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有性冷淡
    第二百七十一章我有性冷淡

    “陆谨言,其实你承认和她的关系,承认你喜欢她,对我并不会带来什么伤害,反而让我觉得你是个诚实的人,敢作敢当。你这样努力想要颠倒黑白,只会让我感到可笑、讽刺。”

    陆谨言烦躁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无论他怎么说,她都不相信!

    “你要不信,我也没办法,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她嗤笑了一声,她的时间只会做一件事,和他离婚,彻底的摆脱他,从此不再相见!

    “陆谨言,我不会让你毁了我的生活,绝对不会!”

    陆谨言剧烈的颤动了下,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他的心口很闷,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他眉头紧锁,几乎要拧搅在一块,紧闭的薄唇把难言的、沉重的、矛盾的苦楚全都包和了起来。他感到无所适从,肩头的重担,和心头的愁苦,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深重,还要浓郁。

    花晓芃关进了套房里,不想再理会他。

    第二天,小奶包醒来的时候,看到陆谨言在,很高兴,“魔王叔叔,你回来了,真好。昨天晚上妈咪说你不回来了,所以我们要住在酒店里,我不太喜欢住酒店,还是喜欢住在家里。”

    陆谨言抚了抚他的头,“昨天叔叔做错了,不该那么晚回家,以后叔叔每天都会按时回来,陪你和妈咪。”这话不仅是对他说,也是对花晓芃说得。

    他是在求和,但花晓芃不打算给他这个台阶下。

    她不可能像其他豪门阔太一样,忍受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耻辱生活。

    小奶包不会懂大人的事,咧嘴一笑:“昨天,我爸比来了,带我和妈咪看了灯光秀,特别的好看。”

    陆谨言微微眯了下眼,眸色逐渐变得阴暗了。

    回到湖滨别墅,佣人带着小奶包去花园玩,花晓芃进了房间,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收拾了起来。

    她要分房睡,他的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让她恶心!

    陆谨言带着几分暴躁的把东西快点儿呀,放屁夺了过去,“花晓芃,你老实告诉我,你这么激动,有没有许若宸的原因?”

    她冷冷一笑,赌气似的说:“突然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昨晚我去见前夫,你去见老情人,还是挺有默契。我决定以后一直保持这种默契,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她的眼里有一种心灰意冷的神色,就像冰从眼中一直凝结到了心底。

    陆谨言像被一粒子弹击中了要害,俊美的五官,痛楚的拧绞了起来,“在你心里,我是不是永远都比不上许若宸?”

    “是。”她斩钉截铁而毫不犹豫的说,“阿宸爱我,像阿聪一样的爱我,只爱我一个人,像你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永远都比不了。”

    陆谨言郁闷的要命,感觉一记霹雳,击打在了天灵盖上。

    她钉上标签了,许若宸特么是情圣,而他是渣男!

    这段时间,他们相处的很好,他还以为她终于愿意接受他了,没想到因为一件事,一夜打回到原点。

    他们之间,又开始有了无形的距离,一片茫茫然的浓雾阻隔在他们之间,她在雾里,他在雾外。

    这层浓雾在不断的扩大、弥漫、深浓,想要把他们彻底的淹没,让她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走到吧台前,倒了一杯零度鸡尾酒,没有酒精不会伤胃,但依然可以有麻醉的成分。

    他一口饮尽,喝完之后,苦闷的叹了口气,“我……碰不了别的女人。”他的声音很低,犹如一阵微风。

    她狠狠的震动了下,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你什么意思?”她一点都不明白,什么叫不能碰别的女人?

    陆谨言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声音更低了,犹如呼吸一般。

    “我有……性冷淡。”

    她狠狠的呛了下,受惊过度,咳嗽了好几声才回过气来。

    她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一个从未认识过的外星异形。

    一个活好器粗,一夜**次,金刚不倒的男人,竟然说自己有性冷淡!

    这就像比尔盖茨说自己是全世界最穷的人一样!

    滑稽、可笑!

    他是气疯了,还是气糊涂了?

    “这是个冷笑话吧,你要有性冷淡,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阳痿早泄!”

    陆谨言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脸上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尴尬,涨的有些红,“笨女人,我把自己最**、最秘密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竟然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我有哪一点像是在开玩笑吗?”

    他的脸色凝肃的要命,除了气愤,就是失望,没有一点调侃之色。

    她呆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有点转不过弯来,“你……你性冷淡,那白天要,晚上要,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男人是谁?”

    陆谨言捧住了她震惊的小脸,“我只对你有反应。”

    四年前,当他的身体膨胀到极致,有了强烈的征服**的时候,他也像现在一般的惊奇。

    即便她不是第一次,他依然感到了释放的愉悦和满足的快感。

    花晓芃深吸了口气,剧情转折的太突然,她需要消化一下。

    “你之前不是有过一个女人吗?就是酒店里跟你发生关系,疑似花梦黎的女人。”

    “那是我被下药了,不一样。”他耸了耸肩。

    她垂下了头,心里矛盾极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他可是陆谨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修罗魔王,怎么可能编出这种自毁形象的幌子来?

    就算是普通的男人,也会羞于启齿的。

    “你对安安也没反应?”

    “没有。”

    “所以你们一直是柏拉图,精神恋爱?”

    陆谨言噎了下,“我跟安安的关系有些复杂,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以后再跟你解释好吗?”

    她撇了撇嘴,但凡不能说的关系,肯定都是不正常的关系。

    她笃定他们就是柏拉图,安安就是他所谓的红颜知己!

    “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肯跟我离婚,不肯放过我,你要把我当成你终身的发泄工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