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当我的新爸爸
    第二百六十二章当我的新爸爸

    “你……你到底是谁?”

    “找你讨债的人。”秦如琛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里挤了出来,“血债只有用血才能偿还。”

    他走到吧台前,倒了杯酒,里面鲜红的液体就像杀戮过后的血液,极为刺眼。

    “挖了他的眼珠子,割了他的舌头,再挑断他的手筋脚筋,扔到后面深山的狼窝子去。”

    “是。”黑衣人点点头。

    后面那座山上有很多的狼,一个人要是误入狼窝,被吃了,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人会怀疑。

    男子吓得屁滚尿流,嚎啕大哭,“别杀我,不是我做的,我没有酒驾,我是替人顶包的。”

    秦如琛微微眯眼,眸色变得极为幽暗,“替谁顶包?”

    “我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一个大人物。”男子哆哆嗦嗦的说。

    秦如琛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把当时发生的事,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说出来,如果你敢隐瞒或者欺骗,我就把你做成.人棍,丢到后山喂狼。”

    “别杀我,我说,我说,我全都说!”男子跪地求饶,吓得魂都快没了。

    ……

    龙城,湖滨别墅里。

    一艘小艇荡漾在湖面上。

    陆谨言带着花晓芃坐在小艇上一边品茶,一边赏星。

    花晓芃遥望着星空,脸上有了一点悲哀之色,“牛郎和织女虽然很可怜,一年只能见上一面,可是相比那些阴阳相隔的恋人,要好的多,至少每年都有一个盼头。可是阴阳相隔的人,此生再也见不到了。”

    她想到了时聪,从前每个七夕节,他们都会坐在南湖的湖畔,一起看星星。

    那个时候无忧无虑的。

    她的幸福很简单,每天都能看到时聪,和他一起坐在湖边看夕阳、数星星、画画、吹陶笛……

    这样她就很满足,很快乐了。

    可是老天就是这样的残忍,连如此简单的幸福都不愿给她,非要把她最爱的人从身边夺走。

    陆谨言知道她想到了时聪,心里有几分失落。

    他在她的身边,她却视而不见。

    早已不再的人,却能让她牵肠挂肚,魂牵梦绕。

    “花晓芃,你是不是该珍惜一下我?如果哪天我也死了,你就只能望着星空,悼念我了。”

    她噎了下,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你是修罗魔王,阎王爷都怕你,才不敢来拿你的命。”

    陆谨言握住了她的手,搁在胸口,“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不会难过?”

    她眨了眨眼,一点狡狯之色从眼底闪过,“不会,你死了,我就改嫁。”

    他像是被一记霹雳击中,肩膀震颤了下,薄唇划开一道惨烈的、凄迷的、沮丧的微弧,“你还真直接,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他垂下了眼睛,像是受伤了,脸色灰败而苍白。

    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他躺了下去,望着漆黑的苍穹,“你死了,我很难过,我不想再体会一次,所以,我决定了,一定要死在你前面,这样我不会痛苦,你也不会难过,对大家都好。”

    他的声音虚弱的就像一阵快要熄灭的夜风,带着几分颓败、几分自嘲,还有几分酸楚。

    她的心像是被根刺扎了下,隐隐一痛,又想到他酗酒得了胃病,心头一酸,下意识的转身把他搂住了,“我刚才是故意逗你的,你还当真了。你不是说要得到我的心,要拴住我一辈子,不让我逃走的吗?你可不要打退堂鼓,半途而废。”

    这话就像是给濒死的人送来了一剂救命的良药,让他立刻重获了新生。

    他黯淡的眼睛被点亮了,俊美的面庞又有了光彩,“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我不是个透明人,对吧?”

    她把头靠在了他的胸膛,聆听着他狂野的、激烈的心跳。

    “我就是需要点时间来适应这些改变,你说过等卡达普尔花开的时候,就用你的心来换我的心,那我们就等到花开的那一天吧。”

    “好,我们说定了。”他轻轻的把她搂了起来,亲吻着她的秀发,眼神里充满了柔情,浓的化不开。

    一弯上玄月悬挂在银河边,淡淡的光芒笼罩了小艇,也笼罩了两抹缠绵的身影。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滑进了她的裙子里,“笨女人,给我生个孩子。”

    她微微一怔,像是受了惊吓,下意识的夹住了腿,“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呢。”

    “不用准备,就这么说定了。”他迷人的嘴角勾起了邪魅的笑意。

    小船儿悠悠,慢慢的晃动起来。

    他温柔的冲撞,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推向了巅峰,让她忍不住的在他身下轻轻的颤抖。

    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交融,她是喜欢的。

    听到她细碎的轻吟声,他兴奋不已,满足感达到了极致。

    “晓芃,你是我的!”

    只有在占有她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她是他的。

    她回到了他的身边,完全属于他了,谁也别想再把她抢走。

    一连要了她四次,他才停下来,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平复呼吸。

    直到凌晨,两人才回房间。

    第二天,花晓芃走下楼,看到小奶包独自坐在沙发上,垂着头,眼泪汪汪的,看起来十分的沮丧。

    她连忙走了过去,“怎么了,宝贝?”

    小奶包吸了吸鼻子,“妈咪,我想爸比了,爸比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们?”

    花晓芃心头一颤,把他搂进了怀里,“爸比……出国了,等他回国之后,就会来看小钧的。”

    她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和许若宸的事,只能先找个借口敷衍孩子。

    一滴泪水从小奶包的眼眶里滑落下来,“妈咪,你是不是要跟爸比离婚了?”

    “小钧……”花晓芃的嘴角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她不想这件事影响到孩子,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阴影,可是总有一天他还是会知道的。

    陆谨言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知道血浓于水,小钧毕竟是许若宸的孩子,他想父亲是人之常情。

    “小子。”他一把将小奶包抱了起来,“过几天,你爸比回来了,我带你回岩城看他,好吗?”

    “好。”小奶包点点头,大眼睛眨巴了两下,极为小声的问道,“魔王叔叔,小姑说你要跟我的妈咪住在一起,当我的新爸爸,是不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