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融化你的心
    第二百三十八章融化你的心

    她的眼前有一排草泥马飞奔而过,“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从岩城跑到龙城去,再说了,出席的都是单身名媛,我一个有夫之妇去干什么?我要是出现了,岂不等于不打自招,坐实了我们的歼情?”

    “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那就不去了,留下来陪我。”他双手交错,托住后脑勺,慢条斯理的说。

    她震惊,“你不准备去?”

    “我从来不做浪费时间的事。”他薄唇划开一道促狭的冷弧,正说着,电话就来了,是陆夫人打过来的。

    她一直都在担心,怕儿子不来。

    “谨言,你现在在哪呀,明天的舞会,你一定要来。”

    “这是陆锦珊的舞会,跟我没有关系。您还是把心思多放在她的身上,赶紧把她嫁出去,不然变成齐天大剩了。”陆谨言毫不掩饰自己的毒舌潜质。

    花晓雅在暗地里吸了口气,她不用想都能猜到此刻陆夫人的脸有多黑。

    其实陆夫人不仅脸黑,还很恼火,“你不来可以,我帮你挑,到时候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如果您觉得自己真有这个本事的话,就试试看。”陆谨言丢下一句,冷冷的挂了电话。

    花晓芃这下子确定,他是真的不会去了。

    大魔王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改变,谁也左右不了。

    “明天,那些女孩们该有多失望啊,会不会水漫龙城?”她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他铁臂一伸,把她拉进了怀里,“你是不是在心里偷着乐呢?”

    她抹汗。

    她乐什么呀?

    她心静如水呢!

    “陆谨言,说实话,从心底里,我特别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人,共度余生,真的!”她说得一本正经,正经的让陆谨言火冒万丈。

    没心没肺的女人,心里没有一点他的位置,所以连醋都不会吃!

    他扣起了她的下巴,眼睛深深的、狠狠的瞪着她,凶恶异常,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花晓芃,我问你,在你心里,是时聪重要,还是许若宸重要?”

    他故意不提自己,因为早就知道答案,和他们比起来,他是最不重要的一个。

    但他是有用意的。

    他想试探一下,她和许若宸的感情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时聪是她的初恋,是她曾经最爱的人。如果她对许若宸的感情,还不及时聪,他的胜算就大了。

    花晓芃不知道他的小心思,愣了下,有点吃惊。

    她没有想过是这样的问题,貌似跟他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嘛。

    “他们一个是我的初恋,一个是我的丈夫,没有可比性?”

    “到底谁比较重要?”他的手指微微收紧了,一副不依不饶,要追问到底的模样。

    花晓芃在心里狂汗,这跟他有毛线的关系?

    “我要问这个干嘛呀?”

    “别废话,老老实实的说。”他的语气极为霸道,像个帝王在发号施令。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阿聪是我最爱的人,他会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阿宸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是我孩子的爸爸。现在对我来说,他是最重要的人。”

    她说得十分坦白,没有一点敷衍的痕迹,坦白的让陆谨言郁闷、抓狂,仿佛有一记霹雳从天而降,猛烈的击中了他的天灵盖。

    “你该死的爱上许若宸了吗?”

    他咬紧了牙关,每个字都是咬碎了才吐出来的。他的胸膛沉重的鼓动着,里面翻滚着海啸般的惊涛巨浪,几乎要裂腔而出。

    花晓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随之在震动,估计她要再敢说出一个惹他不悦的字眼来,就要被当场掐死泄愤了。

    “夫妻之间不一定需要爱情呀,我和阿宸更多的是友情和亲情。”她小心翼翼的说。

    陆谨言疯狂震颤的胸腔,慢慢的平复下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抚平了一般,“你还没有爱上他,对吧?”他需要再次确定一下,必须要确定。

    “我们相敬如宾,既是亲人也是朋友,这种方式比单纯的爱情更好,更牢固。”她嗫嚅的说。

    陆谨言的嘴角扬起了一弯似有若无的冷弧,俊美的面庞覆盖上来,几乎要贴上她的,“花晓芃,你不准爱上许若宸。”

    她耸了耸肩,脸上带了一丝嘲弄之色,“我的感情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何况是你?就算我现在还没有爱上他,什么时候突然爱上也是说不定的。”

    陆谨言的手指微猛然一紧,加重了一点力道,隐隐的疼痛从她的下巴尖传过来,让她皱起了眉头。

    “你要管不住,我来替你管。”

    他的语气里带着警告和威胁,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

    “陆谨言,你呢,你能控制自己的心吗?”

    这话一针见血,让他剧烈的震动了下。

    他控制不了。

    他要能控制得了自己的心,就不会让这个笨蛋横冲直撞的闯进去了。

    但这话,不可能让花晓芃知道。

    “只有你这种草履虫才没有自制力,几句花言巧语就能受骗。”

    “我……我哪有,你也太小看我了。”她撇撇嘴,她很有自制力,所以绝对不会爱上他,不会做飞蛾扑火的事。

    “你有哪个地方值得被高看吗?”他嘲弄一笑,弹了下她的额头。

    她受到了一点打击,在他眼里,她始终都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没有就没有呗,反正我有自知之明,没指望被你喜欢。”

    陆谨言的眼神微微阴了下,飞进了一点受伤之色,“你有人喜欢,所以不在乎,对吧?”

    她有点晕,“这是两回事,你根本就不会喜欢我,难道我还要自作多情,孔雀开屏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陆谨言反问一句。

    “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而已。在你眼里,我就是株不起眼的小草。”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透出了一道凄迷的阴影。

    在陆家的三个月里,她一直都生活在自卑和自尊的夹缝里,苟延残喘。

    他叹了口气。

    有一件事,finn说得对,笨丫头在感情上是个被动的人,她需要被融化,而他也一样。

    他们在一起就像石头碰石头,只有其中一个软化,才能融入到一起。

    而这个人只能他了。

    谁让他是男人呢!

    他要好好计划一下,送一份大礼给她,要让她的心像她的身体一样,融化在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