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鬼魂跑出来了
    第二百二十三章鬼魂跑出来了

    一道极为惊恐的抽搐从陆锦珊的脸上划了过去。

    她以为自己看到鬼了,慌忙抓住了花梦黎的手,“你……你看到那艘游艇上的女人了吗?”

    “看到了,她……好像是花晓芃!”花梦黎的脸色不比她好看,一样的惨白一片。

    “她不是死了吗?”陆锦珊瑟瑟发抖。

    “那是谨言的游艇,谨言也在上面,我们赶紧靠过去看看。”花梦黎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竭力保持着平静,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晓芃也看到了她们,真是冤家路窄。

    最不想见到的人,偏偏要见到。

    她顿时感觉头顶的阳光都变得阴暗了。

    陆谨言不想让她们过来,吩咐驾驶员把游艇开走,但两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算了,让她们上来吧,不然她们会一直跟着,不会罢休的。”花晓芃讥诮一笑。

    陆谨言烦躁。

    在她离开之后,秦如琛就毫不犹豫的和陆锦珊解除了婚约。

    四年来,陆锦珊一直都不肯放弃,发誓非他不嫁,为了摆脱她的纠缠,秦如琛干脆跑到了国外,眼不见心不烦。

    两人就这么一直耗着,耗得陆锦珊也变成了大龄剩女,脾气变得更加讨厌。

    连接的踏板一放好,陆锦珊和花梦黎就冲了过来。

    陆锦珊把眼前的女人仔仔细细的瞅了一遍,心里积压的仇恨一瞬间就爆发出来。

    “花晓芃,你到底是人是鬼?这么多年了,你还阴魂不散,想要继续纠缠谨言,死赖在我们陆家,是不是?”

    虽然花晓芃死了,但她的仇恨并没有消失,反而因为秦如琛解除婚约,更加的深浓。

    每天她都要把她咒骂一百遍,诅咒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花梦黎瞅了一眼地上的影子,“锦珊,她有影子,不是鬼的。”

    “不可能,她已经死了,都烧成灰了,怎么可能还活着?”陆锦珊使劲的揉了下眼睛,很希望只是自己的错觉。

    但面前的人没有消失。

    她冷冷的、淡淡的瞅着她们,面无表情,“两位女士,你们认错人了,我不叫什么花晓芃,我叫伊然。”

    “你不是花晓芃?”陆锦珊和花梦黎几乎是异口同声,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简直比看到了鬼还要惊愕。

    花晓芃在心里嘲弄一笑。

    四年了,这两人可是一点都没变!

    “之前陆总也把我认错了,不过现在他觉得我一点都不像那个叫花晓芃的人了。”她慢慢悠悠的说。

    陆锦珊在心里松了口气,不是花晓芃就好了,要是花晓芃还活着,她一定会气得喷血。

    “你长什么样不好,为什么要长一张和花晓芃一样讨厌的面孔?丑的要死!”

    花晓芃幽幽的扫了她一眼,冷笑一声:“我这张脸可比你的脸好看多了。”

    这话就像扇了陆锦珊一记无形的耳光,让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我是龙城第一美人,就你这种土包子也敢跟我比?”

    花晓芃把头转向了陆谨言,“陆总,你们龙城的女人长得都很普通吗?就这样的姿色也能被称为第一美人?”

    “花晓芃!”陆锦珊气急败坏,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叫错了人。

    虽然这个女人不是花晓芃,但跟花晓芃一样讨厌,一样可恨。

    “姓伊的,不管你是个什么来头,我告诉你,我可是陆家的千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哦?”花晓芃挑眉,露出一丝惊讶之色,“陆总,这是你家亲戚?”

    陆谨言薄唇勾起了一缕冷弧,她要演戏,他自然要奉陪,“我姐姐,大龄剩女,脾气不好,请伊总多多见谅。”

    陆锦珊听到弟弟的称呼,微微一怔,“谨言,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伊总是美国珠宝品牌floweer的创始人。”陆谨言慢条斯理的介绍道。

    陆锦珊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floweer之前虽然没有进驻国内市场,但在名流圈已经小有名气了,很多阔太太、名媛千金都会专门派人去美国购买。

    陆锦珊自然也知道。

    “难怪我觉得floweer的设计那么俗气,原来是这种蓬门小户设计出来的。”她把手背到了后面,悄悄把手上戴得那枚floweer的花魁戒指摘了下来,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她一上来,花晓芃就瞅见了。

    她不动声色,微微一笑:“不知道陆小姐从事什么工作?”

    陆锦珊没工作,依然在当她的米虫。

    她唯一的奋斗目标,就是嫁给秦如琛,牢牢的拴住他。

    秦如琛可以跟她耗,但别指望还能娶别人,谁敢勾引他,她就杀了谁。

    “我是龙城的派对女王。”她撩了撩肩头的秀发,得意洋洋的说。

    “哦?派对女王的年收入是多少?”花晓芃故意问道。

    陆锦珊恶狠狠的瞪她一眼,“你不会连派对女王都不知道吧?我家里有的是钱,不需要我赚钱。”

    花晓芃端起茶几上的香槟喝了一口,声音不慌不忙的吐出来:“所以,陆小姐没有工作,就是只漂亮的米虫?”

    陆锦珊七窍生烟,真想手撕了她,“女人的天职就是在家里相夫教子,根本就不需要工作。”

    “可是陆小姐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呀,怎么相夫教子呢?”花晓芃淡淡的笑容里满是嘲弄,每个字都是一颗厉害的子弹,狠狠的打击在陆锦珊的死穴上。

    她不再是从前那个柔弱的、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陆锦珊别指望还能欺辱到她。

    陆锦珊暴跳如雷,一个劲的跺脚,“谨言,你为什么又要招惹跟花晓芃一样讨厌的女人,我快要被她气死了。”

    陆谨言敛起嘴角,变得极为凝肃,“伊总是我的客户,希望你对她礼貌一点,不要给陆家丢脸。”

    后面那句话顿时让陆锦珊哑口无言,深受打击,“我是你姐姐,你不是总是胳膊肘朝外拐,行不行?”

    “我没邀请你来,你可以回去了。”陆谨言冷冷的甩出了一句话。

    但陆锦珊不准备回去了。

    她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叫伊然的女人。

    不知为何总觉得她身上到处都是花晓芃的影子。

    她得弄清楚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