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选妻大会
    第二百三十五章选妻大会

    花晓芃并不住在许宅,不过每天早上,她会把小奶包送过去。

    许夫人专门从美国为孙子请来了最好的家庭教师。

    不少豪门世家的孩子在四、五岁之前,都是选择进行家庭教育。

    陆家这边,陆夫人的速度很快,几天之内,就把邀请函发了出去。

    虽然名义上是舞会,但圈内的人知道这是在公开海选太子妃。

    名媛淑女们挤破了头,想要抢到一张邀请函。

    那些收到邀请函的女人们高兴的手舞足蹈,兴奋的尖叫,就仿佛马上就要嫁入陆家似的。

    岩城不少豪门千金都收到了,花晓芃自然会有所耳闻。

    她很希望,陆谨言能在舞会上挑中一个顺眼的,这样她就解脱了。

    但某些人可不会这么想。

    花梦黎如同五雷轰顶,遭受了灭顶之灾,

    她慌慌张张的给陆锦珊打电话,她无法想象,陆家竟然要“背信弃义”,不娶花家的人,而要娶其他的人。

    陆锦珊这会自身难保,哪有精力管她的事。

    她原本要关半年的禁闭,要不是因为这场舞会,父亲不会放她出来。

    她很清楚,自己要解除禁闭,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舞会中挑选出一个男朋友,假装交往,蒙蔽父亲和所有的人。

    否则舞会一结束就要再次被锁进禁闭室。

    而陆谨言根本就不会去,他在舞会前一天就销声匿迹了。

    他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地方,岩城。

    花晓芃接到他的电话时,吓了一大跳,很希望是自己看错了来电显示,但每个字都没有错:最不想见到的魔王。

    这是她在通讯录里给陆谨言的标注。

    陆谨言在电话里只说了几个字,简单、直接、粗暴,“到半山别墅来。”

    这是他在岩城的秘密别墅。

    她狂晕,“我对岩城不是很熟,在哪呀?”

    “停车场会有人等你。”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她不想去,但不能不去,惹怒修罗魔王不会有好下场的。

    从办公室出来,去到停车场,就有一辆车开了过来,车里不是finn,而是一名陌生女子,叫凯罗。

    她唯恐上错了车,又跟陆谨言电话确认了之后,才敢上去。

    半山别墅在郊外,方圆一里都没有人居住,不愧是“偷.情”的好地方。

    花晓芃走进去,陆谨言正倚靠在沙发上,高大的身躯罩在一件宝蓝色的睡衣里,一副慵懒的神态,却迷死人不偿命,像个妖孽。

    “以后凯罗是你的秘书。”

    纳尼?

    她风中凌乱,这不是等于在她身边安插一个间谍,随时随地监控她的一举一动吗?

    “我有阿琪就够了。”

    他目光一凛,一道冷冽的寒光直射过来,“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是命令,只能遵从,不得违抗。

    她想哭,“陆谨言,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爱我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孩子,你可不可以大发慈悲放过我?”

    这话就像是一阵十二级的飓风,在陆谨言心头卷起万丈高的怒浪。

    他额头上的青筋暴怒的滚动着,每根神经都在支配着一股冲动,想要拧起这个女人按到桌子上,做到她求饶为止。

    他抓起面前的冰冻矿泉水,打开来,咕噜噜的猛灌了大半瓶,压制火气。

    今天,他要忍!

    他要对这只小刺猬改变战术,采用怀柔的手段。

    连做好几个深呼吸,让情绪平静了一点之后,他才缓缓开口:“小刺猬,你喜欢甜言蜜语,是不是?许若宸说了几句甜言蜜语,你就沦陷了,乖乖跟着他私奔了?”

    花晓芃抹汗,“我才不是这样的人呢?当时我就只有一个想法,逃脱你的地狱。至于跟他结婚,那是之后的事了。”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她的每个字都说明,她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

    有多少女人对他哀哀乞怜,渴望获得他的一丝怜爱,只有这个女人,对他满不在乎,丝毫没把他放在心上,一心只想离开他。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嫁给我?”

    花晓芃耸了耸肩,用了一种半带调侃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但许若宸也不差呀。你、许若宸和秦如琛被称为东方三少。你排名第一位,许若宸和秦如琛骑虎相当,我无论嫁给你们其中哪一个,都是人生赢家。”

    轻飘飘的几句话像塞了一个木塞子到陆谨言的出气孔里,让他一肚子的怒气都无从发泄,内伤深重。

    “还以为你很蠢很天真,没想到算得这么精明。”他是咬着牙说的,脸色阴郁无比。

    她这会脑子有点发热,选择无视他的愤怒,鼓足了勇气,不怕死得跟他对抗。

    “我本来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温柔体贴、爱我宠我。我凭什么要去选择一个视我为草芥、虐我伤我,从来都没有一丝温情,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过一天快乐的前夫?那种前夫虐我千百遍,我待前夫如初恋的女人,不是脑子抽筋,就是被圣母白莲花附体了。我是个思维正常的女人,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

    陆谨言的肩膀抖动了下,像是挨了一记闷棍。

    她一连串的话语如同鞭炮一般噼里啪啦的在他耳边猝响,炸的他脑袋嗡嗡作响,每根神经都在隐隐作疼。

    他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压抑怒火,遏制快要失控的情绪。

    “我今天让你来,不是废话的。”

    “反正你叫我来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她撇撇嘴。

    话音未落,就被他毫不客气的弹了下额头,“从现在开始,不准说煞风景的鬼话,一个字都不行,你要敢说出一个字,今晚就别指望能回去了。”他凶神恶煞的,眼睛里闪着寒光。

    她惊恐的抬起手,捂住了嘴,“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光嘴巴闭上不行,眼睛也要闭上。”他薄唇划开了一道诡谲的微弧。

    “为什么?”她惊愕,这是要她今天扮演残疾人吗?

    “让你闭上就闭上,不准睁开。”他带了一点蛮横的命令道。

    她暗自吁气,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只能先把眼睛闭上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