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魔王的柔情
    第二百二十一章魔王的柔情

    她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男人,他就像是一个谜团,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他的呼吸均匀而轻缓,似乎又睡着了。

    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他才醒过来。

    他是被疼醒的。

    皱了下眉头,他抬手抚了抚隐隐作痛的胃。

    打扰他的好梦,真是太讨厌了。

    她察觉到了。

    在海洋世界里,陆初瑕说过,他酗酒,喝出了胃病。

    一早上没吃东西,胃里空了,肯定会疼。

    “我替你叫了粥,先吃一点,暖胃。”

    他下了床,洗漱之后,坐到了沙发上,慢慢悠悠的吐出两个字来:“喂我。”

    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低咳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你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喂,我们家小钧都自己吃饭呢?”

    他凶神恶煞的瞪了她一眼,“我得胃病,还不是你害的,你得赎罪。”

    花晓芃风中凌乱,眼前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这是不是叫躺着也中枪?

    “干嘛酗酒,我死了,你很难过吗?”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闪动了下。

    他不难过,因为变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但他心痛、头痛,全身的神经都痛,这是灵魂被剥离后的伤口散发出来的,每天让他生不如死,如果不是靠着酒精的麻醉,他肯定会痛死掉。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是罪魁祸首,她必须要补偿他,还债、赎罪!

    “快点喂,你要把我疼死吗?”

    这话像是在变相的转移话题,回避了她的问题。

    她无奈的要命,看在他胃疼的份上,只能端起碗,喂给他吃。

    吃完粥之后,他的胃就舒服多了。

    “下午,我们一起出海。”

    她的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感觉自己正在陷入一场无法自拔的泥泞中。

    “我过来,是谈合作的。”不是叙旧情。

    他皱起了眉头,“在游艇上谈。”他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

    一路开车,去到码头,刚一上游艇,他就搂住了她的肩,掏出手机,咔咔咔,肆无忌惮的来了一个五连拍。

    “干什么呀,通歼还要留证据吗?”

    她吐血,这照片要是流露出去,他俩肯定会被贴上标签:奸夫淫妇!

    陆谨言敲了下她的头,“我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公,你和许若宸才叫通歼!”

    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同框拍过照片,今天要多拍一点,补偿回来。

    花晓芃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只感觉有一记霹雳从天而降,击打在他的天灵盖上,让她外焦里脆,“我现在是伊然,不是花晓芃。”

    陆谨言有些恼火,“许若宸这个混蛋是怎么在文莱给你弄到得这个假身份?”

    这一点,她也不是很清楚,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一个叫伊然的女人。

    不过……

    “只要没问题,能用就行。”她撇撇嘴。

    有道阴鸷的寒光从他眼底一闪而过,“你就是被许若宸的甜言蜜语骗了,脑子只有草履虫这么大,蠢得令人堪忧。”

    敢拐骗他的老婆,他一定会让许若宸付出代价的。

    “不是他骗我,是我求他救我脱离苦海的。”她的声音很低,犹如呼吸一般,但陆谨言还是听到了。

    “跟我在一起,有这么糟糕吗?”他两道漂亮的浓眉慢慢的拧绞在了一起。

    “还能有更糟糕的吗?”她极为小声的嘀咕。

    整整三个月,她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他抓住了她的肩,神情变得极为凝肃,“我说过,我们重新开始,忘记过去。”

    她垂下了眸子,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陆谨言,我和从前不一样了,我现在是一个母亲,小钧是我的一切,我不可能抛下他跟你走的。小钧还那么小,他需要我,如果我离开了,许若宸就会给他找一个后妈。你应该知道豪门里的利害关系,后妈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继承家业,会不惜一切来对付继子。难道我要让我的孩子生活在危险之中吗?”

    陆谨言沉默了。

    四年来,她走得那样义无反顾,是因为他们之间没有牵绊。

    而现在,小钧是一个最大的难题。

    即便他愿意接受他,让他跟着花晓芃到陆家来,许家也是不可能同意的,豪门家族都很看中长子长孙。

    “在我想到一个适中的办法之前,我允许你继续做伊然,但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随传随到。”他用着霸道的、命令的语气说道。

    她想哭,“你是想我变成一个罪人吗?”

    “你本来就有罪。”他低哼一声,语气里夹杂着起伏的怒浪。

    “你在龙城,我在岩城,也没有办法随传随到呀?”她不敢太过激烈的反对,唯恐他一发怒,她连伊然都做不成了。

    “我会去找你的。”他低沉的说。

    她跌坐在了椅子上,她就知道回国之后,生活就再也无法平静了。

    她想要的只是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生活,为什么这么难呢?

    “之前,你说我欠你200次,是不是我陪你200次,我们之间就算两清了?”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脸色变得极为阴沉。

    他一向杀伐果断,说一不二,从来没有退让过,从来没有妥协过。

    这一次,他破天荒的妥协了。

    可是,她不但不感恩戴德,还想要逃走,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吗?

    “花晓芃,200次是你欠的债,还清了,你依然要回来。不要考验我的忍耐力?”他一秒就恢复了大魔王的姿态,浑身散发出深冷的寒意。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跟大魔王果然没有条件可谈,只能顺从,不能反抗。

    “陆谨言,你能告诉我一句实话吗?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呀?”

    他铁臂一伸,揽她入怀,深深的、直直的凝视着他,“你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

    他的语气那样的郑重、那样的坚定、那样的坦然,言语时,他的眼睛闪烁着一种奇异的神采,那似乎是种可以称之为温情的柔光。

    她的心房狠狠的抖动了下。

    陆谨言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在她的记忆里,他看着她的眼神一直都是冰冷的、厌恶的、嫌弃的。

    她张大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

    她不会是跌进了某个平行世界里吧?

    甲板上有一份寂静,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铃声从手机里响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浑身略过了剧烈的痉挛。

    是许若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