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孩子是谁的
    第二百六十章孩子是谁的

    她一直很困惑,老爷子精明睿智,怎么会在遗嘱上犯糊涂,敢把陆氏10%的股份交给一个从未见面的人。

    原来早就暗中订好了人选。

    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老爷子并没有看出来花晓芃是个水性杨花,淫荡无耻的女人。

    老夫人握起陆谨言的手,搁在了花晓芃的手上,“这次能够破镜重圆,说明你们是有缘分的,以后要珍惜彼此,好好过日子。”

    陆谨言握紧了花晓芃的手,四年前,他把她弄丢了,现在,他再也不会松开她的手了。

    花晓芃的心里颤颤袅袅的,酸甜苦辣……各种滋味汇聚在她的喉头,逆流成河,彷徨、迷惘、忧虑……各种情感堵塞在她的胸膛,翻腾激荡。

    她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她还没有想好,是不是要和陆谨言一起生活。

    对她而言,最好的方式是带着孩子独自过日子。

    但此刻的情况,等于是把她架在了陆谨言的身边,让她没有回头路了。

    陆谨言不惜自黑,为她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话,把她洗得白白净净的。

    而老夫人和公公,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她的“过错”,愿意重新接纳她,她应该感激涕零才对,怎么可能说出违背他们意思、伤害他们感情的话来呢?

    或许写在她姻缘谱上的人就是陆谨言,所以兜来转去的,她最终还是要回到陆谨言的身边。

    这是命,她必须得认命。

    司马钰儿和陆初瑕回来之后,老夫人就派人去了陆谨言的别墅,把小奶包接过来,一起吃晚饭。

    既然接受了花晓芃,自然要接受她的孩子。

    来到陌生的环境,见到陌生的人,小奶包原本有些害怕,但看到陆谨言和陆初瑕,心里就平静下来。

    陆谨言抱着他,走进了大厅里。

    小奶包是个聪明又懂事的孩子,很乖巧的和里面的人打招呼。

    “这孩子还真乖。”司马钰儿满脸的慈爱。

    “来,坐到太奶奶这里来。”老夫人让孩子坐到了自己身旁,拿起一块绿豆饼递给他。

    “谢谢太奶奶。”小奶包很有礼貌的说。

    等他吃完绿豆糕之后,陆初瑕跑过来,牵起了他的小手,“小钧,我带你到处看看,我们家可多好玩的地方了。”

    小奶包站了起来,和她一起跑了出去。

    陆初瑕带着他去了花园,在鱼塘前喂锦鲤,这是她从小到大最喜欢做的事情。

    老夫人和司马钰儿坐了一会,也去了花园。

    老夫人望着不远处的孩子,眸色逐渐的加深了。

    “你说奇不奇怪,那孩子乍一看长得像晓芃,但仔细看他的眉眼,简直就跟谨言一模一样。”她说着,拍了拍司马钰儿的手,“你说我是不是太想要重孙子了?都有幻觉了。”

    “不是您的幻觉,我也发现了,是和谨言挺像的,可能是因为谨言和晓芃有夫妻相吧,孩子像晓芃,所以也有点像谨言。”司马钰儿说着,叹了口气,“当初晓芃要是没有离开,他们的孩子也这么大了,真是可惜啊。”

    老夫人朝小奶包招了招手,“小钧,来,到太奶奶这儿来。”

    小奶包跑了过来,咧嘴一笑,“太奶奶,我和小姑在喂锦鲤呢。”

    老夫人拿纸巾给他擦了擦汗,“小钧,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天生日呀?”

    “知道,三月二号。”小钧一本正经的说。

    “三月二号?”老夫人抚了抚他的头,一点极为深沉的神色从眼底悄然闪过。

    “太奶奶,我去喂锦鲤了。”小奶包朝鱼塘跑去。

    司马钰儿望着孩子的背影,笑了笑,“孩子就喜欢跟孩子玩。以后让谨言和晓芃多生几个,家里就热闹了。”

    老夫人叹了口气,“谨言这孩子,在商场上精明能干,在自己的私事上,可是糊涂的很。”

    “人都是这样,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好在总算是破镜重圆了,以后他们一定会更加珍惜彼此的。”

    司马钰儿微微一笑,目光落到了花园里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只有她知道,两个人之间如果多了另外一个人,终究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亲密无间了。

    老夫人动了下唇,没有说话,她想说的跟司马钰儿想得并不是同一件事。

    陆谨言和花晓芃走在宁静的竹林小道上。

    花晓芃始终低着头,没有说话,眼睛一直望着脚底下一颗一颗的碎石子。

    陆谨言知道,她的人回来了,但心还没有。

    她的心里没有他的位置,只有时聪和许若宸。

    他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她微微的颤动了下,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抽出来的动作,但又停住了,任凭他握着,没有再动。

    他的嘴角有了一丝失落的苦笑,乌云移过来,遮住了他眼中的微光,“你这颗心,在别人那里几句甜言蜜语就能融化,在我这里,却硬的像块石头,捂都捂不热。”

    她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有种看不见的、淡淡的忧愁,像轻烟般围绕着她,“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

    他猛然一抬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把她拉进了怀里,“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你要记住,从今往后,你的生命里只能有我一个人,不要再有其他的幻想。”

    他的语气霸道的要命。

    魔王就是魔王,永远都改变不了本性。

    她的脸上有了一缕凄迷的笑意,她还能有什么幻想呢?

    她和许若宸不可能在一起了。

    许家是绝对不会接受她的。

    她也不能让许若宸落入众叛亲离,一无所有的境地。

    “陆谨言,知道我最怕你什么吗?”

    “什么?”

    “独裁!我又不是你的奴隶,又不是你的附属品,凭什么要对你言听计从?”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弹了下额头,“对待你这种三心二意,不听话的女人,只能用铁腕手段。”

    他放过一次手的。

    倘若婚礼上,伊然没有出现闹事,此刻,他一定还躺在病房里,折磨着自己。

    可是婚礼黄了。

    老天又给了他机会。

    他很清楚,她的心里没有他,如果给她自由,她的选择一定不会是他。

    他只能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她留在身边,哪怕她怨他,恨他,他也认了。

    因为,他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花晓芃撇了撇嘴,“我三心二意,你难道就很专一吗?我们短暂的婚姻里,你的野女人可没断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到现在还跟安安在一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