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被禁锢起来
    第二百四十六章被禁锢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花晓芃都在全身心的准备自己的婚礼。

    转眼一个半月就过去了。

    这一个半月里,陆谨言没有出现过,没有来打扰她。

    或许他对陆家给他找的老婆很满意,不再执着于蹂躏她了。

    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在美国的时光。

    没有陆谨言,只有许若成和孩子。

    那样的和谐,那样的安宁,那样的美好。

    和许若宸在一起,她是幸福的,是快乐的。

    他的温柔,他的宠溺,让她每天都仿佛置身在蜜糖之中,不想再走出来。

    婚纱做好了。

    她去到楼上,换上婚纱,从楼梯上缓缓的走下来。

    许若宸的目光凝滞了。

    洁白无瑕的婚纱,衬托着她的娇丽和美好,令她仿佛是从云端走下来的天使。

    “阿然,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再也没有人能和你比拟了。”

    她嫣然一笑,令窗外的星空暗淡了颜色。

    “我要是最美的新娘,那你就是最帅的新郎。”

    “我是最好看的小花童。”小奶包在旁边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妈咪和爸比要举行婚礼了,他真开心。

    许若宸把身旁的女子拉进了怀里,深深的吻住了。

    等婚礼过后,他就不用再隐忍了。

    他要和她度过最难忘的新婚之夜。

    “我们去南半球度蜜月好吗?”

    “都听你的。”她把头依偎在他的怀里,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

    “没准蜜月回来,小钧就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他邪魅一笑。

    “你要喜欢孩子,我就给你生很多很多个,只要你不嫌弃我身材变形,不好看了。”她娇嗔一笑。

    “我爱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外表,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一辈子都不变。”他郑重地,坦然地,诚恳的说。

    “阿宸。”她环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送上朱唇。

    但愿老天怜悯,不要再让陆谨言或者任何人来破坏她的幸福,让她就这样一直快乐下去。

    三天后就是婚礼了。

    从公司出来,花晓芃觉得有点累,就在车上打了个盹儿。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而是去往陆谨言的秘密别墅。

    “凯罗,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来了?”

    “陆总来了,想要见你。”凯罗说道。

    她犹如五雷轰顶,顿时心惊肉跳。

    陆谨言怎么会来,他不是有了新欢,不要她了吗?

    她感觉到了恐惧,忐忑和不安,就仿佛前面是万丈深渊,是无间地狱,一旦走进去,就会万劫不复。

    别墅里,陆谨言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她一走进来,他就像龙卷风一般,把她拉进了怀里。

    “笨女人,有没有想我?”

    她有想,每天都在想,想着他千万不要出现,来破坏她的婚礼。

    可是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他最终还是出现了。

    “我不能待太久,我还要回家做饭。”她小心翼翼的说。

    陆谨言皱起了眉头,心里的失意犹如海浪一般,此起彼伏。

    “你就一丁点都没有想过我吗?”

    “我……最近很忙。”她抿了抿唇。

    “忙什么?准备你那该死的婚礼?”一道火光从他眼底闪过。

    为什么?

    无论他怎么努力,对她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

    只是短短的一个半月没有出现,她就把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花晓芃望着他,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凄迷之色,“陆谨言,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说过,我没有资格和你一起走进教堂,没有资格做你的新娘,我不配拥有婚礼。”

    他的嘴角颤动了下,仿佛有一根针狠狠的扎在了里面,“只要你愿意回来,我一定给你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晚了,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不喜欢你,我对你的感情只有害怕和恐惧。和你在一起,我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幸福和快乐,即便你愿意变得温柔,变得体贴也一样。”她毫不留情的、残忍的、硬冷的说。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匕首捅进了陆谨言的心窝里,不断的搅动、戳刺,把他的心脏绞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剧烈的痛楚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痉挛。

    “花晓芃,我说过,天堂和地狱只在一念之间,如果你要选择后者,我可以成全你。”

    他像个垂死之人在绝望中痛苦的挣扎,但他不愿放手。因为他知道,只要一松开,就会永远的失去她。

    她可以没有他。

    但他不能没有她。

    一道寒意从她的背脊蔓延出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冲到茶几前,抓起了水果盘上的刀。

    “陆谨言,你不准碰我,否则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她把刀架在了脖子上,知道自己抗争不过,只能先发制人。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翻滚着,呼吸沉重的鼓动了空气。

    “很好,花晓芃,我佩服你的勇气。”他转身,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他用力很大,整个房子都剧烈的震动了下,像是出了12级地震。

    她跌坐到了地上,手指还紧紧的握着刀柄。

    只呆滞了片许,她就跳了起来,想要逃出去,却惊愕的发现门锁了。

    陆谨言把她关起来了。

    按照他魔王的个性,在婚礼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把她放出去的。

    “陆谨言,你这个混蛋,你放我出去!”

    “花晓芃,你就给我好好的待着,这场婚礼注定跟你无缘。”他阴鸷而冰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把她的血液都要冻结了。

    她满心的恐惧,跑到沙发上,摸索自己的手袋,想要打电话向许若宸求救。

    但手袋不在沙发上,被陆谨言拿走了。

    她就开始在房间里找电话,找电脑,找一切可以同外界联系的通讯设备。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陆谨言似乎早有准备,要阻断她同外界的一切联系。

    她该怎么办?要怎样才能逃出去呢?

    许久之后,门终于开了。

    凯罗走了进来,她是来送饭的。

    进来之后,她并没有关门,她二话不说,趁机跑了出去。

    很快她就发现凯罗不关门的原因了,院子里还有一扇高大的铁门呢。

    “救命啊,外面有没有人啊?救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