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情人的挑衅
    第二百六十八章情人的挑衅

    小奶包打完棒球回来,自己去了浴室沐浴,然后坐在餐厅吃早餐。

    “魔王叔叔,你的棒球打的真棒,跟我爸比一样棒。”

    陆谨言疼爱的抚了抚他的头,“以后每天早上我都教你打棒球,怎么样?”

    “好呀。”小奶包裂开小嘴儿,甜甜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花晓芃埋着头,自顾自的吃早餐,没有说话。

    她心情不好,沮丧的要命,什么都不想说。

    陆谨言看出来了,嘴巴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又噎住了,沉默了许久,才低沉的说:“今天我可能要晚点回来。”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像在花晓芃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让她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剧烈的疼痛。

    她很清楚他要去哪里!

    在他的心里,安安比她重要多了。

    她垂下眸子,没有说话,抓起盘子上的面包片,狠狠的咬了一口,仿佛咬掉的是他的一块肉。

    陆谨言离开后不久,许若宸就打来了电话,“晓芃,今天有空吗?我想带孩子去游乐场玩。”

    她抿了抿唇,一点无法言喻的神色,从眼底一闪而过,“我要去公司,没有时间,听说海岸广场晚上的灯光秀很漂亮,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灯光秀吧。”

    “好,好!”许若宸一连说了两个“好”字,很高兴的挂了电话。

    傍晚,花晓芃就带着小奶包去了海岸广场,同他会和,他们一起吃了牛排,然后进到了表演场。

    表演还没开始,两个人肩并肩的坐着,说一会话也挺好。

    “伊然还在龙城吗?”

    “我已经委托律师去办离婚手续了,她在不在都无所谓。”许若宸耸了耸肩。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她好歹是你的初恋情人,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总归是有感情的。有她陪在你身边,其实也挺好的。”

    许若宸伸出手来,不顾一切的握住了她的手,“我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人,我现在爱的人是你,只爱你一个人。我和她已经是过去式了,如果还纠缠不休的话,对你是一种伤害。晓芃,我爱你,绝对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他的语气那样的诚恳,那样的真挚,每个字都说进了花晓芃的心坎里。

    陆谨言现在就是这样,一边说要跟她重新开始,一边又和安安藕断丝连。

    鱼和熊掌他都想兼得,想要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

    可这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不会和任何人来分享自己的丈夫。

    “如果我还是伊然该有多好。”

    她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凄迷之色,做回花晓芃,就意味着要重新承受陆谨言带来的痛苦,要被失败婚姻的枷锁,牢牢的锁住。

    许若宸搂住了她的肩,“只要你还愿意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只是需要时间,你要等我。”

    她悲哀一笑,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就这样吧,我不敢再去多想什么,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或许她是一个不配有希望,不配有幸福的人。

    每当心里萌发出希望的火焰时,就会被一瓢无情的冰水浇的连一丝青烟都不剩。

    每当她觉得幸福离她很近的时候,就会被一双大手拉入痛楚的深渊。

    许若宸的手指微微收紧了,“晓芃,对我有点信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一定不会。”

    她沉重地叹了口气,“我是怕我会让你失望。”

    许若宸脸上一块肌肉剧烈的抽动了下,“陆谨言只是憎恨当年我夺走了你,想要把你夺回来,重新占有你而已,他永远都不可能像我这样全心全意的爱你。”

    这话就像一颗子弹,重重地击打在花晓芃的死穴上。

    他的每一个字似乎都无可辩驳,陆谨言就是这样的,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继续和安安厮混在一起,完全没有顾及她的感受。

    她动了下唇,想要说什么,舞台上的灯亮了,灯光秀开始了。

    她闭上了嘴,把所有的话都咽进了喉咙里,没有咽下去的,是脸上的一层不豫之色。

    许若辰把小奶包抱到了腿上。

    每次不管是看儿童剧,还是舞台剧,小奶包都有10万个为什么,许若宸就抱着他,给他耐心的讲解。

    花晓芃无心看灯光秀,脑海里一直在想着陆谨言这会在干什么,是不是正在和安安翻云覆雨?

    一想到他们之间亲热的画面,她的脑袋就快要炸开了,胸口像打翻了一盆烙铁,滚烫的铁浆淌过她的四肢百骸,淌过她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烫得她遍体鳞伤,不再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痛过之后,便有一股恨意,从心房涌现出来。

    这股恨意很真切,让她没有办法忽略。

    她为什么要恨陆谨言呢?

    有爱,才会有恨。

    她没有爱过陆谨言,为什么要恨他呢?

    她的头痛了,她甩了甩头,把所有的思绪都甩乱了,不能再想了,否则肯定会头疼欲裂而死。

    看完灯光秀之后,许若宸带着他们吃了宵夜。

    花晓芃没有打算回去,同他分开之后,就带着儿子住进了酒店。

    小奶包扬起脑袋,困惑的看着他,“妈咪,我们为什么不会回家住,明天我还要跟魔王叔叔一起打棒球呢?”

    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叔叔今晚不回来了,所以我们在酒店住。”

    “哦。”小奶包嘟了下嘴,耷拉着脑袋进了浴室。

    等他睡着之后,花晓芃就躺到床上玩游戏,发泄情绪。

    忽然手机响了,是陆谨言打过来的,她按下通话键,里面并没有陆谨言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好棒啊,谨言,我好舒服呀,别停……”

    她仿佛五雷轰顶,耳朵隐隐作痛,脑袋嗡嗡作响,里面每个字眼都像针一般扎着她的耳膜。

    她知道,那是安安的声音,不知道是陆谨言无疑间按了拨号键,还是安安故意在向她挑衅。

    她“啪”得关上了电话,耳不听为净。

    其实她早就知道陆谨言在干什么,但亲耳听到,还是很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