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龙城第一绿少
    第二百七十二章龙城第一绿少

    他哭笑不得,眼前一片黑乌鸦呱呱飞过,“花晓芃,你是我的妻子!”

    “你为什么只对我有反应呢?”她嘟哝了一句,觉得不可思议。

    他低眉,苦笑了一下,“你就是专门来折磨我的小妖精!”

    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明明就是你在折磨我,怎么变成我折磨你了?”

    他抓起了她的手,搁在了胸前,“我为你守身如玉,你却冤枉我,都快要把我气死了。”

    她瘪瘪嘴,“你哪里是真心的守身如玉,分明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马上就来试一下,看到底足不足?”他轻轻一拉,就把她拽进了怀中,深深的吻住了。

    一番缠绵之后,他温柔的进入了她的身体,他的硕大充满了她狭窄的甬道。

    虽然心里还有几分纠结,但一想到这份坚硬是完全属于她的,就有了几分安慰,心头的阴霾也慢慢的散去。

    她不得不承认,无论他是霸王硬上弓,强行的占有她,还是温柔的交融,都能令她的身体兴奋起来,无法控制的回应他。

    “笨女人,喜欢吗?”他低哑的声音从她耳际传来,她迷乱的应了声。

    他强而有力的动作让她整个身体都在随之震颤。

    他就像一座火山,不断在集聚能量,在遇见她之后,就汹涌的喷发出来。

    别的女人对他搔首弄姿,他没有丝毫的反应,而光是看她一眼,就能膨胀到极致。

    她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独特,清新秀美的容貌、性感曼妙的身体、超凡脱俗的气质,像是天生来勾引男人的小妖精。

    他停不下来,一次过后,又把她翻了过来,从后面进入。

    她潮湿而狭窄的甬道如此紧致,犹如处子,根本就不像是生过孩子的。雪白的球儿不大不小,刚好让他一手掌握,抚弄着它们,让他血脉扩张,热血沸腾。

    许久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她趴在坚实的胸膛上,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了,她去到院子里,看到陆谨言正陪着小奶包打棒球。

    她倒了一杯果汁,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心里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安安的电话。

    如果陆谨言没有撒谎,如果他真的没有碰过安安,那昨天晚上的一幕是怎么回事?

    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犀利的微光。

    “谨言,我的手机没电了,能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在茶几上。”陆谨言毫不迟疑的说。

    花晓芃走进了客厅,从茶几上拿起了他的手机。

    她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拨出电话里没有她的手机号码。

    如果是误拨,手机里一定会有通话记录,否则就不是无意,而是有意了。

    安安看起来人畜无害,不争不抢,难道说她是装的,是一朵伪白莲花?

    之后,陆夫人打来了电话,让儿子回家吃饭。

    今天,刘家的人要过来,商议陆锦珊的婚事。

    刘氏集团是电商界的大佬,之后又发展到了影视传媒行业。

    陆夫人知道,陆锦珊不待见花晓芃,想要叮嘱儿子不要把花晓芃带来,但话来没说出来,就听到陆宇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让谨言把晓芃和孩子一起带过来。”

    她有种撞墙的冲动,因为花晓芃的事,陆宇晗对她十分的不满,好几天没进她的房间了。倘若这会反对花晓芃过来,肯定会让他们的关系雪上添霜,她只能把所有的话都悻悻的噎了进去。

    傍晚的时候,陆谨言带着花晓芃和孩子到了陆宅。

    刘家的人已经到了。

    陆家是东方第一家族,权势滔天,富可敌国,能和陆家攀亲,刘家自然是求之不得。

    豪门家族讲究的就是联姻、互利,政治联姻是常有的事,至于感情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刘竞宝长得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还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戴着一对金丝框的眼镜,看起来温文儒雅。

    陆家对这个女婿是满意的。

    但陆锦珊不满意啊,她爱的人只有秦俊然,想嫁的人也只有秦俊然。

    一听说,家里人把婚期都订了,她哭闹了好几天,把嗓子都叫哑了。

    陆宇晗把她关在别墅里,把她所有的化妆品、还有衣服包包全都收走了,她每天只能素面朝天,还要穿廉价的衣服。

    如果她不愿结婚的话,一辈子都只能这样,陆家不会再给她提供一分零用钱,所有用陆家钱买的东西全部要收走。

    她崩溃了。

    坚持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屈服了。

    陆家有齐天底下的一切,并不需要和谁攀亲带故了。

    之所以要把陆锦珊嫁出去,是因为她成天在家里无所事事,兴风作浪。

    一看到花晓芃,陆锦珊就火冒万丈,要不是这个下等的贱胚,她和秦如琛早就结婚了,怎么会沦落到嫁给刘竞宝这么一号人。

    即便她嫁出去了,也不会放过她的,别指望可以在陆家逍遥自在。

    花晓芃很识趣,不想面对着陆夫人那张不冷不热,不阴不阳的脸。

    跟长辈们打过招呼之后,她就带着陆初瑕和小奶包去花园喂锦鲤,陆谨言也过来了。

    陆初瑕眨巴着大眼睛,狡黠一笑:“老大,大姐结婚之后,家里就清静了,你和嫂子是不是也该搬回来住了?这样我就可以每天都带着小钧一起玩了。”

    陆谨言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先在外面过几个月二人世界再说。”他要等他们的感情再稳定一些才能搬回来。

    陆初瑕掩着嘴,嘻嘻一笑,“老大,你是怎么由一个虐妻大王,变成宠妻狂魔的?”

    陆谨言凶恶的瞪了她一眼,“我什么时候做过虐妻大王?”

    陆初瑕朝他吐吐舌头,笑得十分顽皮,“没事,老大,浪子回头金不换。”

    不远处,陆锦珊走了过来,一脸的阴鸷和恶毒。

    “爱上一道绿光,绿到人心里发慌。谨言以前是龙城第一冷少,现在变成了龙城第一绿少,头顶上顶的那是青青草原,害得我们陆家也连带笼罩在了一片绿光之中。”

    陆谨言脸上拉下了三道黑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