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第二百四十四章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凯罗走上前,想要拉开陆锦珊,被花晓芃阻止,“吃饭就不必了,找个茶厅坐一下吧。”

    陆锦珊和花梦黎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去到一家英式茶餐厅,花晓芃要了一个包间。

    “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陆锦珊朝花梦黎递了个眼色,花梦黎就说道,“我听说许太太去了一趟江城,去江城干什么呢?”

    花晓芃在心里微微一震,这两个女人消息还真灵通,难道暗中派人在跟踪她?

    她们是不是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

    “非亲非故的,我做什么事跟你们有关系吗?”她冷冷一笑。

    花梦黎撇了撇嘴,“原本是没关系,可是你去看我的二婶,那就有问题了。你又不是我的妹妹花晓芃,怎么会认识我的二婶呢?”

    花晓芃未动声色,竭力保持着平静,“花小姐,你是在开玩笑吗?这两天我确实出过一趟差,但并没有去过江城,更不会认识你的二婶。不过你这么关心我的行踪,倒是令人匪夷所思,你想做什么?”

    花梦黎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我对你的行踪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我有个亲戚恰好住在那个小区。他看到你觉得特别惊讶,以为活见鬼了,就赶紧给我打了电话。”

    花晓芃一直维持着淡定的神情,“你确定他看到的人是我吗?”

    “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不是你,还会是谁?”花梦黎用着质问的语气。

    花晓芃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微微一笑,“你不是有个亲戚跟我长得很像吗?他看到的当然是她了,怎么会是我呢?”

    陆锦珊露出了不耐之色,“行了,我们就不要拐弯抹角了,你到底是不是花晓芃?”她做事一向喜欢直截了当。

    花晓芃呵呵冷笑了一声,“如果你们过来是专门为了问这种无聊的问题,那就请回吧,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胆的假设,花晓芃并没有死,而是假死。她和许若宸私奔了,跑到国外,改名换姓变成了伊然。”

    花晓芃拍了拍手:“陆小姐,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你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

    陆锦珊低哼一声:“我的想象是有依据的,第一,你和花晓芃长得一模一样。第二,花晓芃之前就和许若宸不清不楚的,和他私奔是完全有可能的。”

    “没关系,你可以继续发挥想象力,我无所谓。”花晓芃说完,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言多必失,她不想跟她们说太多,免得真的漏了馅。

    陆锦珊望着她的背影,咬了咬牙,“如果她真的是花晓芃,就一定会露出狐狸尾巴。”

    一个星期之后,许若宸回来了。

    他神色阴郁,表情沮丧,似乎最近的并购计划很不成功。

    “怎么了,并购不顺利吗?”花晓芃关切的问道。

    许若宸扯下领带,甩到了沙发上,似乎那东西勒得他透不过气来,让他十分的烦躁。

    并购不是不顺利,而是失败了,被vol截了胡。

    他怎么都没想到,煮熟的鸭子也会飞走。

    他越想越觉得vol是故意的,半途插上一脚就是冲着许氏来的。

    “我一定要查到他们幕后的主使人是谁?”

    花晓芃倒了一杯冰冻果汁给他,“许氏会受到影响吗?”

    许若宸接过杯子,猛灌了一口。

    收购bkk失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国内,受其影响,许氏的股票出现了小幅度的下跌。

    许氏实力雄厚,不会因为一次并购失败就被影响到。

    只是许若宸作为未来的继承人,能力会受到质疑。

    “我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他伸出手来,把她拉进怀里,搂了起来,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窝上。

    “看到你和孩子,心情再差,也会突然变得好起来。”

    她轻轻地抚了抚他的头,动作像在安慰一个孩子,“在我和小钧心里,爸比永远都是最厉害的。”

    “嗯,没有人比爸比更厉害了。”小奶包坐在旁边,小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

    许若宸笑了起来,“饿了,吃饭。好久都没吃到老婆做的饭了,外面的饭太难吃了,跟老婆做的完全不能比。”

    花晓芃莞尔一笑,“我今天做的全都是你最爱吃的菜。”

    虽然家里有佣人,但是一有时间她就会自己做饭。他们父子俩都爱吃她做的饭,每次只要是她做,他们就会多吃好几碗饭。

    她夹了一只鸭腿给许若宸,又夹了一只给儿子,“快点吃吧。”

    父子两个拿起筷子开动了,花晓芃的心里就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她的家很温馨。

    她想要守住它,不想要做出任何破坏她的事情来。

    可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心愿,却仿佛很难很难。

    只要她的身份一被拆穿,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

    这个晚上,许若宸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跟她睡在一块。

    “阿然,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他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呢喃的说。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花晓芃的心里仿佛排山倒海,犹如万马奔腾。

    她感到痛苦,感到愧疚,还有浓烈的罪恶感。

    “阿宸,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我吗?”她的声音很小,低若蚊吟。

    但许若宸还是听到了,剧烈的震动了下,“是不是陆谨言发现什么了?”

    “不是,我是说如果,如果哪一天他发现了我的身份,逼迫我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你会原谅我吗?”她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不敢去看他,唯恐看到他愤怒而厌恶的眼神。

    “晓芃。”他换了称呼,“只要你不是自愿的,只要你还愿意留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坚定,就像一双大手,抚过她跌宕起伏的心湖,把所有的惊涛骇浪都抚平了。

    “阿宸。”她紧紧的拥抱住了他,“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是你的妻子,除非你不要我了。”

    他俯首吻住了她的唇,吻了很久很久。

    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轻轻的,他掰开了她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