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用你的心换我的心
    第二百四十二章用你的心换我的心

    他拿得竟然是一盆植物!

    这是玩得哪一出?

    不会是准备用这盆植物砸死她吧?

    陆谨言缓缓的走到了她的面前,把手中的植物放到了茶几上。

    “认识这个吗?”

    她仔细的看了看,摇摇头,“不认识,是什么花?”

    陆谨言大手一伸,弹了下她的额头,“你不认识它,花魁系列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她狠狠一怔,眼睛瞬间瞪得比铜铃还大,“这……这不会是……”

    “kadupul,你的花魁。”他一个字一个字低沉而清晰的说。

    她既错愕,又惊喜,声音都情不自禁的拔高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kadupul!”

    陆谨言铁臂一伸,拉着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你以kadupul花作为花魁,却根本就没有见过它,算不算欺骗消费者?”

    她暗吸了口气,她是按照昙花的造型去想象kadupul的。

    昙花虽然美丽,但寓意不好。

    昙花一现通常都是用来形容美好转瞬即逝。

    顾客不会喜欢,尤其是当成婚戒。

    所以她想到了kadupul,它神秘、神奇,几乎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它的一切都可以成为传说。

    她在宣传上,把kadupul称为爱神之花,如果有人有幸见到它的花,就会被爱神祝福,和恋人白头偕老,钟爱一生。

    这其实也是取之于昙花一现,只为韦陀的传说。

    但不可否认的是,kadupul确实是无价的,因为没有人能准确的捕捉到它神秘而短暂的花期。

    用它来比喻爱情的弥足珍贵,很符合大众的心理。

    谁都希望在恋人的心里,自己是最珍贵的。

    “我虽然没见过,但我查了很多的资料,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她支支吾吾的说完,赶紧把语气一转,“你怎么会有kadupul花?”

    “买的。”陆谨言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

    kadupul属于仙人掌科植物,只生长在斯里兰卡境内,他派人去了斯里兰卡,全国寻找,终于找到了一株。

    “在哪里买的,我也想买一株。”她赶紧问道。

    “有它就够了,不要太贪心了。”他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子。

    她的目光移到了那青翠的叶子上,“这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等它开花了,就是你的了。”他忽然握住了她的手,眼神变得柔和起来,仿佛一瞬间,所有的寒冰都融化殆尽,变为了一汪春水。

    “花晓芃,如果我能让它开花,你就试着把心敞开,接受我,好吗?”

    他的声音很温和,像低吟而过的晚风,让她晕乎乎,醉醺醺的。

    她有点困惑,有点举足无失措,更有点受宠若惊,不知该如何是好,张大眼睛,怔怔的望着他,像在望着一个解不开、摸不透的谜。

    “陆谨言,你在说什么呀?”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里,唯恐听错了,或者产生了幻觉。

    他捧住了她的脸,神情凝肃、郑重而诚恳,“你自己说的,见到kadupul的人,会被祝福,和恋人厮守一生。我想厮守一生的人,只有你。等花开了,你就试着来爱我,好吗?”

    他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晰,让她听得一清二楚。

    但她还是不敢相信,心里像突发了十二级的地震,把之前所有的记忆,把对他所有的印象都翻动了起来、颠覆了180度。

    她深深的、愣愣的、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他温柔的眼眸在她眼前不断的放大、放大、放大……最后似乎填满了整个大厅。

    她的视线、她的脑海、她的意识里只剩下他了,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事物。

    “陆谨言……”她的嘴唇颤颤抖抖的,被某种情感充斥着,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睛里莫名其妙的就有了泪水。

    他的影子藏在了水雾背后,朦朦胧胧的,像是一抹不真实的幻影。

    天,面前的人真的是陆谨言吗?

    她该不会突然坠入了某个平行世界里吧?

    用力的咽了下口水,她才低低的发出声音来,“感情是相互的,你又不可能喜欢我。”

    他握起她的手,搁到了胸口,“用你的心,来换我的心。”他的声音像温柔的泉水在潺潺的流动,把她轻轻的包围起来,让她从里到外都温暖了。

    如果是四年前,如果她还没有嫁给许若宸,这份温柔怕是会让她惊喜、动容,就仿佛地狱的大门突然打开,她可以重新见到光明了。

    可惜这个世界并没有如果!

    她垂下了眸子,一抹凄迷之色从脸上逐渐浮现出来。

    但她什么都没说。

    这个时候,倘若说出一句煞风景的话,陆谨言怕是会勃然大怒,搞不好把花盆砸了出气。

    她还是三缄其口的好。

    陆谨言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不是,我……”她想要说什么,但还没说出来,就被他迅速的堵住了唇,他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

    ……

    第二天,陆锦珊几个去楼上总统套房找陆谨言,没想到他已经退房走了。

    接连几天,花晓芃的心情都难以平静,她一直在想着陆谨言的话。

    她原本以为自己一点都不在乎陆谨言,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心绪。

    现在,她才发现自己错了。

    她其实做不到心如止水。

    虽然只有短暂的三个月的婚姻,但陆谨言终究还是在她的心里留下了点什么。

    晚上,她给母亲打了电话,花母现在一个人在江城,花父到龙城看小锋去了。

    她决定趁机回江城去,看看母亲。

    小奶包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外婆呢。

    从机场出来,花晓芃戴着口罩和墨镜,她得小心一点的好,免得遇上了熟人,被认出来。

    小奶包第一次来江城。

    妈咪说要来见一个亲戚,还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他十分的好奇,不知道将要见到的是什么人。

    花家夫妇已经搬了新房子,不住在原来的地方了。

    花晓芃不知道,自己走进小区的时候,就被人看到了。

    这个世界,永远都不缺好事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