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发现了她的秘密
    第二百四十三章发现了她的秘密

    花母想念女儿,早就在楼下等着了。

    见到他们从车里出来,就赶紧迎了上去。

    “小钧,这是花奶奶。”花晓芃对儿子介绍道。

    小奶包眨巴着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人,很有礼貌的唤了声:“花奶奶。”

    “乖!”花母疼爱不已,招呼着他们进电梯。

    一大早,她就开始烤薄饼,烤了一锅草莓味的,还有一锅蓝莓味的。

    进到客厅里,她把盘子里的薄饼拿给孩子吃。

    小奶包吧唧吧唧的吃完,咂咂小嘴,“花奶奶,你做得薄饼真好吃,又香又脆。”

    “好吃,就多吃一点。”花母抚了抚孩子的头,满眼的慈爱。

    “花奶奶,你跟妈咪是什么关系呀?”小奶包歪着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他知道妈咪是文莱人,不是中国人,还以为她在中国没有亲人,没想到还认识一个奶奶。

    “我……是你妈咪的远方亲戚。”花母低低的说。

    她的心里有几分苦涩,如果女儿永远做不回花晓芃,就意味着他们永远都不能相认,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吃完薄饼之后,小奶包去房间睡午觉。

    花母握住了女儿的手,“晓芃,你应该见过谨言了吧?”

    “嗯。”花晓芃点点头。

    “他认出你来了吗?”花母赶紧问道。

    “……没有。”花晓芃摇了摇头,她和陆谨言的事不能告诉母亲,否则她肯定会很担心的。

    花母忧心忡忡,“你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纸是包不住火的,终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的。”

    “我知道,先过一天算一天吧。听说陆家为他挑了个女孩,没准相处过后,他会喜欢,就不会在乎我了。”花晓芃垂下了眸子,声音很低,不仅是在安慰母亲,也是在安慰自己。

    “这样是最好的,这四年来,他每个月都会过来,去墓地看你。有时候,我都觉得于心不忍了。”花母沉重的叹了口气。

    这话再次搅乱了花晓芃的平静,让她心乱如麻,剪不断,理还乱。

    “妈,你说我跟陆谨言还有可能回去吗?”

    花母抚了抚她的头,“孩子,我不知道你跟谨言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无论如何,你生活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花晓芃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层凄迷之色。

    在陆谨言的面前,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也不知道如何去摆脱现在的处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下午,小奶包醒了之后,她和花母带着他到外面吃饭,尝一尝江城的特色小吃。

    他们并不知道,有人躲在暗中偷窥着他们。

    大伯妈一亲戚恰好也住在这个小区里,她是过来打麻将的,看到花晓芃的背影,她顿时觉得很熟悉,又看到花母在楼下招呼他们,心里顿时生疑,觉得很奇怪,就悄悄躲在大堂外面偷看。

    花晓芃走进电梯间,摘下了口罩,看到她的刹那间,她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她活见鬼了吗?还是眼睛花了?

    为什么好像看见了花晓芃?

    她已经没有打麻将的心情了,找了个隐秘的角落蹲点,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花晓芃去世之后,陆谨言以不当得利为由,把一半的聘礼索要了回来,交还给了老二家,气得她吐血了。

    她跟老二家誓不两立。

    这次让她发现了这么古怪的事,非要弄清楚不可。

    花晓芃进到车里后,摘掉了口罩。

    透过车窗,她再一次看清了她的脸。

    是花晓芃!

    真的是花晓芃!

    天啊,她没死,竟然还活着,还带了一个小孩回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赶紧给花梦黎打电话,把今天看到的事告诉她。

    花晓芃大吃一惊,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妈,你确定看到了花晓芃?”

    “千真万确,我看到了两次,肯定不是眼花,她还有一个孩子呢。”大伯妈说道。

    “孩子?”花梦黎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人:伊然。

    她和花晓芃长得一模一样。

    她也有一个孩子。

    难道花晓芃根本就没有死,而是制造车祸假死,然后跑到了外国,改名换姓,变成了伊然?

    一片巨大的疑云黑压压的聚集在了她的脑海里。

    单凭花晓芃一个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一定有人在幕后帮助她。

    这个人非许若宸莫属了。

    花晓芃之前就跟他不清不楚的。

    只是许若宸再好,也比不上陆谨言呀。

    她竟然放着陆家少奶奶不当,跟许若宸私奔,去当许家的少奶奶,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在她思忖间,大伯妈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出去吃饭了,待会就会回来,等花晓芃一过来,我就逮她个正着。”

    “妈,你先回去,不要管了,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不能打草惊蛇。”花梦黎如有所思的说。

    这些都只是揣测,必须要确定了,才能决定后面该怎么做。

    她立刻去找了陆锦珊,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陆锦珊惊愕无比,全身的神经都在痉挛。

    “你确定伊然就是花晓芃吗?”

    “不能确定,所以才来找你呀。”花梦黎耸了耸肩。

    “必须要弄清楚才行,如果她真的是花晓芃,就死定了。”陆锦珊攥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了极为阴鸷的寒光。

    ……

    花晓芃只待了一天,就带着孩子回到了岩城。

    陆锦珊和花梦黎也来了,一下飞机,就径直去floweer,找花晓芃。

    花晓芃没想到她们竟然又找上门来了,眉头忍不住的皱了起来,让前台把她们挡在了外面,不让她们进来。

    两人不死心,干脆就在停车场等,花晓芃总是要下来的。

    当花晓芃从电梯走出来的时候,她们赶紧跑了过来。

    “许太太,上一次冒昧的打扰你,我们很抱歉,所以想请你吃个饭,赔礼道歉。”花梦黎说道。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们一眼。

    这个女人凑到一块,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想必又在暗中策划些什么。

    她是不会上当的。

    “不好意思,我今天约了人。”

    她想要上车,陆锦珊上前一步,挡在了车门前,“许太太,我们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你要不来,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