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别指望取代我
    第二百六十五章别指望取代我

    她走进房间,陆谨言已经沐浴完了,穿着一件格纹的睡衣,俊美的像个妖孽。

    她搓了搓手,走到了他的身旁,“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陆谨言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什么事?”

    她抿了抿唇,“许若宸到龙城来了,明天我想带孩子过去看他。”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里,一道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悄然闪过,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耸了耸肩,“让凯罗陪你一起去。”

    她微微一怔,有些惊讶,还以为他会生气或者反对,没想到竟然如此“大度”。

    “你真的不反对吗?”

    话音未落,就被他弹了下额头,“花晓芃,我选择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她有点受宠若惊,动容的伸出手来搂住了他的脖子,“谢谢你,陆谨言。”

    他轻轻的啄了下她玫瑰花还有我呢下但假如瓣似的红唇,“要么叫老公,要么叫我的名字,不要连名带姓。”

    “知道了。”她莞尔一笑,美目弯弯似新月。

    第二天,她带着小奶包去到了许若宸的别墅。

    许若宸早就望眼欲穿,焦急的等待了一上午。

    一看到她纤细的身影,他就狂奔而来,一把将她搂住了,“晓芃,我好想你。”想得他心都疼。

    花晓芃轻轻地颤动了下,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她现在是陆谨言的妻子,是陆家的少奶奶,不再是他的妻子了。

    她很感激陆谨言的信任,不想辜负他。

    这个动作刺伤了许若宸。

    “晓芃,你回到陆谨言身边,是不是就把我忘了?”

    “不是。”她摇摇头,“我已经回到陆家,重新成为陆谨言的妻子,而你的初恋也回来了,我们不能再像从前一样了。”

    这话戳进了他的死穴里,让他脸色一片煞白,“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着你和小钧一起离开这里,回美国去。”

    她低低的叹了口气,“阿宸,我们不能做众叛亲离的事。你的父母都是铁腕手段的人,无论我们逃到哪里,都会被他们找到,逃不掉的。至于陆家,他们愿意接受我,不计较我的过去,我很感激。既然已经做回花晓芃,做回陆家的儿媳妇,我就不能做出有损于陆家名誉的事。”

    她的语气里带着诀别的意味,一目了然,她已经拿定主意了,不会跟他离开的。

    他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你不爱我了吗?”

    “这和感情没有关系。”她的表情是冷静的,语气是沉着的,之前是命运替她做出的选择,现在是她自己的选择,“一旦做回花晓芃,我们在一起就是错误的,不会得到任何人的祝福,只会引起众怒。我跟你走,就是私奔,许家不会放过我们,陆家也不会。我们很可能要一辈子东躲西藏,过居无定所的日子。这会给小钧带来很大的影响,他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好好的成长。”

    许若宸感觉被一脚踢进了冰冷的北冰洋,被绝望一重一重的包围了。

    他了解花晓芃,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不会因为情感而冲昏头脑。

    和他逃走,对她而言,是下下策。

    她怎会冒险呢?

    其实,他也很理智,可是被关在许家,失去她的日子,让他抓心挠肝的难受。

    他原本计划好了一切,岂料会有一个程咬金从半路杀出来,把一切都破坏了。

    强烈的落差,让他不甘心,快要发疯了。

    “没有你和孩子,我该怎么办呢?”

    “我会经常带小钧来看你的。”花晓芃极为小声的说。

    小奶包走上前,搂住了许若宸,“爸比,我特别的想你,虽然魔王叔叔当了我的新爸爸,可我还是最喜欢你。”

    许若宸把孩子搂进了怀里,“小钧,你要记住,爸比只能有一个,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孩子是他的,绝对不能被陆谨言取代。

    小奶包点点头,用小脸磨蹭着他的脸,“我记住了,爸比永远是爸比,是小钧最亲的爸比。”

    “真乖。”许若宸亲了下儿子的小脸蛋。

    花晓芃望着父子二人,心里有了一点苦涩,小奶包每天都在念叨着,什么时候能见到爸爸。

    他和许若宸父子情深,突然间分开,或多或少都会在他幼小的心灵蒙上一层阴影。

    “以后只要有空,妈咪就带你来看爸比,好吗?”她抚了抚儿子的头。

    “好。”小奶包点点头,奶声奶气的说,“见不到爸比的时候,我就跟爸比视频。”

    许若宸疼爱无比的抚了抚儿子的脸,“以后睡觉之前,爸比就跟你视频,像从前一样给你讲故事,哄你睡觉。”

    他正说着,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见到是伊然,他狠狠一震,“你来做什么?”

    “我是你妻子,你来龙城,我当然要跟着过来了。”伊然撅撅嘴,自顾自的走了进去,看到花晓芃,眉头就皱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你跟阿宸不是已经断了吗?”

    花晓芃站了起来,牵起了儿子的手,“我是带孩子来看阿宸的。”

    伊然满脸的不悦之色,“以后孩子要来,我可以派人去接,你就不用过来了,免得引起你老公的误会。”

    花晓芃看得出来,她满眼的敌意。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并不简单,否则她就不会突然出现,破坏了他们的婚礼。

    “伊小姐,虽然我冒用了你的身份,但并不代表你就能顺理成章的取代我,成为许若宸的妻子。”

    伊然的嘴角抽动了下,“阿宸本来就是我的,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而已。”

    她话音未落,就被许若宸接过话来,“阿然,我们已经成为过去了,我已经安排律师向法院递交了离婚申请,我们的婚姻是无效的。”

    伊然浑身一震剧烈的痉挛,仿佛五雷轰顶,“阿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曾经说过,要爱我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变,难道你忘了吗?”

    “我没有忘,我遵守了对你的承诺,在去亚马逊死亡地带的时候,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吗?我没有违背对你的承诺。现在我想过新的生活,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许若宸一本正经的说。

    伊然露出一点惊愕之色,似乎不记得这件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