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我被她掰直了
    第二百三十三章我被她掰直了

    虽然堕胎那件事,陆谨言捂得严严实实的,陆家和名流圈里没有人知道,但他还是想办法挖掘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是他狠心的强迫她堕胎,才让她痛苦而绝望的离开。

    他活该失去她!

    陆谨言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下,脸上一块肌肉在微微的抽搐,“你过来,是想奚落我吗?”

    秦如琛没有回答,只是幽幽的说道:“你看许若宸多疼爱自己的妻子,这样的男人才会让女人死心塌地的爱。如果当初我坚决一点,果断一点,把晓芃带走,她现在一定也会很幸福。”

    他咽了下口水,咽下心头的遗憾,“晓芃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女人,你对她好,她就会百般的对你好。我记得,你从来都没有带她参加过宴会,你总是带着你的情人安安。你让她成为全场的笑柄,让所有的人在背后嘲弄她、讥笑她。你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妻子看待,只是当成一个玩物随意的践踏。你不配拥有她,所以老天要把她从你身边夺走,让你永永远远的失去她。”

    他的声音阴鸷而愤怒,每个字都像一把匕首,狠狠的捅进陆谨言的心窝里,再不停的戳刺、搅动,搅得他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剧烈的痛楚从他的胸腔里蔓延出来,把他整张俊美的面庞都扭曲了。

    他抓住了面前的杯子,手指猛力的收紧,好让自己度过这阵艰难的、如凌迟般的疼痛。

    在那三个月里,他确实没有真正去在意过花晓芃,也没有想过要了解她。

    从一开始,他就讨厌她,她总是在触碰他的逆鳞,让他烦躁、厌恶。

    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把她牢牢的掌控在手里。

    无论他在不在意。

    无论他如何对待她。

    她都会乖乖的站在原地,当他的傀儡。

    他也一直认为她是可有可无的。

    她在或者不在。

    喜欢他或者不喜欢

    对他而言都无所谓。

    直到失去她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花晓芃早已以他厌恶的方式,无声无息的钻进了他的心里。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是与众不同的。

    女人对他而言就如同一杯水,无色无味,不能激荡起他一丝的情绪。

    而花晓芃却能时时刻刻的让他失控,让他愤怒,让他烦躁。

    他不知道这样的情感也能称之为爱。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爱过。

    他抓起杯子,猛灌了一口,那里面是水,不是酒,丝毫缓解不了他的痛楚,只是缓解了他喉头的痉挛,让他可以发出声音来。

    “秦如琛,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也喜欢花晓芃。”

    “不是喜欢,我爱她。如果她能幸福、快乐,我就满足了。”秦如琛低低的说。

    陆谨言嗤笑了一声,“她本来就不属于你。”

    “彼此彼此。”秦如琛毫不客气的回敬他一句,愤愤的开了。

    不远处,许若宸拿了两杯鸡尾酒,一杯递给花晓芃,“走,去跟老熟人打个招呼。”他的声音极低,控制在两个人的范围内。

    花晓芃轻轻的颤抖了下,“真的要过去吗?”她不想过去,不想面对陆谨言。

    “有我在,别怕。”许若宸搂起了她的肩,低声的安慰,她才鼓起了勇气,和他一起走了过去。

    “陆少,好久不见。”许若宸淡淡一笑,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陆谨言微微眯起眼,一点阴鸷的火光悄然闪过,“许若宸,你是不是暗恋我的老婆很久了,所以才会从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挖出了一个跟她长相酷似的女人?”

    花晓芃在心里暗暗吸了口气,不太明白陆谨言唱的这是哪出戏?

    许若宸十分的淡定,“陆少本来也不喜欢花晓芃,应该不会思妻成狂,把我的妻子当成她吧?”

    陆谨言嗤鼻一笑,满眼的嘲弄,“我原本还觉得是,不过现在看来,差得远了,花晓芃从来不会一身珠光宝气,打扮得如此俗气,浑身还充满了令人讨厌的香水味。你找到得,不过就是她的低配版。”

    花晓芃噎了下,深深觉得陆谨言这是在拐弯抹角的骂她。

    许若宸耸了耸肩,抬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我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妻子跟其他人比较,在我眼里,她是独一无二的,是最好的。”

    说完,他俯首,吻住了花晓芃的唇。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滚动了下,心里像黄石火山爆发一般喷涌着滚滚的岩浆,恨不得毁天灭地,把眼前的男人焚烧成灰烬。

    他从牙缝里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许若晨想玩,他就慢慢陪他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花晓芃有几分尴尬,还有几分忐忑,她知道许若宸是故意的,想要刺激陆谨言。

    陆谨言可是修罗魔王,冷酷无情,惹怒了他,回头肯定找她秋后算账,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她的身上。

    她用着一种娇羞的姿态,轻轻的推了一下面前的男人,“这里不少单身人士,我们撒这么多的狗粮不太好。”

    这个表现拿捏的掐到好处,既结束了亲密的举动,又不至于显得自己是有意避开,惹得许若宸不痛快。

    许若宸宠溺的点点头,搂住了她的肩,“回去再好好疼你。”

    陆谨言面无表情,深寒的冰层背后隐藏着嗜血的杀意。

    一想到她和许若宸翻云覆雨的画面,他的五脏六腑里的就像打翻了一锅烙铁,烧得每根神经,每个细胞都在尖锐的疼痛。

    “许若宸,你不是出柜了,喜欢男人吗?不会是迫于家庭压力,娶她回来当成个摆设吧?”他故意说道。

    许若宸倒把这事给忘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遇到她之后,我就被掰直了。”

    陆谨言咬了咬牙,“听许太太说你们认识八年了,可你是在四年前宣布出柜的,时间上似乎不符合呀?”他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实际上暗藏质问的锋芒。

    许若宸竭力保持着平静,“我们确实认识了八年,但是在四年前才开始交往的,也只有她有能力让我改变取向。”

    “哦?”陆谨言挑眉,“我还以为你是别有用心,故意装gay呢?”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一针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