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落井下石
    第二百五十一章落井下石

    花晓芃只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她是那么的信任许若宸,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欺骗她,整整四年,不过是把她当成伊然的替代品。

    去到秦如琛的别墅,她脱下婚纱,换上了他的衣服,他的别墅里没有女人的衣服,只能将就一下了。

    秦如琛让助理带着小奶包去院子里玩,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一罐果汁给花晓芃,她需要冷静一下。

    但花晓芃不想要果汁,只想要酒。

    她的心里难受极了,只有依靠酒精的麻醉,才能让自己好过一点。

    “给我一杯威士忌。”

    “那酒太烈了,不适合你,我替你调一杯酒。”

    秦如琛为她调了一杯鸡尾酒。

    她抓过来就一口饮尽,“再来一杯。”

    他摇了摇头,“一杯就够了,借酒消愁,愁更愁,酒精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会让你更加难过。”

    “我就是想要醉过去,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她冲到了吧台前,拿起上面调酒的白兰地,倒了一大杯,秦如琛想要阻止,被她一把推开,“你别管我,让我任性一回吧。”

    秦如琛叹了口气,“好,你放下这杯酒,我再替你调一杯。喝酒也得喝得爽口才行,你要把这一杯喝进去,估计胃都要烧坏了。”

    听到这话,她突然就想到了陆谨言,他把胃喝坏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我曾经任性过一回,就是从陆谨言身边逃走。和他在一起,我看不到未来,所以我告诉自己,拼死也要离开。我的人生不能就这样被毁了。许若宸,他温柔体贴,对我关怀备至,我们一起生活了整整四年。我以为他是爱我的,可到现在我才明白,他不过是给我编织了一场梦。他和陆谨言一样的可恶,一个把我当做傀儡,一个把我当成替代品。”

    她跌倒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许许多多的委屈、悲愤、痛苦,都化为一声沉痛的哭泣,如滚滚的洪流汹涌而至,一发而不可止。

    “晓芃!”秦如琛把她搂进了怀里,“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

    无论是许若宸,还是陆谨言,都不会是她的良人,只有他才是真正爱她的。

    从现在开始,他要把错过的一切都弥补回来,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把她抢走了。

    婚礼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名流圈。

    这一下子,陆锦珊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冒牌货就是花晓芃了。

    她不会放过落井下石,把花晓芃推进万丈深渊的机会。

    雇佣了水军,在网络上大肆散播消息,发各种攻击花晓芃的帖子。

    伊然or花晓芃,许家的儿媳妇or陆家的弃妇。

    陆家弃妇假死私奔,不守妇道,红杏出墙。

    古有潘金莲水性杨花,今有花晓芃银荡无耻。

    ……

    许家早就通知了媒体,有关婚礼和花晓芃的绯闻一律不准发出来。

    所以这些帖子一发出,就被秒删,水军也被封了号。

    但陆锦珊还有别的办法,让他们在贴吧和qq群里私发,她就是要把花晓芃搞臭,让她这辈子都别想在名流圈里混下去。

    无论如何,即便外界的吃瓜群众不知道这件事,但名流圈里已经流传的沸沸扬扬了。

    医院里。

    陆谨言从清醒之后,就一直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不吃不喝不说话,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要放手很难,他还没有迈过心里的这个坎。

    陆夫人猜到,他怕是早就已经知道许家那位少奶奶的身份了。

    她通知了所有人,不准把许家婚礼的事告诉他,免得他又冲动,跑去跟花晓芃纠缠不休。

    那个伤风败俗的荡.妇,假死私奔,把陆家的脸都丢尽了,害得儿子得了胃病。

    就是个丧门星。

    她绝对不会允许她再踏进陆家的大门一步。

    但有人不是这么想的,他觉得这会是一剂兴奋剂,让boss重新振作起来。

    等陆夫人走后,finn就走了进来,贴在陆谨言耳边,极为小声的说:“boss,你躺太久了,外面已经闹翻天了。”

    陆谨言一动未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像是封闭了五官,屏蔽了外界的一切信息。

    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都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finn知道,他说出后面的话,他就不会这样了。

    “许家的婚礼黄了,现在整个名流圈的人都知道夫人不是伊然,而是花晓芃。”

    他话音未落,陆谨言就像被喂了一颗还魂丹,从病床上惊跳而起。

    他用力过猛,手上的针头被扯了出来,鲜血直流,finn赶紧拿止血贴,替他贴住了。

    陆谨言哪有心情理会这点小伤,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婚礼上来了一个女人,自称是真正的伊然。当初夫人是以伊然的身份和许若宸结的婚,如果真正的伊然出现,就意味着他们的婚姻自动失效,夫人跟许若宸不再是夫妻了。”finn一本正经的说。

    陆谨言迷人的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一点犀利之色悄然闪过,“她真的是伊然吗?”

    “看许若宸的态度,应该是她了。我调查了一下,伊然是许若宸的初恋情人,喜欢探险,六年前在亚马逊丛林一带探险的时候失踪,至今没有找到尸体,所以她还是有存活的可能。”finn顿了下,把语气一转,“不过,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许若宸的婚礼上出现,总觉得有点不太寻常。”

    陆谨言没空去思索这么多,他只想知道笨女人怎么样了?

    “花晓芃呢?”

    “现在在秦如琛的别墅里。”finn说道。

    陆谨言扶着床栏站了起来,胃还在隐隐作痛,但他顾不了这么多了,在他的心里,花晓芃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胜过了自己。

    finn知道他想做什么,一把扶住了他,“boss,你还没有康复,不能出院。”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我的老婆了,我能不管吗?”陆谨言恨不得一秒就飞到花晓芃的身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