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做都做了,怕什么
    第二百四十七章做都做了,怕什么

    她拼命的叫喊,叫的声嘶力竭,可是外面除了风声和鸟叫声,什么都没有。

    “伊小姐,你还是先吃饭吧?”凯罗劝慰道。

    “凯罗,帮我打个电话好吗?发个短信也行,求你了。”她哀求道。

    “对不起,伊小姐。”凯罗抱歉的说完,朝后院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花晓芃不想吃饭,想要绝食抗议。

    但转念一想,不吃饭就没有力气,到时候想逃都逃不了,就跑了回去,化悲愤为食欲。

    她吃着吃着,就感到全身一阵燥热,像是空调坏了,没有一点冷风送出来。

    她忍不住的解开了衬衣,可是燥热没有一丝缓解。

    她感觉越来越难受,身体像是一点一点的被掏空了,极度的空虚,渴望着有什么东西,立刻进来填满它。

    这种感觉曾经有过一次,是在浴室里,陆谨言对她下了药。

    难道说他故伎重施?

    她惊恐万分,扔下筷子就朝浴室跑去。

    她需要凉水,只要不停的冲凉水,应该就能保持清醒。

    她跳进了浴缸里,打开淋浴,让冰冷的水从头上淋下来。

    她以为这样就够了,可是身体的难受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发的严重。

    她迷迷糊糊的撕扯着衣服,把所有的累赘都扯掉了,这样似乎能让自己舒服一点。

    浴室的门被悄然推开了。

    陆谨言走了进来,双手撑在浴缸壁上,幽幽的看着她,眼睛里闪着促狭的微光。

    “你这样是没用的,你需要的不是凉水,是我。”

    她已经慢慢被药性控制,意识只剩下三分。

    她眯着眼看着他,眼神迷离而凌乱。

    她垂下头,用力的甩了甩,当再次抬起头时,眼神变得清亮了一些。

    咬紧牙关,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挤出来,“我不会对你屈服的,绝对不会。”

    陆谨言低哼一声,大手毫不客气的探进了她的双腿间。

    她羞愤的夹紧了腿,恶狠狠的瞪着他,“你休想碰我。”

    “你很快就不这么想了。”他的薄唇划开了邪肆的冷弧,一脚跨进了浴缸里。

    “走开,离我远一点。”她奋力的一脚朝他踢去,脚在半空中被他握住。

    她气急败坏,又伸出另一只脚,对准他已然挺拔的要害。

    在狭窄的浴缸里,她根本就使不出什么力气,更何况还被下了药。

    他一伸手,轻而易举的拽住了她的脚踝。

    “女人,你够狠的!”他双手轻轻一用力,就把她两条美腿掰到了极致。

    她羞愤不已,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摆脱他的桎梏,但无济于事。

    他兵临城下,在城门口挑逗她,但就是不攻城。

    这个动作等于火上浇油。

    一波接一波的热浪冲向她的大脑,一阵一阵的颤栗,越过她的全身。

    “别这样……求你了……停下……别……别……”

    她一会儿用力的甩头,一会儿又向后抛着头,像是残余的理智和凶猛的生理需求在激烈的对抗。

    没过多久,她就再也做不出任何抵抗的动作了。

    她的意识完全丧失,理智彻底覆灭,思想支离破碎,犹如一只发情的动物,只剩下了最原始的本能需求。

    她的手胡乱的在半空中舞动着,似乎想要抓住某根救命稻草。

    “要我进去吗?”陆谨言阴鸷的冷笑,像一头成功捕捉到猎物的狮子王。

    “……要。”她的手攀上了他的脖子,扭动着腰肢,像是迫不及待的恳求他进入,来缓解她极度的空虚。

    “求我。”他的大手附上了她的心口,肆无忌惮的玩弄着,仿佛那是两个发泄球。

    “求你,求求你了。”她就像一根藤攀在了他的身上,唯恐他不救她,走掉了。

    “花晓芃,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他猛然一挺身,齐根没入。

    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让她兴奋不已,全身战栗,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这个反应让他很满意,征服感爆棚,疯狂的律动起来。

    ……

    当花晓芃苏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中午。

    她以一种羞耻的姿势趴在某人身上,他的作案工具还残留在她的体内,随着呼吸轻轻颤动。

    她羞愤交加,慌忙溜了下来,真有一种撞墙死掉的冲动。

    “陆谨言,你这个臭流氓,无耻的混蛋。”

    “我只是把你骨子里水性杨花的潜质激发出来了而已。”陆谨言嘴角勾起讥诮的冷笑。

    她拉上被子,裹住了身体,“你已经发泄完了,放我走吧?”

    “放你去跟别的男人举行婚礼吗?”他眼底闪过了暴怒的火焰。

    “他不是别的男人,是我的丈夫。”她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

    话音未落,他一拳砸在了她的身旁,“我呢?我算什么?”

    “一个嫌弃我,想要夺走我幸福的前夫。”她咬着牙关说道。

    幸福!

    这两个字她不止用过一次了。

    它们就像子弹,狠狠的击打在陆谨言的死穴上。

    他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曲了,手指关节猛然攥紧,在空气中咯吱作响。

    “我不想再陪你玩游戏了,今天我就让你彻底的死心绝意。”

    他起身下床,坐到了沙发上,掏出手机,里面有一段十秒的视频。

    视频里的她像个档妇一般骑在他的身上,疯狂的扭动着身姿,不断爆发出银浪的尖叫。

    她羞得满脸通红,“你想干什么?”

    “发给许若宸,让他看看,谁才是你真正的男人。”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像一阵狂风袭来,让她浑身碾过了剧烈的痉挛。

    “不——”她惊恐的尖叫,脸上的红晕消失了,变得比纸还惨白,连嘴唇也失去了颜色。

    他的嘴角挂着极为阴冷的笑意,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起来。

    她惊恐的跳下床,想要去抢夺手机,但腿下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她挣扎了几下,想要爬起来,但失败了。

    她伸出手来,痛苦的哀求,“不要发,陆谨言,求求你了,不要发。”

    “做都做了,还怕他知道吗?”他满眼的嘲弄和鄙视。

    “我是被你强迫的,你就是个魔鬼!”她愤怒的嘶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如果你想毁了我,就杀了我好了,你干脆杀了我吧!”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

    “就让我看看,他到底有多在乎你。”

    他的手指轻轻一按,视频就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