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秦如琛的秘密
    第二百四十五章秦如琛的秘密

    他并没有进入,只是像从前一样吻了她。

    小奶包出生之后,他们有过无数次的亲密和温存,但每到最后一刻他都会突然刹车。

    她并没有感到失望,反而觉得异常的轻松,就仿佛解脱了一般。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似乎习惯了陆谨言的入侵,就不习惯其他人进入了。

    “晓芃,等明年,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好吗?”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也充满了隐忍。

    他恨不得立刻就进入她美妙的身体里,但现在还不行。

    她低低的应了一声,竭力不去想陆谨言和其他的事,不想破坏这短暂的宁静。

    ……

    第二天,秦如琛来了,约他们一起去打高尔夫。

    许若宸也没想要防着他。

    一来两人关系不错,二来他知道秦如琛的为人,不会去抢哥们的老婆。

    三个人刚到高尔夫球场,就看到了熟人。

    是陆锦珊。

    陆锦珊暗中收买了秦如琛的一个秘书,对他的行踪颇为了解。

    得知他来到岩城,唯恐是来找伊然的,就赶紧跟了过来。

    “许若宸,你的心还真大,让她和秦如琛在一起,,你就不怕她勾引秦如琛,给你带绿帽子?”

    许若宸嘲弄一笑:“你还是多管管自己吧,少掺和别人的事,都变成大龄剩女了,还不着急嫁人吗?”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秦如琛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秦如琛低哼一声,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

    她气得跺脚,“秦如琛,我跟定你了,除了我,你别指望还能娶别人。”

    秦如琛懒得再理会她,同许若宸和花晓芃一道去另外一片场地打球。

    陆锦珊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她在不远处瞅着花晓芃和秦如琛。

    一看到花晓芃对秦如琛说话,她就火冒万丈,恨不得杀人。

    无论她是不是花晓芃,她都想要好好的教训她一番,让她知道她的厉害。

    她握紧了球杆,猛力的一挥,小白球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飞了出去,方向正对着花晓芃。

    “小心!”秦如琛眼角的余光瞟见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推开了花晓芃。

    小白球从半空中飞来,重重的击打在他的头上。

    他一阵眩晕,感到头痛欲裂,捂着头,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秦如琛!”花晓芃惊叫。

    许若宸赶紧叫了救护车,把他送进医院。

    撞击造成了轻微的脑震荡,还好没有淤血,但秦如琛一直昏迷不醒。

    秦夫秦母赶了过来,一听说是陆锦珊造成的,两人恼火不已。

    秦母当着陆锦珊的面,毫不留情的呵斥道:“你不要再来祸害如琛了,我秦家受不起你这种兴风作浪的女人。你给我离如琛远一点,这辈子都别指望能成为我秦家的儿媳妇。”

    陆锦珊嚎啕大哭,甩头跑了出去。

    这不是她的错,是伊然的错,都是这个贱人的错。

    她跟她誓不两立。

    秦如琛昏迷了整整五天才醒过来。

    而苏醒之后,他变得异常沉默,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望着窗外发呆。

    秦父秦母担忧不已。

    花晓芃炖了天麻乳鸽汤,过来看他。

    “如琛哥,你今天好点了吗?”

    秦如琛望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像是要重新把她认识一遍。

    一丝担忧之色从她脸上悄然掠过,难道他又失忆了?

    “如琛哥,你该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秦如琛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格外的深沉,仿佛千年的古井一般,望不到底,“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你是伊然。我只是头晕晕的,有点难受,不想说话。”

    她轻轻地松了口气,“我给你炖了天麻乳鸽汤,专门补脑的。”

    她盛了一碗,递给他,“趁热喝吧,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他接过来喝了一口,有种无法言喻的神色从眼底慢慢的浮现出来。

    “我好久都没有尝过这个味道了,久得连我自己都忘了。”

    花晓芃看着她,不知为何,她觉得他有些不同了,但又说不清哪里不同。

    “你要觉得好喝,我明天再给你炖。”

    “我想吃你做的菠萝咕噜肉。”他低低的说。

    她莞尔一笑,“菠萝咕噜肉要刚做好,端出来的才好吃,放久了就不好吃了。等你出院了,就到我家来,我做给你吃好吗?”

    “好。”他点点头。

    喝完汤之后,他放下了碗,深沉的注视着她:“你还记得他吗?”

    “谁?”花晓芃问道。

    “时聪。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已经把他忘了?”他的语气里有一种竭力掩饰的平静。

    她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阿聪的,永远都不会。”

    “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你还愿不愿意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阿聪已经不在了,不会再回来了。”她垂下了眸子,一丝悲哀之色,划过眉间。

    “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他没有死呢?”他的声音微微拔高了一些。

    她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虽然警察并没有找到尸体。

    但他被撞了之后,又从桥上了跌下去,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我该走了。”她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就算阿聪没有死,突然有一天出现在她面前,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不可能再做回花晓芃了,就算做了花晓芃,她也是陆瑾言的妻子,陆谨言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他忽然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她沉重地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伊然,是阿宸的妻子,小钧的妈咪。我对自己的家庭有责任和义务,不可能像从前一样,可以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她说完,抽出了手。

    一点颓败之色,从秦如琛的眼里闪了过去。

    “我知道,我就只是随便问问,你别当真。我脑子砸了一下,有点糊涂了,说话也没头没脑的。”

    “如果不是你推开了我,被砸的人就是我了。”她感激的说。

    “我是你哥,保护你是应该的。”他笑了笑,把空气中的异常因子都驱散了。

    花晓芃也觉得轻松了一些,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在她走后,秦如琛把自己的助理叫了过来。

    “派人去国外查一个人。”

    “您要查谁?”

    “伊然。”秦如琛的眼底闪过了一道极为诡谲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