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魔王的温柔
    第二百三十六章魔王的温柔

    陆谨言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吓得她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就把眼睛睁开了。

    自觉告诉她,他又精虫上脑,要做那种事了。

    每次见到她,他都是先做再说。

    “陆禽兽,不就是要啪啪吗?何必搞得那么神秘?”她都快被强爆到习惯了。

    陆谨言哭笑不得,露出一点嘲弄之色,“小母猫,你发情了吗?那就先喂饱你上面,再来喂你下面。”

    她羞得面红耳赤,一股热浪从脖子蔓延到了头皮,让她像只煮熟的虾子。

    似乎,好像是自己猜错了。

    该死,迷之尴尬!

    “我……我闭上眼睛了,随便你,无所谓。”

    她把头埋进了他的臂弯里,这是避免尴尬最好的方法。

    “这可是你说得。”陆谨言嘴角勾起了邪魅的冷弧,他就喜欢对她为所欲为。

    走进餐厅,他将她放到了椅子上。

    “好了,可以睁开眼了。”

    她把眼帘一拉开,就有一道烛光映照进了眼睛里。

    餐桌上是丰盛的晚餐,中央燃烧着心心相印形状的烛台。

    这烛台是finn买的,在陆谨言看来特别的俗气,特别的露骨,他要求更换,但finn一句话,就让他默默的接受了。

    他说:“boss,你不想表达,就要表示,否则这顿烛光晚餐,就会像上次的游艇约会一样,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

    花晓芃惊愕不已。

    这是烛光晚餐吗?

    修罗魔王搞得神秘兮兮的,就是让她一起来享用烛光晚餐?

    如果换成是另一个人,她并不会觉得特别惊讶。

    烛光晚餐是情侣之间浪漫的一种方式。

    可是修罗魔王哪里会懂浪漫,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可能花心思来制造浪漫。

    “为什么要准备烛光晚餐呀?”她愣愣的看着他,满眼的困惑和不解。

    “你不喜欢吗?”陆谨言有点失望,还有点郁闷。

    都是finn出的馊主意。

    说什么自古套路得人心。

    他这哪里是套路,完全就是老套。

    还是坐在热气球里,看着星星,享受烛光晚餐,才叫有创意。

    他的情绪完全没有掩饰,赤果果的展现在脸上。

    花晓芃看得一清二楚,她觉得自己要是说一个不字,打击到了大魔王,今天就别想从别墅里活着走出去了。

    “不是,我很喜欢。”

    她的眼睛落在了这块特殊的烛台上。

    心心相印!

    大魔王是特意准备的吗?

    他是什么意思呀?

    不可能是要跟她心心相印吧,他又不喜欢她。

    她想到了一半就打住了,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免得会错了意,搞得自作多情,孔雀开屏。

    大魔王的心思是海底针,是大谜题,她永远都猜不透,摸不着,想太多,无疑是自寻烦恼。

    陆谨言听她说喜欢,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嘴角的弧度也微微扬了起来。

    “吃饭,笨女人。”

    “哦。”她抬出手来,想要揭面前盘子上的盖子,他铁臂一伸,不仅替她揭开,还把她的盘子端了过来。

    她狠狠一震,不是要吃饭吗?把她的盘子端走了还怎么吃?

    难不成他是打算自己吃,让她在旁边看着?

    在她郁闷间,他拿起餐刀,把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又递回到了她的面前。

    “可以吃了,笨女人。”

    她受宠若惊,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瞠目结舌。

    这真的是陆谨言吗?

    不是被某个暖男的灵魂附体了?

    或者从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另一个他?

    陆谨言把她的神色尽收眼底,慢条斯理的说:“没有什么是爷做不到的,温柔体贴,爷可以学。”

    她简直难以置信。

    如果不是前面两种可能,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昨天晚上他被佛光普照了。

    她正想着,陆谨言就把一块牛排递到了她的嘴边,“张嘴。”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嘴张开了,吃下了这块爱心牛排。

    她还余惊未了,习惯了他的独裁,霸道,冷酷,他突然转型,从魔王化为了天使,让她实在有些不太适应。

    “我……我自己吃,你也赶紧吃吧,牛排凉了就不好吃了。”她连忙道。

    陆谨言打开了自己的盘子,切了一小块,优雅的吃着。

    吃完之后,他放下了餐具,一本正经的望着她,“我说过要重新开始,就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我一定做得比许若宸好。”

    她的心里颤颤袅袅的,像被拨动的琴弦。

    前一秒钟,她有一种荣宠备至的感觉。

    后一秒,就化为了一股青烟。

    大魔王怕是在对她发射糖衣炮弹吧?

    等她真的被蛊惑,举手投降,他就会原形毕露了。

    所以,她要保持清醒,不能沦陷。

    不过……

    她的眼睛眨了眨,一点狡狯之色一闪而过。

    如果能让他从此转型,变成温柔的魔君,哪怕只是佯装出来的,也是件很有趣的事。

    “魔王大人,你天生霸道,这份温柔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呢?”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目光深沉而难以琢磨,“只要你乖乖听话,就能一直持续。”

    她撇撇嘴,“你明明就知道我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你想让我像小绵羊一样的听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陆谨言微微眯眼,一点冷光一闪而过,“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听话过,否则也不会逃跑。”

    “谁愿意生活在地狱中呢?”她皱了下鼻子,声音低若蚊吟,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她要的平静和安宁,他终究是给不了的。

    陆谨言小啜了一口红酒,“你就笃定许若宸对你是真心的?”

    “反正,他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她低低的说。

    陆谨言的脸上立刻有了一道凶色,“所以你是自愿献身?他不过就是几句甜言蜜语,就让你乖乖的投怀送抱,你的脑子果然比草履虫还残。”

    “是真心,还是假意,我自己能判断。我们结婚四年,他从来没做过伤害我的事。而你呢,我们结婚不过三个月,你的身边不是花梦黎,就是安安。你把我变成了龙城最大的笑话。”

    一股深埋的幽怨从花晓芃内心深处向外散发出来。

    罗伊说他纯情,肯定是在给他洗白贴金,他明明就是个风流公子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