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丈夫的试探
    第231章丈夫的试探

    昨天晚上,花晓芃在朋友圈火了。

    今天晚上,陆锦珊火了。

    她在俱乐部公然跳脱衣舞,尺度惊人。

    陆锦珊被秦如琛“甩”了之后,郁闷的要命,时常会去俱乐部打发时间。

    虽然她一向玩得很疯,但从来没像今天这样。

    这一次,她可是震动了整个名流圈。

    陆宇晗勃然大怒,要执行家法,被陆夫人哭着喊着拦了下来,让她抄写一千遍家规抵罪。

    花晓芃记得许若芳说过要回击,等她过来的时候,就问道:“陆锦珊的事不是你做的吧?”

    许若芳倒了一杯红酒,嘴角勾起一丝阴鸷的笑意,她也没做什么,就是给她的酒里加了一点料而已,“你不会是在同情她吧?”

    “怎么会,她是我黑名单上排名第一的人,我觉得很解气,没想到我的小姨子这么厉害。”

    花晓芃也倒了一杯酒,和她轻轻碰了下杯,像是在感谢她替自己出气。

    许若芳小啜了一口酒,幽幽的看着她,“嫂子,你太单纯了,我真担心,你在陆谨言面前撑不了几个回合。”

    “我也担心。”花晓芃叹了口气,眉间萦上了一抹轻愁,“他是大腹黑,奸诈无比。每次我都是用了你教我的自我催眠的方法,拼命告诉自己,我不是花晓芃,我是伊然,这样就不会露出破绽了。”

    “还不够,你要彻底改变自己。”许若芳深思熟虑的说。

    “怎么彻底改变?”花晓芃连忙问道,此刻,她也在催眠自己,假装没有跟陆谨言发生过任何关系,假装陆谨言还没有拆穿她,以免被许若芳察觉到端倪。

    “改变妆容,改变性格,改变喜好,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许若芳细长的凤眼在灯光下闪着犀利的微芒。

    这不仅是个建议,也是一种考验,她要看看花晓芃是不是真的对陆谨言没有一丝感情,死心塌地要跟着哥哥。

    花晓芃没有一点犹豫,微微颔首,“这种习惯上的问题,一时半会是很难改变的。陆谨言是个很敏锐的人,要是临时发挥的话,肯定会被他识破,我得好好练习,从现在开始就把从前的习性都改掉。”

    许若芳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虽然她是个心理学医生,但也会有先入为主的思想。

    在她看来,花晓芃就是个天真单纯的傻白甜,没有心计,也没有城府,所以才会被哥拿捏的死死的。

    第二天,花晓芃准备回岩城,没想到许若宸打了电话,让她就在龙城等着他,他晚上就到了。

    他是临时赶回来的,不能让陆谨言趁虚而入,撬了他的墙角。

    花晓芃带着小奶包住进了他在龙城的别墅。

    她原本只想待两天就走,就没想到别墅住,既然他回来了,还是住那边方便。

    晚餐,她亲自下厨,做得全是他爱吃的菜。

    “嫂子,你还真贤惠,出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许若芳站在厨房门口笑着说。

    “这是一个妻子应该做得呀。”花晓芃莞尔一笑。

    “我哥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把你从陆谨言的手里抢了过来。”许若芳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神色,“有些男人就是这样,当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视你为敝屣。当你离开之后,他觉得不甘心,想要把你夺回来。倘若你再回去,又会变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这话一针见血,戳进了花晓芃的心窝子里。

    人的心一旦受了伤,即便愈合,也会留下心理阴影。

    三个月的婚姻里,陆谨言留给她的只有厌恶、鄙视、嘲弄和暴虐。

    别说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一丝温情,就连半分温度都是不存在的。

    每次一想来,她就会背脊发寒。

    虽然他说可以重新开始,但她没有勇气去尝试,也不会再尝试。

    他只是因为不可一世的魔王尊严被挑战了,才会软硬兼施、威逼利诱让她回去。

    一旦再次踏入围城,他就会本性毕露。

    他不会对她好的,永远都不会,他带给他的只有痛苦、伤害和折磨。

    她是个生性淡泊的人,现在的生活安宁、平静、美好,她很满足,不想再有任何的改变。

    而陆谨言的逼迫就仿佛一道闪电,划破晴朗的长空,要把她毁了,把她的幸福也毁了。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从来都没有见过陆谨言,从来都没有嫁给过他。这样我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担心会被他抓回去。”

    她说这话的时候,许若宸正好走进来,听得一清二楚,一颗忐忑的心突然就平复了些许。

    “有我在,他别指望能把你带走。”

    他低沉而坚定的声音传来,让花晓芃微微一震,带着几分激动,又有几分不安的转过了身。

    “阿宸,你回来了。”

    他走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深深的吻住了。

    许若芳很识趣的走开了。

    他吻了很久,才舍得放开花晓芃,“想你了。”

    “我也想你。”她偎依在他坚实的胸膛,感受着他激烈的心跳。

    她的心也一样跳的狂野,不仅是因为激动,还有愧疚和担忧。

    怕他知道照片的事。

    许若宸并没有提及。

    昨晚,他已经跟许若芳问过这件事,许若芳也跟他解释是孩子约得陆谨言,但他还是不放心,必须要亲自回来一趟才行。

    “陆谨言最近一直都在借着合作的事骚扰你,对吧?”

    “他在试探我,不过我没有露馅。”她垂下眸子,浓密的长睫毛遮住了心虚的、慌乱的眸子。

    “没有露馅就好。”他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头,声音低沉如耳语。

    “可是他总有一天会发现的吧,我不想再回去,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我害怕,我好害怕。”她抓住了他的衣襟,泪水从她的眼眶涌了出来。

    她怕被陆谨言抓回去,更怕他知道了她“出轨”的事,要和她离婚,再也不让她见儿子了。

    许若宸把头埋进了她的秀发里,手臂微微收紧了下,似乎担心自己一松手,她就会被夺走,“我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他休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