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逼疯了
    第二百六十九章被逼疯了

    她的心快要炸裂了,一团火在胸腔里燃烧,几欲裂腔而出。

    她把头埋进了枕头里,枕头那么的光滑,那么的柔软,柔软得像她的意志。

    一股酸楚冲进她的脑门里,她的眼眶骤然发热,枕头潮湿了一片。

    大概11点钟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还是陆谨言。

    他想干什么呢?

    还嫌刺激的她不够吗?

    她不想接,可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她调成了静音,以免吵醒熟睡中的小奶包。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同一个来电显示,她终于忍不住滑下了接听键。

    话筒里,陆谨言担忧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带孩子去哪了?怎么不在家里?”

    听上去,他回家了。

    她嗤笑了一声:“我今天不回来了,你不用管我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然后直接关机。

    别墅里,陆谨言的眉头皱了起来。

    一听声音,他就知道情况不对劲。

    是因为他回来晚了?还是……

    他打开了电脑,为了防止她又逃跑,他在她的手机里偷偷安装了gps跟踪器,查询之后他发现,她住在威尼斯酒店。

    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他进房的时候,花晓芃已经喝了好几杯酒,有点醉了。

    她没有想到他会找过来,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陆谨言没有回答,闻到她身上的酒味,眉头皱的更紧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看清了一个人,认认真真的把他看明白了,特别的开心。”她呵呵一笑,像是在说醉话。

    陆谨言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上,“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

    “不关你的事。”她坐了起来,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你不要站在这里了,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陆谨言吸了口气,走到桌子前,倒了一杯水给她,“你是在生我的气?”他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她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发现是水就吐了出来,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拿起了酒瓶。

    她只想要喝酒,只有酒精才能麻醉她痛楚和绝望的心扉。

    对于这个男人,她不会再抱有一丝幻想了。

    陆谨言夺过了酒瓶,“不准再喝酒了。”

    她死死地瞪着他,瞪了许久,忽然就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悲哀,充满了凄凉,“陆谨言,我们离婚吧,不要再折磨彼此了,我不是你想要的女人,你也不是我想要的男人,这样凑合的在一起没意思。”

    陆谨言的肩膀颤动了下,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脸色也变得一片惨白,“你想要的男人是谁?许若宸吗?”

    “对,就是许若宸。”她说得斩钉截铁而毫不犹豫,“他爱我,他是全心全意爱我的,只爱我一个人。不像你,三心二意,左拥右抱,你想要坐享齐人之福,是吧?对不起,我配合不了,永远都不可能配合。”

    他的嘴角抽动了下,俊美的五官拧绞了起来,“花晓芃,除了你,我没有别的女人。”

    “没有?”她冷笑,笑得那样的讽刺,满副嘲弄,“你今晚去哪了,你昨天晚上又去哪了?”

    “我……”陆谨言想要说什么,却又噎住了,一种无法言喻、充满了矛盾的表情从他脸上流溢出来。

    这个反应在她眼里就是心虚,不打自招。

    “陆谨言,你真虚伪,你是我见过的最虚伪的人。”

    他沉默了,带着几分无奈,几分苦楚,还有几分挣扎,许久之后,他沉重的叹了口气,“安安受伤了,我过去看了看她,仅此而已。”

    “呵呵。”她一直在笑,可是眼睛里没有笑意,只有泪水,他的话,她一个字都不相信,他已经上了她的黑名单,从今往后,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再傻傻的相信了。

    “陆谨言,你以前总说我爱说谎,说我是个说谎的惯犯。其实你自己也是一样,不过你说谎的技巧太拙劣了,你还得勤加练习才行。”

    一抹受伤之色飞进了他的眼睛里,“你对我就一点信任都没有吗?”

    “信任,呵呵呵呵……”她大笑,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冷笑话,“你丫的跟你的老情人每天待到三更半夜,还让我信任你?你说这话不觉得脸红吗?”

    “花晓芃。”他抓住了她的肩,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我和安安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一把甩开了他的手,一脸的狂暴和凶野,“四年前,你带着那个女人大摇大摆的出入公众场合,肆无忌惮的卿卿我我,让我成为了整个名流圈的大笑话,所有的人都背后嘲笑我、羞辱我。现在你还是这样,一点都没有变,这就是你说得重新开始吗?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笨蛋,是傻子,是白痴,特别的好骗。几句甜言蜜语就能被哄得晕头转向,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他俊美的五官像被刺伤了,狰狞的扭曲了起来,苦恼和矛盾把他重重包围了。

    知道她醉了,他深吸了口气,保持着语气的平和,不去刺激她,“我和安安之间有些复杂,以后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你对我有一点信心,好吗?”

    在花晓芃看来,他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

    “我不要你解释,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三心二意的男人最讨厌。你要真爱她,就跟我离婚,娶了她,否则,就跟她一刀两断,从今往后都不再见面。”

    陆谨言没有说话,如死一般的沉默,横亘在了客厅里,把两人都淹没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她和陆谨言从来都是后者。

    她冷笑了两声,冲到桌子前,抓起上面的酒瓶,狠狠的朝喉咙里灌了几口,陆谨言一个箭步上前,夺了过去。

    她气急败坏,伸手去抢,酒瓶摔落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浓郁的酒气弥漫了整个客厅。

    她彻底的醉了,死死的瞪着地上的碎片,忽然间,她像发疯一般的蹲了下去,捡起一块攥紧了掌心里。

    她动作太快,毫无预兆,陆谨言来不及阻止。

    鲜血从她的掌心流溢出来,一滴滴溅洒在地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