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人孩子,我都要
    第二百五十四章大人孩子,我都要

    “很好。”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促狭的笑弧。

    得知他过来,许母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心里难免有几分不安。

    毕竟这事是儿子的错,许家不占理。

    陆谨言是牵着花晓芃的手一起走进来的。她剧烈的震动了下,“贤侄,这个女人跟许家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你尽管带走。”

    陆谨言搂住了花晓芃纤细的腰肢,霸气侧漏,“这个女人我当然要带走,不过您的儿子拐走了我的老婆,这笔账要怎么算?”

    许母嘴角抽动了下,“是这个女人勾引了若宸,这笔账你应该跟她算。”

    陆谨言目光一凛,冷冽异常,但语气依然是慢悠悠的,“您的儿子可是早有预谋,觊觎我的老婆很久了。他先假装出柜,麻痹众人,再假惺惺的资助医疗费,送我的小舅子去美国治疗,来换取我老婆的感激之情。之后又制造了一场假死,把我老婆变成了伊然。这些事如果不是精心策划,怎么可能完成?”

    许母额头上的青筋不停的痉挛。

    儿子是不是疯了,费尽心机,就为得到一个有夫之妇?

    “就算是这样的话,一个巴掌也拍不响。”

    陆谨言浑身散发着深寒的戾气,把整个大厅的温度都逼到了冰点以下。

    “现在想要推卸责任,可是不太明智。”

    许母咽了了下口水,竭力保持着平静,“贤侄想要怎么解决,不如就开门见山吧。”

    陆谨言修长的手指搭上了花晓芃的肩头,勾起她一缕秀发,似有意似无意的玩弄起来。

    花晓芃一直垂着头,沉默不语。

    她插不上话,但她听的得出来,陆谨言一直牢牢占据着上风。

    “我听说许氏投资了一个上百亿的工程,如果这个工程出了问题,应该比bkk并购失败影响更大吧?”

    陆谨言话音未落,许母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这话一针见血,扎到了她的死穴上,这是她和许父最担心的。

    “虽然陆家是首富,但许家也不是好惹的。”

    陆谨言嘴角勾起一弯冷弧,“那就看看谁更厉害。”

    许母深吸了口气,试着让语气平和下来,她知道跟陆谨言硬碰硬,是没有一点好处的。

    “贤侄,公是公,私是私。这毕竟是你和若宸之间的私事,牵扯到集团的事务不太好,你觉得呢?”

    陆谨言的大手抚上了花晓芃的脸,轻轻的摩挲着。

    “私下解决也是可以的。”

    许母的眼睛微微一亮,连忙道:“那就请贤侄说个解决办法吧?”

    陆谨言薄唇微抿,声音低沉而清晰:“楼上那个小子,让我一并带走。”

    许母剧烈的震动了下,“这怎么行,小钧是我许家的长孙,他只能留在许家。”

    陆谨言耸了耸肩,“他当然是许家的孙子,我没兴趣给别人养儿子。孩子的抚养权归许若宸和花晓芃共同所有。只是要跟花晓芃一起生活。”

    许母犹豫了半晌,“我要同意,你就不再追究这件事了?”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灯光里闪动了下,“我会放出消息,我和花晓芃在四年前已经秘密离婚。”

    许

    母的眼睛亮堂了。

    就这短短的一句话便可以轻而易举的解除所有的危机了。

    花晓芃离了婚,儿子和她在一起就不是苟且。至于她改名换姓的事,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就行了。

    “好,就按贤侄说得做。”

    她让人把孩子带了下来。

    小奶包哭着扑进了母亲的怀里,小身子因为过度的惊吓还在瑟瑟发抖,“妈咪,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花晓芃把他抱了起来,泪流满面,“宝贝,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陆谨言没有耽误,直接去往机场,带他们母子俩回了龙城,住进了他的湖滨别墅。

    小奶包的情绪很低落,一直垂着小脑袋,眼泪汪汪的,不说话。

    花晓芃抚着他的头,低声安慰,“没事了,宝贝儿,我们到龙城了,奶奶不会再把你抢走了。”

    小奶包眨了眨眼,一滴泪水滑落下来,“妈咪,奶奶为什么变得那么凶?你和爸比是不是要离婚了?我以后是不是见不到爸比了?”

    花晓芃的眼眶湿润了,心里像刀割一般的痛苦。

    “爸比会来找我们的,我们只是暂时住在魔王叔叔这里而已。”

    小奶包把头钻进了她的怀里,“那你们不会离婚,对不对?以前,爱丽丝的爸比和妈咪离婚了,她每个月只能见到她爸比一次。我不想和她一样,我想要每天都见到爸比,和爸比在一起生活。我不要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

    花晓芃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

    她不能告诉孩子这个残忍的事实,他们的家没有了,她和许若宸无法再生活在一起。

    她不能让他因为自己一无所有,众叛亲离。

    “以后爸比也会到龙城来的,小钧就能天天见到爸比了。”

    小奶包扬起眸子看着她,“所以我们要把家搬到龙城来了?”

    “嗯,以后就住在龙城。”花晓芃从僵硬的嘴角努力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她不能让孩子看到自己的悲伤和落寞。

    陆谨言抱起小奶包,坐到了自己的腿上,“明天让小瑕阿姨过来陪你玩好吗?”

    “好。”小奶包吸了吸鼻子,破涕而笑。

    小孩子天真无邪,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时,finn走了进来,“boss,你该回医院了。”

    花晓芃这才想起陆谨言还病着,没出院呢。

    他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很明显,还没好。

    “陆谨言你回医院吧,不用管我了。”

    陆谨言摆摆手,“不去了,我最讨厌医院,在家里休养也是一样。”

    finn做了一鬼脸,“在家里有夫人照顾,确实比在医院强。”说完,他把目光转向花晓芃,“夫人,你要记住了,一定不能让他碰酒,滴酒都不能沾。”

    陆谨言露出了一丝不耐之色,“别废话了,赶紧消失。”

    finn怪笑了一声,“我知道boss的自律性是非常强大的。只要不跟夫人吵架,肯定不会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