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夺子大战
    第二百五十三章夺子大战

    许若宸脸上一块肌肉痉挛了下,一抹决然之色,从眼底悄然划过,“或许这样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也不担心会连累许家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犹豫,当花晓芃从教堂离开的刹那间,他就明白了,无论是棋局还是其他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他要的人只有她。

    许母剧烈的震动了下,勃然大怒,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儿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连家业都不顾了。

    “我不会让你胡来的。”她大喝一声“来人”,外面五个保镖就走了进来,“把少爷带下去。”

    “是。”保镖挡在了他们跟前,气势汹汹。

    “晓芃,你站到旁边去。”许若宸攥紧了拳头,对他而言,对付这几个保镖,并不是难事。只是拳脚无眼,不能让花晓芃受伤。

    他没有想到的是,保镖早有准备,并不打算跟他对打,拿起枪,砰的一声,一颗麻醉弹落在了他的腿上。

    许若宸简直不敢相信母亲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花晓芃也惊呆了,冲到了许若宸身旁,“阿宸,你没事吧?”

    她这才发现,许母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实际上是个狠戾的角色。

    “妈,你太过分了。”许若宸倒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许母是东南亚的黑道千金,她的父亲是东南亚最大的军火商,玩麻醉枪不过是小意思。

    其实她也不想这样,但她要做最坏的打算。丈夫给她下了死命令,今天必须要把儿子带回去,否则就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阿宸。”花晓芃颤抖的抚上了许若宸的脸,一滴泪水滑落下来。

    此时此刻,她再也不怀疑许若宸对她的感情了,只是他们不能在一起了。

    她不能让他为了自己众叛亲离。

    “我爱你,无论以后我在哪里,你只要记得我爱你就够了。”

    “晓芃,你别怕,我会回来找你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要等着我……”许若宸还想说什么,但肌肉已经僵硬得动不了了。

    保镖扶起他,带了出去。

    花晓芃甩掉了眼角的泪水,看着许母,“您不用担心,我会离开的。”

    她上了楼,收拾好自己和孩子的东西,带着孩子走了下来。

    小奶包张着大眼睛,四处寻找着许若宸,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刚回家,又要离开。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呀?爸比呢,为什么我没有看到爸比?”

    花晓芃还没来得及回答孩子的话,许母就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孙子的手,把孙子拉到了自己怀里,“孩子是我们许家的血脉,你不能带走。”

    花晓芃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小钧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他还小,不能和我分开。”

    许母的神情淡漠而硬冷,“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陆家会怎么处置你谁都不知道。如果小钧落到了陆家人家的手里,对许家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听到这话,小奶包这才意识到爸比和妈咪之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但他并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只是很害怕,怕妈咪和爸比会分开。

    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甩开许母的手,跑到了花晓芃的身边,“奶奶,我要跟妈咪在一起,我不要跟妈咪分开。”

    花晓芃紧紧的搂住了儿子,“我不会回陆家的,陆谨言早就知道我和阿宸的事了,他愿意成全我。”

    许母哼嗤了一声:“他愿意,陆家未必愿意。即便他们能放过你,小钧也是我许家的孙子,怎么能跟着你呢?”

    花晓芃带着儿子退到了门口,“小钧是我的一切,您把他从我身边夺走,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许母冷冷的看着他,眼神像结了冰,没有一点温度,“你勾引若宸,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来,你根本就不配当他的母亲。从今往后,他不再是你的儿子,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也不准再见他。”

    她说完,指挥门口的人去拽花晓芃和孩子。

    “伯母,求求你,不要带走我的孩子,求求你了!”

    “奶奶,我要跟妈咪在一起,我不要离开妈咪。”

    花晓芃紧紧的抱着孩子不放,孩子也使劲的抓着她的衣服。

    许若芳沉重的叹了口气,如果哥哥看到这一幕,该有多伤心啊。

    “妈,就先让小钧跟嫂子走吧,何必要闹成这样呢?”

    “你给我闭嘴,你的账我还没算你呢。”许母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闭上嘴不敢再说话了。

    保镖们的力气很大,花晓芃和小奶包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被他们硬生生的拽开了。

    “小钧——”

    “妈咪——”

    孩子的哭喊声和花晓芃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震荡了四壁。

    许母充耳不闻,“把这个女人给我扔出去。”

    保镖们拖着花晓芃,把她扔到了大门外。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你们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花晓芃拼命的摇着铁栅门,声嘶力竭的哭喊。

    她好害怕,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孩子了。

    不远处,一缕灯光照了过来。

    她转过头,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一旁。

    车门推开的同时,里面的人就冲到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了,笨女人?”

    透过婆娑的泪眼,她看清了他的脸,是陆谨言。

    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管他是来做什么的,是来打她,骂她或者惩罚她的都无所谓,只要能帮她进去就好。

    “陆谨言,你帮帮我,他们夺走了我的孩子,不让我见孩子了,你帮帮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她满脸的泪痕,看起来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绝望,那样的落魄。

    陆谨言的心拧绞了起来,蓦然想起了四年前,他强行压着她去堕胎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哭着、喊着、求着他。

    “是许若宸吗?他竟然敢这样对你?”

    “不是,是他妈妈,许若宸被押走了。我可以离开许若宸,可是我不能没有孩子,没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了。你帮帮我吧,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帮到我了。”

    陆谨言抬起手,替她拂去了脸上的泪,“我可以帮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不管是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她想也没想,就毫不犹豫的说。

    他就是大海里唯一的一块浮板,沙漠里的最后一滴水,她的生死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