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婚礼
    第二百四十九章婚礼

    他成全了她,却没有办法成全自己。

    陆谨言冲到了吧台前,拿起一瓶威士忌,毫无顾忌的朝喉咙里灌去。

    他的心很痛,痛的无法忍受,痛的快要死掉了,他需要酒精的麻醉,否则一定熬不过去。

    他的胃里像火一样的灼烧,还连带着剧烈的痉挛。

    但他毫不理会,像自杀一般,把整瓶酒都灌了进去,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水。

    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没有一点血色,连嘴唇也是白的。

    他的眼前全是花晓芃的影子,缤纷凌乱。

    他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他们,但他们就像幽灵一般,从他指尖的缝隙溜了出去。

    他跌跌撞撞的想要去追赶,眼前一黑,跌倒在了地上,一口急血从胸口喷了出来……

    岩城的另一端,许若宸带着人全城搜索,找了花晓芃,将近一天一夜了。

    他心急如焚,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就算是绑架也该来电话了。

    花晓芃回来的时候虚弱而狼狈。

    他狂冲过来,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你去哪了?发生什么事了?”

    “是陆谨言……”她的声音很低,犹如蚊吟,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许若宸明白了,浑身辗过剧烈的痉挛。

    昨晚,他就想过可能跟陆谨言有关,但不能肯定,没想到真的是他。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朝楼上走去。

    走到房间里,他把她放到床上,给她倒了一杯牛奶。

    她的脸色惨白无色,看起来好虚弱,似乎风一吹,都能倒下去。

    “陆谨言是不是全都知道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低低的说道:“他应该不会再找我了……我割脉自杀,告诉他,不放我回去,我就死在他面前,他就放我走了……”

    许若宸这才注意到她藏在袖子里面的伤口,心疼的要命,轻轻将她拥进了怀里,“傻瓜,你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呢?”

    “阿宸。”她把头倚在了他坚实的胸膛上,“你给了我一个家,我想要好好的守住它,不让任何人来拆散它。”

    “晓芃。”他亲吻着她的秀发,心里颤颤袅袅的,“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无论是谁。”

    她是他的,在四年前,就完全属于他了。

    陆谨言别指望还能把她夺回去。

    等她喝完牛奶之后,他拿来药箱,替她换药,“还疼吗?”

    “没关系的,只要能摆脱陆谨言,这点小伤算什么呢?”她幽幽一笑。

    她是个保守的女人。

    陆谨言没有把她当成真正的妻子,她也没想代入这个角色,他们的婚姻对她而言,并不是真正的婚姻。

    但和许若宸不一样,他、孩子和她组成了一个真正的家,他们和这个家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部分,比她自己更重要。

    许若宸小心翼翼的替她包扎了起来,然后捧住了她的脸,凝肃的、郑重的看着她,“傻丫头,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伤害自己。等着我来救你,我一定会来的。”

    她点点头,忽然想到了孩子,就问道:“小钧呢,睡了吗?”

    “在爸妈那里,昨天我没有把他接回来。”他抚了抚她的头,怀疑她是被陆谨言带走,所以这件事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花晓芃明白他的意思,“这两天我不去公司了,专心准备我们的婚礼。”

    “嗯。”许若宸吻了下她的唇,眼里的柔情浓的化不开。

    按照风俗,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新郎不能和新娘在一块。

    所以,婚礼前一天,许母过来,要把儿子带走。

    许若宸恋恋不舍,搂着美丽的妻子不肯放,“老婆,我明天就回来了。”

    许母在旁边笑嗔着他,“没想到我的儿子是个宠妻狂魔。”

    “您才知道呀,我就是怎么宠她都不够,怎么办?”许若宸露出一抹怪笑。

    许母虚戳了下他的额头,“行了,走了,今晚要早点睡,保持最好的状态参加婚礼。”

    他离开之后,房子里就只剩花晓芃和小奶包了。

    她榨了两杯果汁,一杯给小奶包。

    小奶包喝了一口,咂咂小嘴,“妈咪,我真希望魔王叔叔也能来参加你和爸比的婚礼,可是他来不了了,小瑕阿姨在qq上说,他生病住院了,特别的严重。难怪我给他发qq,他都没有回我。”

    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前天她离开的时候,陆谨言还好好的呢,怎么就突然生病了呢?

    “魔王叔叔怎么了?”

