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吃醋了
    第二百六十六章吃醋了

    她掩饰的很好,没有露出一点异常,“阿宸,我们还能重新开始的,花晓芃已经回到陆家,你们之间没有可能了,回到我的身边来吧,我会做一个好妻子的。”

    许若宸似乎被她的话戳伤了,露出了一点痛楚之色。

    “伊然,你回来了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非要跑到我的婚礼上捣乱,你是故意的吗?”

    伊然褐色的眸子闪动了下,“我是在你婚礼的那天早上,才到的岩城。我去到许家,听说今天是你的婚礼,我整个人都乱了,又听说你要跟我结婚,我以为你碰到了骗子,就没想太多,连忙赶去了教堂。”

    许若宸一瞬不瞬的瞅着她,目光犀利而阴暗。如果她没有出现,这会他一定在欧洲和花晓芃度着幸福的蜜月。

    “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你的行为已经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我不知道这几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如果是从前的伊然,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伊然脸上一块肌肉颤动了下,“我没有变,变得人是你,如果你觉得我不该活着,不该回来,那我去死好了。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许若宸沉默了。

    他并非对伊然没有感情了,只是她的作法让他很恼火,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把一切都破坏了。

    他认识的伊然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她变了太多,变得他完全不认识了。

    “你先回岩城吧,我在这里还有事要办。”

    伊然瘪了瘪嘴,“你能有什么事呀,还不是跟花晓芃腻在一起,婆婆说了,让我看着你,不能让你和花晓芃藕断丝连,损害许家的利益。”

    许若宸皱起了眉头,一点绯色钻进了眉间,“从前的你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有点无法言喻的神色从伊然脸上一闪而过,“我只是因为太爱你了。”

    花晓芃把孩子抱了起来,“我们该走了。”

    她不想陷入这样的三角漩涡中。

    许若宸烦躁不已,他还想着要和他们母女俩好好呆一天呢。

    每次伊然一出现,就会像晴天里的一片乌云,把所有的美好都破坏了。

    花晓芃离开之后,伊然走上前,一把抱住了他,“阿宸,你让花晓芃代替我或许是天意,我们的缘分还没有断,我们重新开始吧,好不好?”

    许若宸掰开了她的手,“我出去走走。”说完,不待她回应,就径直朝外走去。

    花晓芃没有回湖滨别墅,而是带着儿子去了帝爵,约陆谨言中午一起吃饭。

    她没有打陆谨言的手机,而是打到了总裁办,让秘书转过去的,想要给他一个surprise。

    话筒里的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她没有多想,很多人的声音都挺相似的。

    来到总裁办公室,她还没进去,就撞上了一个人——安安,她刚从陆谨言的办公室出来。

    花晓芃没有想到安安在帝爵工作,还是陆谨言的秘书。

    果然秘书和老板之间有各种不能说的秘密啊!

    见到她,安安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像是担心被她发现些什么。

    但这个动作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花晓芃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难道刚才她和陆谨言在办公室里……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呆滞间,就听到了安安的声音,“陆夫人,好久不见。”

    她笑得人畜无害,让花晓芃连句怀疑的话都问不出口,只能扯开嘴角,僵硬一笑:“好久不见,安安。”

    “总裁在里面等你。”她抿了下唇,淡红色的果冻唇彩,显得她娇美的红唇更加的迷人。

    花晓芃微微颔首,牵着孩子朝里面走去。

    陆谨言早就在等着他们了。

    他们一进来,他就把小奶包抱了起来,“今天想吃什么?”

    “披萨。”小奶包奶声奶气的说。

    “好,我们去吃披萨。”陆谨言亲了下他的小脸蛋,他的心情很好,嘴角都不自禁的透出了笑意。

    他原本还以为今天一整天,花晓芃都会待在许若宸那里,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还约他吃午饭,他有点喜出望外。

    花晓芃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瞟到了他衣襟上的一抹淡红。

    这像是女人的唇膏,而颜色和安安的似乎一样。

    她的心里抽动了下。

    她知道安安跟着陆谨言很多年了,即便她回来了,也不代表他会和安安结束吧?

    她未动声色,淡淡一笑:“老公,你的衣服有点脏了,要不要换一件?”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是随口一问。

    陆谨言有洁癖,和从前一样,并没有什么改变。

    低头看到衣襟上一抹红色,浓眉微皱,放下小奶包,走进了更衣室。

    很快,他就出来了,表情很淡定,没有一点心虚之色。

    或许,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事,所以才会无所谓。

    花晓芃的嘴唇动了下,想要说什么又噎住了,把所有的心绪和话语都咽进了喉咙里。

    “走吧,我饿了。”

    “好,我们吃披萨去。”陆谨言再次把小奶包抱了起来,带着他朝外面走去。

    安安躲在角落里,偷偷凝视着他们的背影,一点诡谲的寒光从眼底悄然闪过。

    今天花晓芃打电话过来,是她接的,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花晓芃把陆谨言抢走,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才行。

    ……

    进到意大利餐厅,陆谨言点了小奶包最爱吃的海鲜披萨。

    花晓芃有些心不在焉,喝了一口果汁,觉得特别酸,就像是在喝柠檬汁一样。

    她觉得自己应该很平静,不会在乎他在外面是不是有情人,是不是和别的女人有染,可是为什么心里很不舒服呢,酸溜溜的,就像有无数只虫子在爬着?

    她原本以为自己有些了解陆谨言了,但现在,发现他依然是个迷,连他在背后有几个情人,她都不知道。

    陆谨言敏锐的发现了她的异常,今天的她,太沉默了。

    他并不知道是因为安安的事,还以为是为了许若宸。

    “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