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姐夫,你有女人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姐夫,你有女人了

    花晓芃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慌乱的在地上寻找自己的衣服。

    天呐,她在做什么呢?

    她的内心涌出了强烈的罪恶感,就仿佛一个偷.情的银妇被当场做奸在床了。

    “我……我要走了。”

    “你走不了了,你弟弟来了,已经到我办公室门口了。”陆谨言低沉的说。

    “小锋?”花晓芃微微一怔。

    “你很久没见到他了,不想见一见吗?”他挑眉。

    她朝里面的房间往了一眼,“我……我偷偷看看,就好了。”说完,她抓起地上零碎的衣服慌慌张张的躲了进去。

    陆谨言也迅速的整理好了衣服,坐到了大班椅上。

    花小锋是从江城回来的,“姐夫,下周我就要去龙城第一人民医院实习了。”

    “你姐要是知道你这么能干,会很开心的。”陆谨言站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递给他。

    “姐夫,昨天我去看姐了,她墓碑前的玫瑰花谢了,好像有好几天都没人来换了。你不是吩咐了人,每天早上都要给她送新鲜的玫瑰花吗?那个人是不是偷懒了?”

    花小锋皱起眉头,有点郁闷。

    “是我撤了,不用送了,她不需要了。”陆谨言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花小锋困惑不已。

    陆谨言朝房间瞅了一眼。

    花晓芃就躲在里面,从一点点缝隙往外面看着。

    听到花小锋的话,她的心里百味杂陈。

    陆谨言竟然每天都让人给她送玫瑰花?

    天,这是修罗魔王会做的事情吗?

    她“活”着的时候,连一个花瓣都没收到过,没想到“死”了,竟然能天天收到他的花。

    是不是有点讽刺?

    陆谨言收回了眼神,低咳了声,慢慢悠悠的说道:“前几天我梦到你姐了,她说她改嫁了,还生了孩子,不需要我再送花了。”

    花小锋狠狠的呛了下,“姐夫,你还相信梦呀,作为一个医生,我跟你讲,梦只是大脑潜意识的一种释放行为,不是真的。”

    “万一是真的呢?”陆谨言耸了耸肩。

    花小锋撇撇嘴,极为小声的嘀咕了句,“除非她见到了聪哥哥。”

    “她没有嫁给你的聪哥哥,嫁给了别的男人。你姐脑子笨,容易被骗,别人几句甜言蜜语,她就敢托付终身了。”陆谨言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怒浪。

    花小锋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忧虑的望着他,姐夫一定是伤心过度,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四年来,他还没有从失去姐姐的悲痛中走出来。

    “姐夫……”他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瞥见沙发底下,有一点淡紫色。

    他弯下腰,一把拾了起来。

    那是一条女人的小kk。

    他惊呆了。

    陆谨言也惊呆了。

    房间里的女人更是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

    她只穿了裙子,里面还光着呢。

    她正在想自己的小kk去哪了,没想到掉到了沙发下面。

    陆谨言可真会扔!

    办公室里有了一阵死一般的沉寂,还有万年的尴尬。

    花小锋用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椅子上的男人,“姐夫,你有女人了?”

    陆谨言扶额,风中凌乱,“你姐都改嫁了,我找个女人很正常。”

    花小锋幽幽的瞅了他一眼,“姐夫,你不会因为一个梦,就跟我姐置气,随便找了个女人,还把送给我姐的玫瑰花也撤了吧?”

    陆谨言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

    花小锋的忧虑加深了。

    姐夫这是伤心过度,产生癔症了。

    “姐夫,找个女人也好,我姐既然已经死了,就把她忘了吧,你的人生还很长,再去找个女人是应该的。”

    “你吃饭了吗?”陆谨言赶紧转移了话题,不能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吃过了。”花小锋指了指桌子上的盒子,“这是我妈妈做的薄饼,让我带给你。”

    “替我谢谢岳母。”陆谨言的嘴角扬了起来。

    “我还要回学校,先走了。”花小锋拍了下他的肩,起身离开了。

    花晓芃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拿起沙发上的小kk,窘迫的穿上了。

    “陆谨言,我活着的时候,没收到过你的花,没想到死了,还能天天收到你的花。”

    她带了一点自嘲的说。

    陆谨言铁臂一伸,把她拉进了怀里,“你想要吗?”

    他的呼吸里夹杂着浑厚的荷尔蒙气息,声音里充满了蛊惑的意味,仿佛在诱惑着她,重新走进地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慌忙撇过头,推开了他,“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花晓芃,我等你回来,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他的声音低沉而清晰的传来,像是给了她一个缓冲的期限。

    她没有回答,唯恐把他惹火,走不了了。

    抓起沙发上的包,她慌乱的跑了出去。

    回到酒店里,她的心里犹如排山倒海,犹如万马奔腾,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回去,她要怎么回去?

    她回不去了呀!

    她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家庭,抛弃自己的孩子。

    从她离开的那一天,就注定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而且,他也不喜欢她,只是宇宙无敌的占有欲在作怪而已。

    等她回去了,他就不会这么温柔了,一秒恢复大魔王的姿态,重新把她变成傀儡。

    在她思忖间,手机响了,是小奶包发来的视频通话。

    “妈咪,我现在可以在两分钟之内把魔方还原哦,我拧给你看。”他拿起了魔方,灵巧的小手儿,迅速的拧着,很快就把魔方的四面都还原了。

    “宝贝,太棒了。”她竖起大拇指,给孩子点赞。

    他可爱的小脸蛋,就像天使一般的纯净、美好。

    他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比她自己更重要。

    她不能做出一点点可能伤害到他的事情来。

    帝爵办公室里。

    finn进来了。

    “boss,明天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你要不要过目一下?”

    “全部推掉,我另有安排。”陆谨言蜻蜓点水的说。

    “你要跟夫人出去约会吗?”finn换上了调侃的表情。

    “你废话太多了。”陆谨言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finn动了动唇,他的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不知道告诉他之后,会不会被踢出地平线,或者追杀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