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迎来第二春
    第二百三十四章迎来第二春

    许若宸的嘴角抽动了下,脸上依然带着笑意,“都是些陈年往事了,我现在有老婆,有儿子,也算是人生的一大赢家。希望陆少也能早点迎来第二春。”说完他就带着花晓芃离开了,以免陆谨言追根究底。

    陆谨言眼底闪过肃杀的戾气,敢跟他作对的,他是第一个,他会让他知道“后悔”两个字该怎么写!

    许若宸和花晓芃刚一坐下,秦如琛就走了过来。

    许若宸和秦如琛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算得上是要好的朋友。

    秦如琛怎么都不会想到,他竟然会对花晓芃有意,还“胆大包天”的撬了陆谨言的墙角,把她从陆谨言的身边拐走了。

    “许若宸,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不想再去探究什么。不管她是谁,你要敢对她不好,辜负了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他用着一种凝肃的、郑重的、坚定的语气说道。

    “她是我的老婆,我疼她,宠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可能对她不好呢?”许若宸耸了耸肩,似笑非笑。

    花晓芃莞尔一笑,“秦少,你放心吧,我过得很好。”

    秦如琛望着她,心里终究是遗憾而不甘心的,他们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难道注定有缘无分吗?

    如果当初许若宸没有把她带走,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许若宸早就知道,他也是喜欢花晓芃的,只是他的手段太温吞了,身边还有陆锦珊这个大麻烦,注定抢不到这朵花。

    这个晚上,陆谨言一夜没睡,拼命的砸沙袋出气,他满脑子都是许若宸和花晓芃亲热的画面,这比把他凌迟处死更难受。

    他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怒火,整整砸坏了三十个沙袋。

    下午的时候,陆夫人打来了电话,让他回家一趟。

    陆老夫人出院回家了。

    关于老爷子的遗嘱最后一部分,是时候宣布出来了。

    按照遗嘱规定,如果花家的女儿无子女而身故,陆谨言并不需要再娶另一名花家的女儿。而是由陆家给予花家5%的股份作为补偿。

    “我跟你爸爸和奶奶商量过了,拿5%的股份给花晓芃的父母,陆家欠花家的这份恩情也算偿还了。”

    陆夫人望着儿子,语重心长的说:“花晓芃走了已经四年了,你也该重新找一个妻子了。我和你奶奶……”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谨言打断了,“妈,你不要瞎操心了,我不会再婚的。”他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动摇的可能性。

    陆夫人忧伤不已,他和伊然的事,陆锦珊已经告诉他了,她不能允许他跟一个有妇之夫搅和在一起,何况对方还是许家的少奶奶。

    “你跟那个伊然的事,名流圈里好多人都在传,她是跟花晓芃长得很像,但她不是花晓芃,她是伊然。就算她是,也已经结婚生子,成了许家的人,跟你和陆家没关系了。”

    陆谨言抿住了薄唇,一目了然,他是毅然决然而无法动摇的。

    就算花晓芃嫁给了别人,他也要把她夺回来。

    “妈,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己会处理。”

    陆老夫人沉重的叹了口气,她就知道孙子迟早是会后悔的,但是任凭陆家富可敌国,也买不到一颗后悔药啊,“谨言你这又是何苦呢?”

    陆夫人实在不懂儿子是怎么想得了。

    “你不是不喜欢花晓芃,更喜欢花梦黎吗?要不是花梦黎不规矩,你也不会不要她吧?”

    “晓芃活着的时候,我从来没见你把她放在眼里过,她死了,不在了,你又这么折磨自己,你到底是为什么呢?”陆宇晗沉重的叹了口气。

    儿子精明能干,聪慧过人,偏偏就在感情上少根筋,后知后觉。

    陆老夫人拍了拍孙子的手,“谨言,缘分断了,是挽回不了的,花晓芃已经不在了,你只能向前看。”

    陆谨言的心里像打翻了一锅滚烫的铁浆,他们的话都像是在他的血淋淋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如果她没有死,如果她还活着呢?”

    “要是她真的活着,这么多年了,了无音讯,只能说明她不想回来了。其实之前,我就看出来了,她对你们之间的婚姻没有信心。那孩子看着柔柔弱弱的,其实性子倔强着呢,你没有去努力把握住她的心,她迟早都是要离开的。”陆老夫人喟然一叹。

    陆夫人撇撇嘴,“花晓芃又不是什么香馍馍,跟我们家也门不当户不对。那么多的名媛闺秀,个个都比她强。谨言,妈举办一个舞会,把她们都叫过来,让你一个一个的挑,总能挑到一个好的。”

    “我只要花晓芃!她活着,我要她的人,她死了,我要她的魂。”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斩钉截铁的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陆夫人简直想要吐血,“这一个一个怎么都这样,锦珊死吊着秦如琛那棵树不放,谨言又守着个死人,不肯再娶,是不是都魔障了?”

    司马钰儿的声音低低传来,“就怕谨言把伊然当成花晓芃了……”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但大家都懂。

    “他怕是已经这样认为了,所以才觉得花晓芃没有死。”陆夫人担忧不已,这要是闹出什么丑闻来,就糟糕了。

    “舞会这个想法可行,你先去准备,不仅要邀请各地的名媛闺秀,还要邀请青年才俊,让锦珊也挑一挑。谨言毕竟是男人,再晚点结婚也无所谓。她可是女人,拖不得了。”陆老夫人说道。

    “您说得对,我这就去办。”陆夫人点点头。

    这个时候,许若宸已经带着老婆孩子,乘飞机回了岩城。

    他只待了一天,就接到了欧洲分公司的电话,bkk公司高层有意向vol公司投诚,并购计划一波三折。

    vol是半途杀出来的程咬金,原本许氏的并购计划是很顺利的,他们却半途冒了出来,一副要截胡的姿态。

    他严重怀疑这背后有人在操控。

    vol的背景很神秘,背后的大佬从来没有露过面。

    “明天,我就要回欧洲去,记得离陆谨言远一点。”他叮嘱道。

    “是不是并购计划不太顺利?”她带着几分担忧的问道。

    许若宸搂住了她的肩,“没事,不用担心,我不会去很久的,最多一个星期就回来。”

    在另一端的龙城,有人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他不会让他这么快就回来,打扰他和不听话的女人“叙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