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冤家路窄
    第二百二十二章冤家路窄

    “接电话。”陆谨言俯首凑在她耳边,低沉的声音里夹杂着一股寒气。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接通了电话。

    “晓芃,你去龙城了?”

    “嗯,跟客户商谈一下设计专柜的事。”她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这种小事让下面的人去就好了,你何必亲自跑一趟呢?”许若宸用着漫不经心的声调,仿佛只是随口一问,但语气有一些重,隐藏着一股质疑的味道。

    一个人做了贼,就会心虚,花晓芃的心跳骤然增加了数倍,扑通扑通的狂跳,总觉得许若宸开始怀疑她了,这么说是在试探她。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缓解因为紧张而痉挛的喉头,“我……就是想顺便去医学院偷偷看看我弟弟。”

    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可以掩饰阳光下的“罪恶”。

    “就知道你会忍不住要去看小锋。”

    话筒里有了一点笑声,看起来他放心了,没有怀疑。

    她暗暗的松了口气,“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小锋了,差一点就忍不住要跑出去,跟他见面了。”

    “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会想办法让你们见面的,不会一直这样下去。”许若宸安慰的说。

    “谢谢你,阿宸。”她低低的说。

    陆谨言在旁边听着,未动声色,只有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嘲弄之色。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小刺猬谎话连篇的坏毛病一点都没有改变。

    说起谎来是脸不红、心不跳,面色平静无波。

    他不知道的是,花晓芃的心已经拧绞了起来,深浓的罪恶感和愧疚感,犹如滚滚的洪流把她重重的包围了,让她感到呼吸沉重,就好像背上背着一个十字架一般。

    “下周我就回来了,想你,宝贝。”许若宸的声音再次响起,更加的温柔了,柔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抿了抿唇,放低了音调,“我也想你。”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最后这句话,让陆谨言的眉毛拧绞在了一起,怒火在心头熊熊的燃烧。

    “你该死的很想他吗?”

    她有点晕,深吸了口气,“他是我的丈夫,我们一起生活了四年,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亲情,我想他是很正常的事呀。”

    她轻飘飘的语气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陆谨言火冒万丈,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这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我?”

    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挡住了闪烁的眸子,“我们俩在一起总共才三个月。”

    陆谨言俊美的面庞像是被一根利刺狠狠的蛰了下,狰狞的扭曲了起来。

    这是在委婉的表示没有想过吗?

    仿佛有一记闷棍敲打在他的头顶上,让他头昏昏目涔涔而五脏翻腾,强烈的失落感就像从三万尺的高空直线垂落,摔得他三魂七魄都碎裂了。

    “你就一点点都没有想过我?”

    她咬了咬唇,声音像被海浪打碎了,细微而低迷,“我经常会做噩梦,梦到被你找到抓回去,算不算在想你?”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

    这不是安慰,而是打击,刺果果的打击。

    他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伤害。

    “花晓芃,我会让你以后梦到我的时候,都是美梦,而不是噩梦。”

    花晓芃微微的震动了下,带了一点眩惑的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难解的谜题。

    这好像是一个很难实现的愿望,不,几乎是不可能实现。

    他是魔王,有霸道独裁的本性,时常都会兽性大发,蹂躏她,温柔总是昙花一现,怎么可能一直让她做美梦呢?

    “你说的美梦是不是黄粱美梦?”

    “你要不乖,惹火我,就是黄粱美梦了。”他低哼一声,果然是一秒就翻脸,恢复了魔王的本性。

    她叹了口气,让他开心,就会对不不起许若宸,让自己的罪孽加深。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即便你给我建造了一个地狱,我也觉得自己死后是会上天堂的。现在我觉得,我可能要下地狱了。我是个罪人,我没有做一个好妻子,背叛了自己的丈夫。”

    虽然她是被强迫的,虽然她不是有心的,但依然被许若宸带来了耻辱。

    陆谨言凌冽的、审判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从她的脸上划了过去,“难得你还能有忏悔之心,你要不回来,肯定下地狱。”

    她噎了下。

    很明显,她错误的理解了他的话。

    在她的心里,真正的丈夫是许若宸,对不起的人也是许若宸。

    至于他。

    她不觉得当初的离开是背叛。

    他从来都没把她当成过真正的妻子,只是一个挂了名的傀儡而已。

    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名存实亡。

    她一直都想要离婚,是他不肯,强行把她留在身边。

    离开对她而言,是解脱,是自救。

    就算是现在,对于他,她也不敢抱什么希望。

    她这个人没有什么追求,只想过平静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他给不了。

    只有许若宸可以给她。

    这四年来,他们相敬如宾,生活的和谐而美满,没有过争吵,没有过争执,也没有第三者插足。

    许若芳偶尔会过来看他们。

    她也会在视频里跟许家父母通话,彼此都很和睦。

    没有讥诮、没有嫌弃、没有羞辱、更不会有冷嘲热讽。

    而这些负能量,在陆家,她可谓尝尽了,尝遍了。

    陆锦珊还没有结婚,她回去,就意味着战争又要爆发,无休无止。

    她受够了!

    “有点累了,我睡一会。”

    她感到心累,一想到被逼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她就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小刺猬,今天晚上你做饭。”

    他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漫不经心,却吓了她一大跳,“你不是嫌我脏,从来都不吃我做的东西吗?”

    “我要不吃,会让你做吗?”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他的心境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的平静,而是像面前的大海,波澜起伏。

    他不是体会不到,她对许若宸的感情比对他要深得多。

    她的心里没有他的位置,一点都没有。

    他们之间唯一的、仅存的纽带就是那张结婚证。

    他很不安,担心自己真的错过了和她之间的缘分,担心无论他怎么努力,都不能让她回来了。

    所以他不想放松,也不敢放松,想要牢牢的抓住那根脆弱的线,不让她溜走。

    大海里,另一艘游艇从他们旁边行驶了过去。

    游艇上正在开派对,上面的两个女人,是花晓芃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

    陆锦珊和花梦黎!

    她们也看到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