她小嘴撅的老高,“我是翻篇了,可你不是还没翻吗?不然为什么专门关起门来审问我。”

    “我就是随便问问,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了。”他仿佛安慰似的抚了抚她的头。

    随便问问?

    她眨了眨眼,为什么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没有看出他到底哪里随便了。

    从房间出来,她又去了花园找孩子们,陆谨言关进了自己的书房打电话,他要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件事。

    他刚挂上电话,陆锦珊就来敲门了。

    “陆谨言,你应该很清楚,那张亲子鉴定是真的,不是我伪造的,我到现在还把它储存在我的手机里,就是为了当证据,指证花晓芃。她肚子里怀的是野种,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

    她话音未落,陆谨言忽然像龙卷风一般席卷过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怎么会有那张亲子鉴定?谁发给你的?”

    陆锦珊想要掰开他的手,但她那点小力气,对陆谨言而言不过是隔靴骚痒,“你……你想杀人灭口吗?”

    陆谨言眼底飘过了一抹肃杀的戾气,“我当然不会杀你,但我会在你的脸上雕个王八,让你从今往后都别想再出去见人了。所以你最好老实一点,乖乖的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