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要吃我吗?
    第二百二十四章要吃我吗?

    花梦黎一瞬不瞬的盯着花晓芃。

    这个世界上撞脸的频率也太高了吧。

    秦如琛和时聪撞脸了。

    眼前的人也和花晓芃撞脸了。

    但她不是花晓芃,她也不能接受花晓芃还活着的可能性。

    她必须死。

    没有了她,她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资格成为陆家少奶奶的女人了。

    “伊小姐,你和我妹妹长得真像啊,看到你,我就想到了她,心里好难受。”说完,她掏出手巾,假装拭了拭眼角,装出很难过的模样。

    花晓芃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惺惺作态,她和陆锦珊是这个世界上最希望她死的人。

    “有点饿了,我去船舱做点东西来吃,两位失陪了。”说完,她就走了进去。

    陆锦珊坐到了弟弟的身旁,“谨言,你不会因为她长得像花晓芃,就看上她了吧?”

    “那也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陆谨言耸了耸肩,神情冷漠,语气更加的冷漠。

    陆锦珊撇撇嘴,“你要娶的人只能姓花,现在花家只剩梦黎了,你早点把她娶回来吧,别再拖了。”

    这个叫伊然的女人太讨厌了,跟花晓芃一样的讨厌,绝对不能让陆谨言跟她厮混到一起,碍她的眼。

    花梦黎听到她的话,心里喜滋滋的,一脸期盼的表情,恨不得立刻就扑进陆谨言的怀里。

    陆谨言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温度,连瞟都懒得瞟她一眼,“陆锦珊,你脑子进水了吧,我什么时候离过婚?”

    “花晓芃已经死了!你们的婚姻自动无效。”陆锦珊撇撇嘴。

    “她死了也是我老婆,我们的婚姻是终身制。”陆谨言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的说。

    这话不仅是在对她们说,也是在对窗舱里的人说。

    陆锦珊差点没晕死过去。

    花梦黎则像被一脚踹进了冰窟窿里,心里哇凉哇凉的,浑身都在冒寒气。

    “谨言,我不跟妹妹争,我也不想当陆家少奶奶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你终归是需要一个继承人的。”

    她话音未落,陆谨言的声音就冷冷的传来:“你没有资格。”短短的几个字,简单、直接、粗暴。

    花梦黎的身体晃动了下,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连脚都站不稳了。

    “谨言,四年了,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爱你,我一直都在等你,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好不好?”她的眼泪涌了出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但她即便把眼泪流干,也融化不了陆谨言的心,“给你们一分钟,从我的游艇上消失,否则就等着喂鱼。”这是要把她们扔下海的意思。

    她老婆逃走,这两个女人“功”不可没,他没算账,她们应该谢天谢地。

    陆锦珊抓住了休闲椅的扶手,像是在耍赖,“我准备待在你这里了。”

    陆谨言不慌不忙的拉了下呼叫键,“罗伊,下来,把这里两个讨厌的女人扔下海去。”

    罗伊既是驾驶员,也是陆谨言的助理之一,他把游艇换成自动驾驶,就走了过来,“两位小姐,你们是要自己跳,而是让我帮你们跳。”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助理,要敢碰我一下,就死定了。”

    “为了boss,我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罗伊冷笑一声,攥住陆锦珊的胳膊,就把她拉了起来,举止有些粗暴,毫不留情。

    陆锦珊知道他是来真的,不是吓唬她的,慌忙叫道:“行了,我自己走。”

    两人灰溜溜的离开了,留下满心的不甘。

    花晓芃端着三明治和蔬菜水果沙拉走了出来。

    “我还以为四年了,大家都变了,没想到还和从前一样。”

    “这里唯一变得人只有你。”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

    “不是呀,你也有一点点的变化。”她莞尔一笑,露出了两个狡狯的酒窝儿。

    他浓眉微微一挑,“我哪里变了?”

    “竟然主动要吃我做的东西呀?”她浓密的长睫毛忽闪起来,像翩翩起舞的蝶翼。

    他薄唇划开了一道迷人的弧线,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小口。

    “好吃吗?”她微笑的问道。

    “勉强能吃。”他耸了耸肩,语气平平淡淡的。

    她心里的失落想海浪一般此起彼伏,这个评价,很明显是负分。

    不好吃!

    “我……不太知道你的口味。

    罗伊极为小声的插过话来,“boss从来不会说好吃,只要他说能吃,那就是好吃的意思。”

    “啊?”她微微一震,心情忽然就悄悄的多云转晴天了。

    修罗魔王不愧是大闷骚,也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

    陆谨言没好气的瞪了罗伊一眼,“上去开你的船,不要在这里废话。”

    罗伊缩了缩脖子,转身要逃走,被花晓芃叫住,“橱柜上还有三明治和沙拉,是给你留的。”

    “谢谢,伊小姐。”罗伊笑着走了。

    finn交给了他重大的任务,要帮助boss和伊小姐度过美好的约会日。

    他肩膀上的担子很沉重啊!

    陆谨言不愧是受过良好教养的,吃得很优雅,细嚼慢咽的。

    而她在旁边吃得随心所欲,放飞自我,完全不顾忌吃相,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伸出手来,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吃饭要专心,不要看手机,要看就看我。”

    她噎了下,赶紧喝水,“你又不能吃,为什么要看你?”

    “谁说我不能吃,你以前不是经常吃吗?”他慢条斯理的回了一句,让她真的呛住了,脸色涨得通红,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噗嗤”喷了出来。

    在美国的时候,她从来不吃火腿肠,因为每次看到火腿,她就会忍不住的想到他的庞然大物,又粗,又壮,又坚硬,让她欲生欲死。

    “吃东西,能不能正经一点?”

    “放心,你不会饿得,今天晚上,我一定会把你喂饱。”他薄唇划开了邪肆的笑弧。

    她花容失色,脸颊由鲜红变成了苍白。

    “晚上,我要回酒店。”

    “可以,自己游回去。”他一个字一个字轻飘飘的吐出威胁。

    她倒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我吃好了。”说完,赶紧跑进了船舱里,唯恐他这会就兽性大发,当场在甲板上办了她。

    她进去后不久,罗伊就下来了。

    “伊小姐,我们家boss没有约会经验,你要多担待一点。”

    花晓芃微微一震,他竟然以为他们是在约会?

    不不不,他们没有约会,要涉及男女之事,只能称之为“偷.情”、“媾和”。

    “你别误会,我和陆总是生意上的往来,不是约会。”

    罗伊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自顾自的说:“我们家boss很纯情的,在跟夫人结婚之前,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

    纯情,修罗魔王纯情?

    这难道不是本世纪最大的冷笑话吗?

    他明明就是风流成性,女人成堆,用情不专!

    “我怎么听说你家boss是因为婚内出轨,把夫人气得跑出国,才发生了车祸。”

    “这肯定是污蔑,我们家boss对夫人一心一意,花梦黎不过是他结婚前的一次意外,而且那个女人还不知道是不是花梦黎呢?”

    罗伊一本正经的解释,花晓芃心里顿时泛起了惊涛骇浪。

    花梦黎和陆谨言是在他们结婚之前发生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