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起去捉奸
    第二百三十九章一起去捉奸

    第二天的舞会,陆谨言没有去。

    女孩子们的失望之情犹如大海的波涛,此起彼伏。

    陆夫人只能替儿子挑选。

    既然儿子喜欢花晓芃那种原生态的小清新,她就按照这个类型挑,应该不会错。

    她挑选了三个女孩。

    她最看好的是林氏的千金林曼君,其他两个作为备选。

    陆锦珊为了能解除禁闭,随便挑了一个男人。今后以约会为借口,就可以随时出门了。

    这个时候,花晓芃正和陆谨言躺在花园的椅子上看星星。

    “今天你没去,名媛千金们该有多失望了,她们可都心心念念的想要沐浴一下陆家太子爷的神光。”花晓芃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这个世界上,不在乎我的女人,除了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陆谨言大手一伸,揉了揉她的头。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不就是最好的吗?”她带了几分讥诮的说。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夜色里幽幽的闪烁了下,“原来是在玩欲擒故纵,不愧是个心机女。”

    她娇嗔的斜眤了他一眼,“我才没有呢。”

    “不管有没有,你都成功了,恭喜你。”他轻飘飘的语气像一阵掠过的夜风,带着几分低迷,几分飘渺,还有几分自嘲的意味。

    他想要征服她,没想到把自己套进去了。

    这个女人,有毒!

    花晓芃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成功了?

    哪里成功了?

    每天被他强迫加威胁,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她有哪一点成功了吗?

    不,没有,他不喜欢她,只是想要报复她,把她折磨得凄凄惨惨戚戚。

    在她思忖间,陆谨言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刺猬,你的蜜恋花语,应该再添一个系列。”

    “什么系列?”她挑眉。

    “毒爱系列,比如罂粟、曼陀罗,都是你的真实写照。”陆谨言半带讥诮,半含戏谑的说。

    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这明显是在骂她有毒。

    可是,她的毒性对于他而言,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他才是毒王!

    一旦沾染,不但会上瘾,还会被吸魂,失去神志,疯癫而死。

    以前她听过不少传言,一个女孩向他告白,得到的只是一个冷眼。

    女孩不甘心,割脉示爱,结果他转身就走,女孩虽然捡回一条命,从此换上了忧郁症。

    这不是个例,爱上冷酷魔王的女人,各个都魔怔一般,要死要活的。

    最可怕的是,她们就像吸食了罂粟一般,无法自拔,只能沉沦到死。

    譬如花梦黎,譬如肖亦敏。

    “我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爱情是解药,也是毒药,现在的人都喜欢追求另类,没准这个设计一推去,会成为爆款。”她故意说道,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他薄唇划开了一道微弧,“小刺猬,你要感谢我,我是你的灵感源泉,如果不是我,也不会有蜜恋花语系列。”

    “谢谢你,魔王大人。”她做了一个鬼脸。

    “光说怎么行,要有行动。”他换上邪魅之色,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他已经计划好了,相信明天她就会收起利刺,融化成软绵绵的小可爱。

    ……

    这一次的舞会,肖亦敏也参加了,她精心打扮,想要秒杀全场,让陆谨言眼前一亮。

    陆谨言没来,让她非常的失望。

    第二天一大早,她去了养生馆做spa,没想到遇到了一名熟人:安安。

    安安现在是帝爵总裁办的一名秘书。

    她也是来做spa的。

    肖亦敏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跟了谨言这么久,一直转不了正,心里不会难过吗?”

    “我挺好的,不用肖小姐操心了。”安安淡淡的说。

    “谨言再娶个女人,未必就像花晓芃一样是个傻白甜,能容得下你。”肖亦敏撇撇嘴。

    “没有哪个女人能左右得了谨言。我就知道昨天的舞会他是不会去的。”安安慢条斯理的说。

    肖亦敏剧烈的震动了下,“你是什么意思?”

    “谨言几天前就去岩城了。”

    安安耸了耸肩,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完立刻掩住了嘴,像是意识到说错了话。

    她不是个傻子,之所以求陆谨言让她进了帝爵总裁办,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随时掌控他的动向,只要她肯花心思,挖掘到陆谨言的一点行踪,并不是难事。

    她正想着要怎么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没想到就遇上了肖亦敏。

    肖亦敏满眼震惊之色,“陆谨言去岩城干什么?”

    安安故意装傻,“我有说他在岩城吗,你一定是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说完,她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

    有些事不需要说得太明白,有心之人自然能挖掘出端倪。

    肖亦敏很快就联想到了伊然。

    她时时刻刻都在关注陆谨言的一举一动,他和伊然之间的流言蜚语,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这个伊然长得像花晓芃,搞不好就把陆谨言迷惑了。

    他不会无缘无故跑到岩城去,一定是偷偷去见她了。

    许若宸去了欧洲,是他们偷情的最好时机。

    她连忙给陆锦珊打了电话,约她一道去“捉奸”。

    陆锦珊一听说陆谨言是去偷会伊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叫上了花梦黎。

    这次她可不是瞎胡闹,她有责任阻止陆谨言做出荒唐的事情来,维护陆家的名誉。

    伊然那个狐妖妹子,不守妇道,她们要是抓她个正着,许家肯定不会饶了她。

    做这件事,靠她们两个人还不行,还需要一个有力的“帮手”,那就是许若芳。

    ……

    午饭之后,花晓芃从公司出来,去到了地下停车场。

    凯罗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等她们的车一开出去。

    许若芳就驾车跟在了后面,陆锦珊、花梦黎和肖亦敏坐在后座上。

    “这么早就出门了,看来是迫不及待要去见谨言了。这个女人简直比花晓芃还要骚、还要贱,嫁了人,还要红杏出墙。”陆锦珊哼哧一声。

    “肯定是她勾引谨言的。”花梦黎恼怒不已。今天要逮她个现行,没准会捉奸在床。

    到时候,许若宸还不把她杀了。

    许若芳从后视镜里幽幽的瞅着她们。

    “你们最好证据确凿,否则我可不好跟大哥交代。”

    “陆谨言偷偷摸摸到岩城来,除了找她,还能找谁呢?”肖亦敏撇撇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