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妥妥的绿茶表
    第二百五十八章妥妥的绿茶表

    陆谨言把头转向了母亲,“您还记得当初花晓芃怀孕的乌龙事件吗?其实她是真的怀孕了,但是您的好女儿买通了医生,诓骗了我们所有人,说她得了不孕症。陆锦珊从来不进厨房,那段时间可是积极的很,每天跑厨房,煲红花汤,做堕胎大餐,想杀死自己的亲侄子。”

    他小啜了一口茶,继续道,“花晓芃为了治疗自己的不孕症,偷偷去药房,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药。不过,那个孩子出奇的坚强,被各种折腾,也没掉。但我问过医生,孩子生下来,健康的几率很小,只能打掉。她舍不得,跟我闹,说即便有问题,也要生下来。我怎么能允许自己有一个不健康的孩子呢,我把她强行押到医院,堕了胎。”

    老夫人扶住了额头,“谨言,你怎么这么糊涂,发生如此大的事,怎么能自己私下里处理呢?”

    陆谨言苦笑了下,“说出来,又能改变什么呢?出其量就是把陆锦珊严惩一顿,母亲维护她早已到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到时候还不是拼死拼活要阻止惩罚。家里没个公平公正的主母,遭殃的只能是儿媳妇。”

    这一番台词不仅把花晓芃洗得白白净净,还把她由一个犯了错的“荡.妇”变成了苦主。

    花晓芃不禁在心里佩服陆谨言,什么叫出神入化的演技,什么叫巧舌如簧,她今天统统见识到了。

    老夫人悲痛万分,她可怜的重孙子,就这样被折腾没了,她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回来,就不会放任你母亲和姐姐在家里胡闹了。”

    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在剧烈的抽动,之前女儿跟她说过,花晓芃怀了野种,被儿子私底下处理了,她一直半信半疑。

    没想到,确实有堕胎这件事。

    但那个孩子……

    “谨言,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吗?不是花晓芃跟外人生得野种吧?你可别忘了,她早就背着你跟许若宸好上了。”

    陆谨言皱起了眉头,“母亲,您这样说不仅是在污蔑我的妻子,也是在羞辱我。难道我的魅力还不如许若宸吗?要不是她对我心怀怨恨,许若宸怎么可能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陆夫人的嘴角颤抖了下,想要说什么,又噎住了。

    即便那个孩子真的是野种,儿子也面不改色的把这顶绿帽子戴到了头上,她无论说什么,都会让老夫人和陆宇晗认为是在诬陷花晓芃。

    “说来说去,都是花梦黎那个贱蹄子,把锦珊蛊惑了。锦珊思想单纯,被人一鼓动,就容易脑子发热。再加上,秦如琛动不动就为了花晓芃,刺激锦珊,她难免会失去控制,做出些荒唐的事情来。”

    她话音未落,陆宇晗就猛然一拍桌子,怒喝道:“她就是被你惯坏了,她出院之后,不必回陆家了,我陆家没有这种心狠手辣的女儿。”

    陆夫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满心的幽怨和愤怒,“每次锦珊一做错事,你就骂她,但你有没有想过她的苦楚。花晓芃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锦珊和秦如琛原本好好的,都快要结婚了,如果不是花晓芃从中做梗,他们根本就不会分开,锦珊也不会到现在都没结婚。”

    “所以她就可以杀死自己的亲侄子?”陆老夫人把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杵,“我真庆幸当初宇晗把谨言送到了国外,没跟着你,否则也被你毁了。”

    陆夫人的嘴歪到了耳朵根子,像被马蜂蛰伤了一般,“就算那个孩子夭折跟锦珊有关,花晓芃刺了锦珊一刀,她们之间的恩怨也算是了结了。我跟刘家已经把锦珊的婚事订下来了,你们要把锦珊赶出去,刘家会怎么看待锦珊?她还能风风光光的嫁过去吗?”

    无论如何,她都要为女儿开脱,她遭了这么大的罪,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前这些人不但不关心她的死活,反而要惩罚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陆老夫人岂能咽下心中的这口怒气,如果不是败家女兴风作浪,她早就抱上重孙子了,孙子和孙媳妇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锦珊出院之后,就住到绿景别墅去,你要心疼她,就搬过去跟她一起住吧,照顾到她出嫁为止。”

    陆夫人惊跳,这话是要把她一起撵走的意思,老夫人未免也太狠了吧?

    她攥紧拳头,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保持平静。

    她很清楚,不能和老夫人对着干,否则倒霉的是她。

    “母亲,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花晓芃的事,锦珊的事可以缓一缓。就算当年花晓芃离家出走有自己的原因,但她毕竟已经另嫁她人,还生了孩子,要是让她回陆家,整个名流圈都会笑话我们的,以后我们这脸还往哪里搁呀?”

    花晓芃就是个瘟神,是个祸害。

    害了她的女儿,把她的儿子迷得晕晕乎乎的,现在又来害她。

    她要是重回陆家,她和锦珊都不会有好日子过,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夫人把目光转向了陆谨言,“晓芃回不回陆家,你说了不算,我和宇晗也说了不算,由谨言自己做主。”

    陆夫人全身的神经都在抽搐,这明摆着就是要让花晓芃重回陆家,“您让他做主,他被这个狐狸精迷得晕晕乎乎的了,哪里还有半分理智。我是他的亲妈,这件事我说了算。除非我死了,否则花晓芃别指望能做我的儿媳妇。”

    陆宇晗冷哼一声:“你连一个女儿都教育不好,还有什么资格来管儿子的事。谨言不仅是你的儿子,也是陆家的继承人。以后他的事,你不用过问了。”

    陆夫人气得要命,拼命的深呼吸,不让自己失控,“锦珊之所以变成这样,还不是花晓芃害得。她天生水性杨花,到处招蜂惹蝶。之前锦珊说她勾引秦如琛,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你们知不知道秦如琛跟锦珊解除婚约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他说他就喜欢花晓芃,除了花晓芃谁都不娶。”

    她说罢,愤怒的指着花晓芃,恨不得抽了她的筋、剥了她的皮,“这个女人,就是妥妥的绿茶表,秦如琛、许若宸和谨言都被她玩弄在股掌之中。如果再让她进陆家,一定会把陆家搅得天翻地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