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高难度动作
    第二百三十章高难度动作

    “我是很不堪,你折磨了我整整三个月,我们算是两清了。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行吗?”

    她说得那样干脆,那样无情,那样冷硬,似乎他对于她,就没有一点值得留恋的地方。

    这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他放开了手,唯恐自己一失控,把她的下巴捏碎了。

    然后他冲到吧台前,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他需要酒精的力量来麻醉自己疼痛的神经。

    只过了一会儿,他的胃就因为酒精的刺激痉挛起来。

    他闷哼了一声,下意识的弯下了腰,但没有停止喝酒的冲动,又倒了一杯,准备往嘴里灌,就像是故意在折磨自己。

    花晓芃冲过来,一把给他夺了过去,“你胃疼,还喝酒,又想喝到出血休克吗?”

    他的呼吸沉重而急促,就像受伤的野兽在喘息,“你应该巴不得我死,我死了,你就解脱了。”

    她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的收紧了,猛地一仰头,替他把酒喝了下去。

    这是烈酒,不是红酒,呛得她咳嗽起来,眼泪横飞。

    “蠢蛋,谁让你喝得。”他拿起一瓶矿泉水,扔给她漱口。

    她的喉咙都被呛哑了,灼烧的疼,几乎把一大瓶矿泉水喝进去,才缓解了一些。

    “陆谨言,你这家伙有暴虐倾向,不仅虐我,还自虐。”她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

    陆谨言一把抓住了她的肩,一种深刻的痛楚蔓延在他的眼睛中,遍布在他的面庞上,“没心没肺的女人,你就是专门来折磨我的。”

    “我哪有,我什么都没做。”她瘪瘪嘴,冤深似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她只是想要过自己的生活,仅此而已,是他不肯放过她,还想要把她变回傀儡,继续蹂躏她。

    她不可能乖乖就范。

    他直直的、死死的、深深的注视着她,努力的挨过了胃里的一阵痉挛,然后咽了一下口水,缓解发紧的喉头,“要么你就别回来,回来了,就必须重新做我的妻子。我不会给你选择的权利,更不会让你再次逃走,哪怕你怨我恨我,我也认了!”

    他很清楚,一旦放手,她就会像脱了线的风筝,飞得远远的,不会再回头。

    所以他不能松手,只要能让她回来,他不在乎强迫。

    她不需要他,没有了他,她一样过得幸福美满,可是他需要她,除了她,他不可能再有别的女人了。

    只能孤独终生。

    花晓芃的背脊被一阵寒意浸透了。

    她并没有继续去挑战他,这样只会更加的惹火他,而是换上了一种婉转的方式。

    “你就不能替小钧想想吗?他那么喜欢你,你要夺走了他的妈咪,你就要和恶毒的后妈生活,会被百般折磨的。你忍心吗?”

    陆谨言嘴角抽动了下,似乎这话对他起了作用。

    一想到小奶包,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疼爱的情感流溢出来,他还太小了,只有三岁半,自然不能离开母亲的关怀。

    “你要感谢自己生了一个好儿子,如果不是因为他,你现在已经进小黑屋了,还能在外面堂而皇之的晃悠吗?”

    “你说过会帮我想一个万全之策的,如果你想不到,就不准再逼我了。”她趁机道。

    他迷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只露出一点黑眸,显得格外深沉,“答应过你的事,我绝不反悔,你也要记清楚我的条件。”

    说完,他抓起她,把她扔到了沙发上。

    她明白他的意图,简直想要吐血。

    “你不是胃疼吗。怎么还想着这种事?”

    “你就是最好的镇痛剂。”他薄唇划开一道邪魅的冷笑,大手攥住她的裙缘猛力一扯,就让她半身赤果果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她羞恼、无奈,脸颊涨得通红,找不到东西遮蔽身体,只能蜷缩起来。

    “你真是个禽兽。”

    他解开皮带,欺身而上,兵临城下。

    “本来是晚上的活动,但鉴于你要看孩子,只能提前进行。”

    “不行,阿琪还在外面等我,你就放过我一次吧。”她哀求、恳请。

    陆谨言已经拉开了她衬衣的扣子,玩弄着她的身体。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直奔主题,可以省去前奏的时间,但你一定不会舒服。第二,就不用我废话了吧。”

    她有一种撞死在他胸口上的冲动。

    见她不语,他低哼一声,似乎不打算再忍耐,腰身猛地一挺,强行挤入她的干涩中。

    虽然只没入了半分,但足以疼得她全身痉挛了下。

    他那个玩意儿实在太大了,就这样闯入,足以把她撑破、撕裂。

    “我……选第二种。”她感到屈辱,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技女在祈求瓢客的怜悯。

    他的嘴角有了促狭的笑弧,不能征服她的心,就先睡服她的人。

    一个多小时后……

    她趴在沙发上几乎要融化了,他从身后拔了出来,像饱餐一顿的狮子王,满脸的餍足。

    她不想动了,这家伙竟然逼她玩了一个高难度的姿势,让她骨头都快散架了。

    他肯定没把她当成一个真正的女人看,而是当成了一个可以随意摆动的充气娃娃。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被送入了云霄,冲过一个一个的巅峰,兴奋的都快要死掉了。

    喘息了许久,她才平复过来。

    虚弱的爬了起来,去到他的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抹去所有罪恶不堪的痕迹,然后穿好了衣服。

    “我该走了,陆总。”

    “我们很快会再见面。”他扬起一丝邪肆的微弧,愉悦的、尽情的释放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的心里却是在发寒,慌慌张张的走了出去。

    虽然她离开了两个多小时,但阿琪在会议室喝茶,同finn聊天,并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finn是个俊美、风趣,极有魅力的男人,难免不让女人深深的吸引。

    看到花晓芃过来,她就赶紧起身,跑了过来。

    “finn特助,我们先走了。”花晓芃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

    “伊总,欢迎你经常过来。”finn嘴角勾起了一丝含蓄而耐人寻味的笑意。

    花晓芃才不想再来了,一踏进陆谨言的地盘,就会惨遭掠夺。

    这个时候,远在欧洲的许若宸已经看到了朋友圈的照片。

    一道暴怒的火焰在他眼里熊熊的燃烧。

    花晓芃是他的,陆谨言别指望还能夺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