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当年的秘密
    第二百五十九章当年的秘密

    陆谨言搂住了花晓芃的肩,嘴角勾起一道讥诮的冷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的女人太好了,所以他们个个都觊觎。不像您的女儿,教育失败,没人敢要。”

    这话就是一记无形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陆夫人的脸上,让她的五官都扭曲了。

    “锦珊是你的亲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陆谨言目光一凛,脸色变得极为冷冽,“从她处心积虑想要杀死我的孩子开始,我们之间就没有姐弟情分可言了。”

    “锦珊是受了花梦黎的鼓动,那个小贱蹄子成天在她耳边挑拨离间,她才会做出糊涂事来。”陆夫人赶紧替女儿解释。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能让姐弟俩因为一个下等的贱胚而反目成仇。

    陆谨言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嘲弄和失望,她维护陆锦珊已经到了分不清是非黑白的地步了,“你不需要为陆锦珊辩解,她在我这里一生黑,永远都别想能洗白。”

    陆夫人七窍生烟,觉得儿子被花晓芃下了蛊,连半分理智都没有了,“你懂不懂什么叫血浓于水。花晓芃不过是个外人,她红杏出墙,给你戴了绿帽子,你都能原谅她。锦珊不过是做错了一点小事,在你眼里就罪无可恕了吗?”

    一道阴鸷的火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一条人命在您的眼里只是一件小事?”

    陆夫人深吸了口气,虽然她并不认为自己说错了话,但看到老夫人和陆宇晗的脸色阴沉无比,就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不应该让它再影响你和锦珊的姐弟关系。”

    “行了。”陆宇晗摆了摆手,“既然你这么疼爱那个败家女,就好好筹备她的婚事,赶紧把她嫁出去,其他的事都不用管了。”

    陆夫人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极为努力的遏制心头的怒火。

    此刻的形势很明显了,三比一,这祖孙三代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他们早就拿定主意了,要让下等的贱胚重回陆家。

    而且,看老夫人和陆宇晗的态度,怕是动了要更换主母的心思。

    她不能硬碰硬。

    如果被花晓芃取代,以后锦珊就不可能有好日子过了。

    “如果谨言铁定了心,要让花晓芃回来,我也无话可说,只希望她以后能尊重锦珊,无论她做过什么,都是长姐。”

    老夫人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下午,你去一趟刘家,跟他们商量一下,锦珊的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底。”

    陆夫人狠狠一震,“下个月是不是太急了?锦珊的伤还没好呢,医生说可能会留疤,我准备送她到美国植皮,等把疤痕消除了再回来。”

    “我问过医生,没那么严重,两三个星期就能恢复。就算留疤也是在背上,不是在连脸上,影响不了婚礼。如果要去美国植皮,就等婚礼之后再去。”陆宇晗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硬冷,这件事就是铁板钉钉,改不了了。

    陆夫人脸上一个神经抽动了下,她真正担心的其实不是陆锦珊的伤,而是她根本就不会同意嫁到刘家,她一根筋的钻进了秦如琛这个牛角尖里,不是这么容易拔得出来的。

    “宇晗,你应该知道锦珊想要嫁的人是秦如琛,这会突然跟她说要嫁到刘家去,她一时半会恐怕会接受不了。”

    她话音还未落,就被陆宇晗打断了,“那是你的事,你要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话,陆家的事也不用再管了。”

    陆夫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事显然没有商量的余地了,陆宇晗根本就不喜欢锦珊,他的掌上明珠是陆初瑕那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可能考虑锦珊的感受呢?

    老夫人也不再理会她了,朝花晓芃招了招手,花晓芃走过来,坐到了她的身旁,“奶奶,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期望。”

    虽然一直默默的坐着,没有说话,但她的内心犹如排山倒海,久久不能平静。

    老夫人握住她的手,轻轻的叹了口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就当是老天对你们的考验。当年你出事之后,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如果我没有让人寄出那份资料,就任凭着花梦黎嫁过来,结果是不是会好一点?”

    这话一出口,就让陆谨言和花晓芃同时剧烈的震动了下,惊愕无比。

    “奶奶,那封把我黑到体无完肤的快递,是您寄出去的?”陆谨言抚额,狂汗不已。

    老夫人讪讪一笑,“你的妻子,是要当陆家祖母的人,怎么能含糊呢?自然要把花家最好的女儿挑选过来了。你爷爷在世的时候,不仅时常派人暗中考察这两个孩子,还亲自出马,去测试过她们。”

    “亲自出马?”陆谨言转头瞅了花晓芃一眼,“你见过我爷爷?”

    “没见过。”花晓芃愣愣的,一头雾水。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晓芃,你还记不得你上中学的时候,扶过一个倒地的老人?”

    花晓芃仔细的回想了下,点点头,“我想起来了,那天下午我放学,看到一位老爷爷摔倒在地上,大家都在旁边围观,没人敢去扶,我就上去把他扶起来,送到了医院。”

    老夫人慈爱一笑,“当时所有的人都担心被碰瓷,劝你不要管了,可你义正言辞的说,碰瓷的是少数,不能让这些少数人占了上风,败坏了社会风气,让有需要的人得不到帮助。当时我就站在人群里看着,那个时候,我和你爷爷就认定了,你是我们陆家的孙媳妇。”

    花晓芃惊呆了,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救助的老爷爷是陆老爷子!

    陆谨言走过来,搂住了老夫人的肩,“为了不让花梦黎嫁过来,你就不惜一切狂黑您的孙子?”

    老夫人反问一句,“你说我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当然是做对了。”陆谨言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您应该早点说出来的,这样花晓芃就不必一直背着个代嫁的包袱了。”

    “我是想着让你和晓芃多培养一下感情,不让你觉得媳妇是我们硬塞给你的。”老夫人低沉的说。

    陆夫人偷瞄着他们,不自觉的想到了那份遗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