    “小瑕阿姨说,他喝了很多酒,又喝到胃出血了,昏倒在别墅里,好在被人发现的及时,送进医院里,不然没准会死掉。”小奶包托起两个腮帮子,难过的叹了口气,“妈咪,魔王叔叔为什么那么喜欢喝酒呀,都不怕胃痛吗?胃痛好难受的,上次我偷吃冰淇淋,吃多了,就胃痛了,我都忍不住哭了。”

    花晓芃的手,狠狠的抖了一下,杯子滑落下来,掉在了地毯上,果汁四溅。

    陆谨言,是因为她才喝酒的吗?

    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有暴虐倾向,虐不了她,就自虐,把自己虐到胃出血,虐进医院里!

    在她呆滞间,小奶包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妈咪,果汁泼了,我去拿拖把拖一下。”

    “不用了,妈咪自己来,很晚了,你该回房间睡觉了,明天我们都要早起。”她抚了抚儿子的头。

    “好,妈咪晚安。”小奶包站起来,亲了下她的脸颊,自己上了楼。

    花晓芃把杯子捡了起来,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了。

    虽然不爱陆谨言,但夫妻一场,依然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妻子,能够幸福,不要再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了。

    这个晚上,她睡得并不好,总是梦到陆谨言,梦到被他抓走,梦到他躺在医院里,一动不动的,就像死掉了一样……

    第二天,她很早就起来了,敷上了眼膜,以免出现黑眼圈。

    婚礼,一生只有一次,必须要保持最良好的状态,她要做许若宸最美丽的新娘。

    早餐之后,化妆师过来了,给她做发型、化妆。

    阿琪是她的伴娘。

    她的娘家人只有秦如琛,他是她的干哥哥。

    此刻,秦如琛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

    他的脸上仿佛戴了一个面具,把所有的情绪全部遮掩了起来。

    花晓芃的新娘妆很淡,她不喜欢浓妆艳抹,越淡越显出她的天生丽质、清灵秀美。

    “晓芃,你真美。”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他的晓芃要做新娘子了,可是新郎却不是他。

    他错过了太久太久了,把她最美好的年华,全都错过了。

    花晓芃莞尔一笑,“如琛哥,你也该给我找个嫂子了。”

    “如果还能找到一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我就毫不犹豫的收了。”秦如琛耸了耸肩,淡淡一笑。

    花晓芃没有多说什么,只当他是在开玩笑。

    小奶包跑了进来,穿着小西装,戴着小领结的他,看起来英俊极了。

    “妈咪,我们该出发了,爸比一定在教堂里等着我们了。”

    “好,准备出发。”花晓芃笑嘻嘻的抚了抚他的头,脸上充满了幸福和喜悦。

    秦如琛看在眼中,心里隐隐作痛。

    ……

    婚礼在岩城的圣安东尼大教堂举行。

    花晓芃和许若宸商量过了,婚礼低调举行,只邀请一些亲朋好友,没有大肆宴请宾客。

    毕竟她的身份特殊,太过高调,没准会引来好事之徒,大做文章。

    许家父母想到他们是补办婚礼,也同意了。

    花晓芃唯一的遗憾是父母和弟弟不能来参加她的婚礼。

    一个人不能做回自己,是一种悲哀。

    不过,对她而言,做回了自己,更加的悲哀。

    教堂里,宾客满堂。

    花晓芃手捧着鲜艳的玫瑰花,缓缓的走在红色的地毯上,眼睛望着远处的新郎。

    新郎也在望着她。

    此时此刻,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彼此,心里也只有彼此,天地万物,满堂宾客都被屏蔽在了外面。

    走到他的身旁,她嫣然一笑,他感觉自己的心融化成了一汪春水,仅仅是激动、兴奋、狂喜这些简单的词汇远远不能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神父开始婚礼的致辞,“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和来宾的面前,是为了伊然女士和许若宸先生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

    说完之后,他把目光转向了许若宸,“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许若宸含情脉脉的望着身旁的女子。

    神父又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花晓芃毫不犹豫的说。

    神父微微一笑:“好,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么理由使得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请说出来,或者永远保持缄默。”

    教堂里有了一阵静默,就在神父宣布交换戒指的时候,教堂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一名陌生的女子走了进来。

    “我反对,这个女人不是伊然,她不能嫁给许若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