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秋后算账
    第二百五十七章秋后算账

    陆谨言薄唇附到了她的耳边,“笨丫头,恨一个人,应该慢慢的对付她,让她怀疑人生,一刀解决她,太便宜她了,明白吗?”

    花晓芃微微的震动了下,手指一松,水果刀落在了地上。

    陆锦珊趴在地上,吓得魂都快没了,嚎啕大哭,“我快要死了,救命啊,我快要死了!”

    陆夫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慌忙叫人扶起陆锦珊,送她去医院。

    “锦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剥了这个贱人的皮。”

    当初要不是这个女人勾引秦如琛,锦珊早就跟秦如琛结婚了,哪会拖到现在,拖成了大龄剩女。

    “对一个三岁的孩子都能下死手,她该死。”陆谨言低哼一声,一把将花晓芃打横抱起进了房子,啪的一声关上门,把陆夫人关在了外面。

    陆夫人气得要命,只要她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花晓芃再进陆家的大门。

    她管不了陆谨言,就让陆宇晗和老夫人来管。

    回到大厅里,花晓芃蜷缩在陆谨言的怀里,发起抖来。

    刚才她脑子发热,一时冲动,什么都不管了,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后怕。

    她差点就把陆锦珊给杀了。

    但她并不后悔。

    无论是谁,只要敢伤害她的孩子,她就跟她拼命。

    “陆锦珊不会死吧?”

    “一点皮外伤而已,死不了。”陆谨言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语气很轻柔,像在安抚一个受惊的孩子。

    她吸了吸鼻子,一丝凄迷之色从脸上浮现出来,“陆谨言,我不能住在你这里了,还是带着孩子离开比较好。”

    陆谨言捧住了她黯然神伤的小脸,“哪都不准去,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明白吗?”

    她沉重的叹了口气,“从我离开陆家的那天起,就注定再也回不去了。还有陆锦珊,她始终把我当成仇敌,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我们是不可能和平相处的,如今我又伤了她,你妈妈恐怕对我恨之入骨。我在这里不可能有平静的日子。”

    “花晓芃。”他深深的、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表情凝肃而郑重,“四年前,我把你弄丢了,现在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回来,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陆谨言……”她的心里颤颤袅袅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垂下了眸子。

    陆夫人回到家里,就把花晓芃狠狠的告了一状,老夫人立即给陆谨言打了电话,让他把花晓芃带过来。

    孙子和花晓芃的事,是她的一块心病,确实要好好的处理一下了。

    陆谨言吩咐凯罗和女佣照顾好孩子,带着花晓芃去到了陆宅。

    花晓芃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一进去就让她感到压抑,在这里,她很少能感觉到温暖,仿佛阳光照耀在身上,都是冰冷的。

    老夫人和陆宇晗都在。

    陆夫人的脸色阴沉无比,眼睛里充满了愤怒,早知道她是一个祸害,四年前就不该让她嫁进陆家。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与外人通歼私奔,让陆家名誉扫地,又重伤锦珊,我今天必须要家法处置。”她要把这个下等的贱胚抽到皮开肉绽,为女儿报仇。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您带着陆锦珊去我家里闹事,陆锦珊当着众人的面把一个三岁的孩子举过头顶,狠狠摔到了三米之外,如果不是我及时接住,那个孩子现在已经被摔死了。作为一个母亲,如果有人想杀您的孩子,您会不会拼命?”

    陆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锦珊不过是一时冲动。”

    陆谨言低哼一声:“她这是草菅人命,您作为母亲,站在旁边冷眼旁观,未置一词,没有丝毫的阻止,您就是纵容犯罪。”

    他的声音冷冽无比,犹如寒冰与寒冰之间的碰撞,没有一丝温度,让陆夫人心里发寒。

    她发现了,在儿子的眼里,她的地位已经远远不及面前的贱胚子了。

    “那个孩子抓了锦珊的脸,锦珊最爱惜她的脸了……”她还想解释,被陆宇晗一声低吼喝止,“你不用解释了,我就知道晓芃不会无缘无故的伤害锦珊,你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女儿。”

    陆夫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就算她伤了锦珊,事出有因,那她和许若宸私奔,公然出轨,就是犯了重罪,绝对不能饶恕。因为她,你和陆家成了整个名流圈的大笑话,我们陆家荣耀四代,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不知廉耻的儿媳妇。”

    陆谨言握住了花晓芃的手,“她并没有背叛我,她离开的时候,我们已经私下里签好了离婚协议书。她离开之后,我反悔,把协议书撕掉了。她不知道,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离婚了。”

    顿了下,他又道,“我已经让人放出消息,让大家都以为四年前,我和她已经秘密离婚,如果您惩罚了她,传出去就是自打巴掌了。”

    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滚动着,儿子的话就像塞了一个木塞子,堵住了她的出气孔,让她满肚子的怒气都无处散发。

    花晓芃伤了她的宝贝女儿,医生说她的背上可能会留疤,单凭这一点,她就绝对不会原谅她。

    “谨言,你不要找借口袒护她了,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她为什么要假死,为什么要改名换姓?”

    “当初我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继续当陆家的少奶奶,第二、离婚之后,不准再嫁,孤独到死。如果被我发现她改嫁,我就让她不得安宁。您说,她还敢用花晓芃的名字公然改嫁吗?”

    陆谨言说完,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把话头一转,“其实我知道,她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报复我,因为当年我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此言一出,顿时激起了千层浪,让所有人都震动了下,尤其是花晓芃。

    她万万没想到,陆谨言会这么说。

    来得时候,陆谨言让她什么话都不要说,一切都交给他来做。所以她三缄其口,只是垂着头,默默的坐在他身旁。

    老夫人的拐棍在地上杵了一下,“谨言,这到底是这么回事,你赶紧给我说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