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捉奸在床
    第二百四十章捉奸在床

    “为了别的事也说不定,帝爵在岩城也有分公司。”许若芳漫不经心的说。

    “肯定不会错,你的嫂子厉害着呢,你哥一不在家,就勾引别的男人,给他戴绿帽子,你哥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陆锦珊咬着牙关说道。

    许若芳耸了耸肩,神情淡淡的:“捉贼要捉脏,捉奸要捉双,这一切都还只是你们的推论,等抓到了证据再说吧。”

    她一直保持着距离,唯恐花晓芃发现。

    花晓芃的车在前面路口转了个弯,停在了华润超市那里,看起来她似乎要去超市买东西。

    她们也把车开进了停车场,悄悄的等着。

    花晓芃去了半晌,才回来,手里提着两个塑料袋。

    她走回来的时候,离许若芳的车并不远,所以里面的东西她们基本上可以看清楚。

    一个装着水果,一个装着姨妈巾。

    许若芳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犀利之色。

    看到花晓芃的车开走,她连忙跟了上去。

    车一直开到了郊外,进了别墅群,然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前面。

    花晓芃提着装水果的袋子走了进去,另一个袋子似乎留在了车里,是买给自己的。

    花梦黎立刻推开了车门,“我们赶紧进去。”

    陆锦珊一把拽住了她,“慌什么,现在进去他们有一百个借口可以敷衍过去,等半个小时,在床上逮他们一个正着。”

    肖亦敏点点头,“对,一定要坐实他们的歼情,让狐狸精浸猪笼。”

    她们看着手表,在车里百无聊赖的等着。

    二楼一个房间的落地窗前,出现了一个影子,是花晓芃。

    她拉上了窗帘,把整扇窗户都遮得严严实实的,不留一丝缝隙。

    想要做什么,是个正常人都能想得到。

    “这个贱货,要勾引谨言了,真不要脸,水性杨花。”陆锦珊骂骂咧咧。

    许若芳皱起了眉头,她其实一直都是将信将疑的,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没想到花晓芃竟然真的背叛哥了。

    “等五分钟,去敲门。”她低沉的说。

    后面的人点点头,看着手表上的指针,五分钟一到就立刻推开了车门。

    按下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是个陌生的女人。

    “你们找谁?”

    陆锦珊只以为是个管家或者佣人,一把推开她,就朝楼上跑去。

    肖亦敏和花梦黎也跟了上去。

    这会,狐狸精一定还在跟陆谨言滚床单。

    “你们到底是谁呀,敢在我的家里横冲直撞,我报警了。”女子愤怒的拿起了手机,要拨打110,被许若芳阻止,“对不起,打扰了,我们是来找伊然的,她是我的嫂子,我们有点急事要找她。”

    这话并没有平息女子的愤怒,她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她,“有急事就该这样没有礼貌吗?太过分了,你们这叫私闯民宅,我分分钟都可以告你们!”

    楼上,陆锦珊听到左手边的房间里有女人的声音发出来,就用力的一拧门锁。

    门并没有锁,当她推开门的刹那间,她像被一记惊雷劈中,整个人都呆滞了。

    里面一名美艳的模特儿赤条条的,没有穿衣服,做着十分暧昧的动作。

    花晓芃和一名亚麻色头发的女子坐在画板前,似乎在画画。

    画纸上只有一些轮廓,很显然,她们才开始不久,就被打断了。

    模特儿迅速的拿起袍子,遮住了身体。

    亚麻色头发的女子跳了起来,火冒万丈的冲到了门口,“你们谁呀,谁让你们进来的?”

    “我们找伊然。”陆锦珊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花晓芃低哼一声,“原来是陆小姐,我跟你很熟吗?专门跑来找我?找我干什么?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一连串的质问犹如机关枪里的子弹凶猛的向外扫射。

    “我们其实是来找谨言的,他在哪里,是不是藏起来了?”花梦黎在后面小声的说道。

    花晓芃呵呵冷笑了两声:“你们有病吧?”

    许若芳走了进来,“嫂子,这几个人听说陆谨言来了岩城,就兴师动众的从龙城跑了过来,说你和陆谨言在偷偷的约会,要来捉奸。”

    这个时候,把问题摊出来说是最好的解决方式,还能顺便探一探花晓芃的反应。

    花晓芃皱起了眉头,脸上带着愤怒和嘲弄,“后面那位小姐我不认识,但这两位我是见过的,缺爱、缺男人,心理失衡。你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应该知道这是一种病,你怎么还会跟着她们瞎胡闹呢?”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是在斥责许若芳。

    花晓芃明白,她不能息事宁人,让这件事轻易的翻篇,必须要死磕,否则就会引起许若芳的怀疑。

    许若芳有些尴尬,“我就是怕她们胡闹,才刻意跟过来的。”

    花晓芃走到桌子前,端起上面的杯子,喝了一口红枣生姜黑糖水。

    里面有浓郁的生姜味飘散出来。

    许若芳闻道了,想起她在超市买了姨妈巾,就似笑非笑的问道:“嫂子,你生理期来了?难怪火气这么大。”

    “你不要把话题岔开。”花晓芃阴郁的瞪了她一眼,“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许若芳抿了抿唇,低低的说道:“我们……是跟着你的车过来的。”

    花晓芃脸上的怒色逐渐化为了失望,“若芳,她们是外人,她们怎么做,我管不了,但你竟然也怀疑我,实在让我太寒心了。”

    “嫂子,对不起。”许若芳露出了抱歉的神色,“你跟陆谨言死去的老婆长得有点像,我怕陆谨言会把你当成她,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来。”

    后面的话是说给其他人听得。

    花晓芃冷哼了一声:“陆总可是当着我面,说我比她老婆俗气,是他老婆的低配版。”

    “你本来就是,跟花晓芃比起来,你差得多了。”肖亦敏撇撇嘴。

    “行了,她们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陆锦珊一想到花晓芃,就气的牙齿痒痒。

    恨屋及乌,所以她连带厌恶和她长相酷似的伊然。

    花梦黎跟她是一样的心情,“我妹妹好歹是个老实人,她真是糜乱啊,竟然还画这种下流的画。”

    亚麻色头发的女子听到这话,勃然大怒,“下流?你们懂不懂艺术?这叫人体绘画,一群低俗的女人。”

    “你敢说我低俗,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许若芳迅速的打断了,“行了,我们来不是吵架的。”

    花晓芃坐回到了椅子上,“没什么事,你们就可以走了。”

    “嫂子,陆谨言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许若芳问道,她笃定陆谨言既然来了,就肯定会联系花晓芃的。

    他不可能放弃试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