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找到凶手
    第二百六十一章找到凶手

    陆谨言噎了下,除了酒店里的那个女人之外,她是他唯一的女人,再也没有过别人了。

    但他并不想让她知道。

    在他的心里,她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在她的心里,他可有可无,无足轻重。

    太不公平了。

    “我说过,用你的心来换我的心。”他抓起她的手,搁在了自己的胸口。

    她的掌心透过他坚实的肌肉,清晰的感觉到了他激烈的、狂野的、沉重的心跳。

    她似乎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那样的悲伤、那样的无奈、又那样的无力。

    它已经千疮百孔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去爱,如何来跟他交换呢?

    见她默不作声,一点失望之色,钻进了他的眉间。

    “你不愿换?你不想要我的心,想要一辈子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吗?”他的声音微微地拔高了,夹杂了一点受伤。

    她垂下了头,轻轻的拨动着脚边的碎石子,“你说许若宸只是靠了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我哄骗到了手里,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花了四年的时间才让他驻进了我的心里,成为了最重要的人之一。我不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让你走进去。如果随便就答应你,不过是在欺骗你。”

    他捧起了她的脸,掌心的炙热温暖着她的脸颊,“我可以等,四年也好,十年也罢,都无所谓,反正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的目光坚定而执着,语气郑重而诚恳。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复杂而迷惑的神情。她看不懂他,他是一个难解的谜,她也分不清他的感情究竟是真还是假。毕竟对于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他俯首,吻住了她的唇,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他相信,总有一天,她的心会对他敞开的。

    这个时候,陆夫人正在医院里看望女儿,听说花晓芃回了陆家,陆锦珊气的要命。

    “那个贱人差点杀了我,爸和奶奶还让她回陆家,是不是疯了?”

    “那个下等的贱胚,满腹心机,你太急躁了,怎么跟她斗?”陆夫人拍了拍女儿的手,在她看来,女儿单纯天真善良,就是脾气不好,所以才会被所有的人误会。

    陆锦珊满心的怒气无处发泄,抓起桌上的杯子,朝墙上扔去,“我要回去杀了那个贱人,把她硫酸毁容,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

    陆夫人搂住了她的肩,“不要冲动,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修复跟谨言的关系。谨言现在把她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为了她要死要活的,你要杀了她,他不拨了你的皮。”

    陆锦珊的五官拧绞成了一团,“她要不死,我就不得安宁。”

    陆夫人抚了抚她的头,用着一种安慰的语气说道:“你就是太耿直了,恨她的人多了,要对付她,何必你自己出手,把手弄脏了,就洗不干净了。”

    一点极为阴森的寒光,从陆锦珊眼底闪过,“你说得对,花梦黎、肖亦敏还有安安,都不会放过花晓芃的,她们几个要是联合起来,还怕花晓芃不死吗?”

    ……

    阳城。

    夜已经很深了。

    秦如琛独自坐在窗前,凝视着外面一轮残月。

    他已经有了六分醉意。

    又到一年一度的七夕了。

    可是他爱得女人,却躺在别人的怀抱里。

    他原本不会错过她!

    他们原本不会分开!

    他把头靠在了玻璃窗上,思绪飘到了遥远的天际。

    寂静的湖畔,凉风习习。

    他们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漫天的星空。

    “阿聪,牛郎星和织女星在哪呀?为什么我每次都找不到?”

    她白皙的小脸在星光下显得纯洁、无暇、单纯、明朗又充满了稚气,闪烁的大眼睛像头顶最明亮的星星,美丽、皎洁、让四周的星辰都黯淡了光华。

    他握起她的手,指向了天空一道如云雾般的光带,“你要先找到银河,再去找扁担星,也就是牛郎星,和它隔岸相对的就是织女星了。”

    “找到了。”她嫣然一笑,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我要向织女许愿,一辈子都和阿聪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

    “傻丫头,就算你不许愿,我也不会和你分开的。”他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额头,眼里的深情浓的化不开。

    她把头搁在了他宽厚的肩膀上,浓密的长睫毛狡狯的闪烁了下,“我可听说大学里,有很多女生追你。”

    他微微笑得刮了下她的鼻子,“全校的人都知道我有女朋友,而且我的心里只有她一人,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她咧嘴一笑,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送上朱唇,“我也只爱你一个人,永远都只爱你。”

    “晓芃。”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秀美的面庞,“等你上大学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好。”她莞尔一笑,幸福流溢在眼角眉梢。

    “我爱你,晓芃。”

    “我也爱你,阿聪。”

    他们深深的拥吻在一起,眼里、心里只有彼此,天地万物都被抛在了脑后。

    ……

    收回思绪,他把手里的酒一应而尽。

    但愿人长久,但愿心相依。

    晓芃,我回来了。

    你也会回来吗?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是他的助理卡尔。

    “少爷,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已经押在外面了。”

    一点阴鸷的冷光从秦如琛眼底闪过,“把他带进来。”

    门外,两名黑衣人押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男人被套着黑色的头套,全身都在颤抖。

    秦如琛戴上了一块银色的面具,让黑衣人摘下了男子的头套。

    男子惊恐的望着他,“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秦如琛拿起了桌上的飞刀,猛然一掷,银光闪过,飞刀正中对面墙上的靶心,“七年前,江城大桥的车祸,还记得吗?”

    男子剧烈的震动了下,“那……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我做了牢,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重新做人?被你撞了的人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秦如琛冷笑一声,一记怒拳狂暴的挥过去,男子跌倒在地上,鼻子嘴巴到处是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