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爱是一道绿光
    第二百二十六章爱是一道绿光

    她倒吸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过喜欢的女人?”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幽幽的闪着清冷的光,似乎对她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有些不满。

    “你好奇心还挺重的。”

    “我想多了解一下你也没错吧。”她撅撅嘴,“我们做了三个月的夫妻,可是我对你一无所知。两个人要想和睦的相处,就得互相了解。”

    “听起来倒像是句人话。”他薄唇划开了一道似有若无的微弧。

    “我只会说人话,又不会说兽语。”她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有道邪魅之色从他脸上掠了过去,“看在你今天还有点乖的份上,我给你一项特权。”

    “什么特权?”她的眼睛微微一亮。

    “你可以自由选择是开启暴虐模式,还是温柔模式。”他慢悠悠的吐出几个字,让她风中凌乱,眼前一排排黑乌鸦呱呱飞过。

    听这意思,她要是敢反抗,就要开启暴虐模式,要是乖乖顺从,就可以进入温柔模式。

    “退出游戏,行吗?”她低低,极为小声的吐出了两个字。

    “看来你是打算选择暴虐模式了?”他漂亮的浓眉微微皱起,一点绯色点燃了眉尖。

    他修长的五指游弋上来,覆盖在了她的胸口,微微用力的一捏,疼得她闷哼了一声,“不是,我选择温柔模式。”她惊恐、瑟缩的叫道。

    如果注定逃脱不了大魔王的魔掌,就只能把伤害减少到最低。

    陆谨言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有了一丝满意之色。

    “待会不准像条死鱼一动不动,明白吗?”

    他低沉的声音像从海面掠过的一缕微风,说完,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远处,另一艘游艇上,花梦黎拿着望远镜,不断的偷窥着这边。

    “他们两个进船舱有两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你说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伊然那个小妖精是不是在勾引陆谨言?”

    她全身的神经都在妒火中抽搐,好不容易盼到花晓芃死了,又来了个翻版,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顺利上位?

    陆锦珊接过望远镜,瞅了一眼,“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除了做那种事,还能做什么呢?这四年来,他身边几乎都没有过别的女人,现在就是**,姓伊的狐妖妹子一挑拨,他指定控制不了。”

    花梦黎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滚动起来,“锦珊,你应该不会希望陆谨言带一个跟花晓芃一模一样的女人进到陆家去吧?”

    “那个狐妖妹子一看就讨厌,不过她想进陆家是不可能的,她又不姓花。”陆锦珊耸了耸肩,对于这一点并不太担心。

    但花梦黎担心啊。

    “你有没有想过,她可以冒充花晓芃,成为陆家的正牌少奶奶,她跟花晓芃长得一模一样。如果她说自己就是花晓芃,想必没有人会怀疑吧。”她忧心忡忡的说。

    “你想太多了,她都已经跟我们亮出身份了,还怎么装?”陆锦珊拿出了手机,“她好歹也有点名气,我在网上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花边新闻。”

    她不搜不要紧,一搜吓了一大跳,

    “omg,她竟然是许若宸的老婆,还有一个儿子。”

    “你说什么?”花梦黎赶紧凑过去来,看手机上的新闻,“她结婚了,为什么还勾引陆谨言?这可是红杏出墙,要是让许若宸知道了,绝对饶不了她。”

    “谨言该不会不知道她的身份吧,我得赶紧告诉他才行。”陆锦珊正要去拨陆谨言的电话,又停住了,转念一想,这么大的事情,陆谨言不可能不知道。

    他该不会是故意的,看到许若宸娶了一个长相跟花晓芃一模一样的女人,心里不平衡,所以蛊惑她出轨,给许若宸戴绿帽子?

    艾玛,太刺激了,这事要是让许若宸知道,估计要跟他拼命。

    花梦黎也想到了这一点。

    “锦珊,你说我们是不是跟许若宸通个气,让他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老婆。”

    “你傻呀,就算要说,也不能我们去说,否则陆谨言知道是我们告的状,还不大发雷霆,把我们生吞活剥了。”陆锦珊撇撇嘴。

    花梦黎眼里闪着极为阴鸷的寒光,“那你打算怎么做?”

    “山人自有妙计。”陆锦珊嘴角勾起了一道诡谲的笑意。

    这四年来,她唯一的变化就是变聪明了,懂得借刀杀人,不能再像从前一样的冲动,惹得自己一身骚。

    另一边的游艇上,花晓芃已经化成了一滩软水。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一切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估计她会被调教成一个“惯偷”。

    陆谨言把她抱了起来,走进浴室,一起冲洗。

    刚一出来,电话就响了,是小奶包打过来。

    “妈咪,我和小姑到龙城来了,你怎么不在酒店里呀?”

    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惊愕无比,“你到龙城来了?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可是你都不在。”小奶包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失落。

    花晓芃心虚,跟做贼似的,心里砰砰乱跳,“我在跟客户谈生意,待会就回来了,你跟小姑找个地方吃冰淇淋,等一下,好吗?”

    “好吧。”小奶包乖乖的回道。

    挂上电话,她就赶紧让陆谨言把船驶进港口,她要赶回去,立刻马上,否则“歼情”就暴露了。

    陆谨言十分的恼火,他晚上还安排了很多节目呢。

    这可是他精心策划的第一次约会,就这么泡汤了,真见鬼!

    在船靠岸的这段时间,她在脖子上拼命的涂着遮瑕霜。

    他喜欢种草莓,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

    “修罗魔王,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吗?以后不要在我的身上留证据,偷.情是不是得偷的专业一点?”

    一道阴戾的寒光从他眼里闪过,“花晓芃,你最好给我弄清楚,我是你的正牌老公,你跟许若宸才是出轨、偷.情、背叛、红杏出墙!”

    他一连用了好几个词。

    许若宸这个王八蛋绿了他,他要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爱是一道绿光,绿到你心里发慌!

    回到酒店里,花晓芃深吸了好几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平静。

    许若芳是心理学专家,有双看透人心的火眼金睛。

    她不能露出一点微表情,否则一定会被她察觉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