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偷情被审问
    第二百二十七章偷情被审问

    “妈咪,你回来了。”小奶包兴冲冲的跑过来,扑进了花晓芃的怀里。

    她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宝贝儿,想妈咪了吗?”

    “嗯。”小奶包粉嘟嘟的小脸蛋摩挲着她的脸,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她分开。

    她疼爱无比的亲了一下他的小脸颊,“吃饭了吗?”

    “姑姑带我去意大利餐厅吃了披萨。”小奶包舔了舔小嘴儿。

    花晓芃带他们回了房间,许若芳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量着,像是在查找些什么。

    人只要做了亏心事,终究是会心虚的。

    她暗自咽着口水,竭力保持平静,把所有的心绪都隐藏在胸腔里,不让一丝一毫表露在脸上。

    进去之后,她就陪着小奶包下棋,这样就可以稳定一下心情,调整思绪,好应付许若芳之后的盘问。

    小奶包虽然小,但棋艺相当的精湛,尤其是象棋和围棋。

    她要不好好的思索一下,根本就下不过他,三两下就被他将军了。

    下完一盘棋之后,小奶包就回了房间,他想要在qq上呼叫陆谨言,告诉他自己来龙城的好消息。

    许若芳喝了一口咖啡,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嫂子,你今天去见什么客户了?”

    花晓芃抿了抿唇,沉吟片许,抬起头来看着她,“若芳,跟你说句实话,这个客户是陆谨言。他想参与投资,和我一起组建floweer中国分公司,如果我不接受,他就让我在中国混不下去。陆氏在珠宝行业具有垄断地位,我不向强权低头也不行啊。”

    在美国四年,她也学了一些心理学,这是为了更方便的管理公司,增加情商。

    现在她跟许若芳玩的就是一种心理战术。

    她遮遮掩掩的,反而让许若芳怀疑,而且纸包不住火,floweer和jvlear的合作迟早都要公布出去。

    还不如索性坦白出来,显得自己坦坦荡荡的。

    许若芳撇撇嘴,“他该不会是公报私仇吧,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

    “他一直都在怀疑,但没有完全确定,所以不停在试探我,我真是如履薄冰。其实我知道,他想借这次合作刻意的接近我,但我没有办法拒绝,否则floweer就完蛋了。”她的嘴角逐渐浮现出了一丝无奈而凄迷的笑意。

    陆谨言同意她继续做伊然,所以不会把她的身份揭露出去,也不会让许氏兄妹知道,他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

    他几乎喜欢上了这种偷情的滋味。

    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

    许若芳的目光里添了一份研判之色,“他没有强迫你做别的事情吧?”

    “在他确定我的身份之前不会,如果哪天确定了我的身份就说不定了,没准会把我用铁链锁起来,关进小黑屋,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她柳眉微蹙,喟然一叹。

    许若芳深沉的眸子在灯光下幽幽的闪烁,“我哥知道这件事情吗?”

    “不知道,你说我是该坦白,还是该隐瞒呢?”她故意把这个难题抛给了许若芳,让她来替自己解决。

    通常一个谎话,总是要用千百个谎话来圆,然后越陷越深,万劫不复。

    她能怎么办呢?

    就算她是被强迫的,也失去了清白。

    许若宸如果知道了,肯定会离婚,剥夺她对孩子的抚养权,不准她再见孩子。

    她是过错方,就算打官司,法院也不会支持她。

    小奶包是她的命根子,失去他,她会死掉的。

    许若芳沉默了半晌,像是在思考,许久之后,她低低的说:“先不要告诉我哥,最近并购的事,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能让他分心。”

    她微微一震:“欧洲并购的事不顺利吗?”

    “好像是,不过他会处理好的。”许若芳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

    花晓芃站了起来,“我先去冲凉了,晚上早点睡,明天我们一起带小钧到龙城逛逛。”

    “明天我去不了,我来龙城是为了参加一个心理学的研讨会。”许若芳抱歉的摇摇头。顺带打探一下她的行踪,免得哥哥不放心。

    “那我一个人带他去吧,你忙你的。”花晓芃微微一笑,进了浴室。

    房间里,小奶包正在和陆谨言聊天,“魔王叔叔,我到龙城来啦。”

    “明天我带你到迪斯尼乐园玩怎么样?”陆谨言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好呀,小姨也能一起来吗?”小奶包开心不已。

    “小姨去夏令营了,来不了。”

    “太遗憾了,我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呢,都见不到小姨。”

    “你以后肯定还有很多机会过来的。”陆谨言安慰道。

    看到妈咪进来,小奶包就放下了ipad。

    花晓芃拿起了书,给他讲故事,每天晚上她都会讲一个故事,哄他睡觉。

    “妈咪,明天我想去迪士尼乐园玩,可以吗?”小奶包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一副恳请的表情。

    “好呀,宝贝。”花晓芃溺爱的抚了抚他的头。

    现在,他就是她的一切,为了他,她可以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当一个罪人。

    第二天,她和小钧刚从酒店门口走出来,陆谨言的车就开了过来。

    透过车窗,看着他那张霸道无比,又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她吓了一大跳,“陆谨言,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答应了小钧,带他去迪斯尼乐园,当然是来接他的。”陆谨言耸了耸肩,嘴角勾起一丝促狭的微弧。

    他发现了,小奶包就是他的神助攻。

    小奶包裂开小嘴,狡黠一笑,“妈咪,昨天我没有告诉你,我还约了魔王叔叔一起去,你看到他,是不是觉得很惊喜?”

    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哭笑不得。

    惊喜?

    惊吓还差不多。

    陆谨言拉开了车门,“许夫人,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可以单独带小钧过去的。”

    花晓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话表面上是让她选择,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他把她的儿子带走了,她能不去吗?

    “今天就麻烦陆先生了。”她是咬着牙说这句话的,说完,带着小奶包坐了上去。

    小孩子的心思是最单纯的,快乐也是最简单的。

    开车的人是finn,他坐在陆谨言和花晓芃的中间,拿出ipad来拍了一张合照。

    “老实说,你们还挺像一家人的。”finn从后视镜瞅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

    “还好,这孩子长得像妈妈多一点。”陆谨言轻轻抚了抚小奶包的头,如果他长得跟许若宸一模一样,他恐怕喜欢不起来。

    “boss,你有没有发现,孩子的眉毛眼睛跟你很像?”finn用着一种漫不经心的声调说道,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