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温柔的缠绵
    第二百一十八章温柔的缠绵

    他撕开了她的衬衣,大手覆上了她的心口,就像捏着一团玩具似得,揉捏着她。

    生了孩子之后,她这里更加的丰盈了,和纤细的腰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撇开了头,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自己如此狼狈,又如此羞耻的模样。

    但他不许她回避。

    “花晓芃,把眼睛睁开!”

    她不理会,泪水浸湿了面庞。

    “你要不好好看着,今天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了。”

    “陆谨言,你是禽兽、魔鬼!”她失声痛哭,满脸都是怨恨。

    像是惩罚般的,他猛力的从后面进入,不断撞击着她,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正视着镜子,不准她逃避。

    “我是你的丈夫,我有权利对你做任何事!”

    “不是,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许若宸才是我的丈夫。”她几乎是在嘶吼。

    他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牙关咬紧了,动作也更凶猛,“下一次,我让许若宸看着我们做。”

    “不!”她拼命的摇头,她宁愿去死,也不能让许若宸看到自己如此羞耻的模样,“你那样做,就是杀了我。”

    “你本来就已经死了。”他薄唇划开了嗜血的冷笑。

    “求求你,不要让他看到,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她屈服了,在他前面,她从来都是无能为力的。

    陆谨言的怒火并没有减少,心里反而更加的恼怒,更加的狂躁,“他就那么重要?”

    “他是小钧的爸爸,我只想让小钧有个完整的家庭。小钧那么喜欢你,你就不能看在他的份上,饶过我吗?”

    她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脸上,整个身体都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抖动着,声音也在跟着抖动。

    “饶过你,那我呢,在你心里,我就连一点位置都没有吗?”强烈的痛楚席卷了他,要不是身体处在发泄的兴奋中,他一定痛到跌倒下去了。

    他要的其实很简单,只是让她回来。

    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这种绝望逐渐化为了愤怒,让他想要去掠夺,想要去毁灭。

    她没有说话,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一场孽缘,再无其他了。

    她咬了咬唇,虽然是被强迫的,但身体还是本能的感到了一种极致的快感。

    她忍不住的一阵颤栗,同时也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恼。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心里突然就舒服了一些,动作也变得温和了。

    “花晓芃,你是喜欢我这样的。”

    “我……我怎么可能喜欢被强迫?”她的脸涨红了,或许是因为他的动作变得轻缓了,她感到了一阵阵的酥麻,几乎是本能的扬起了头,眼里有了一丝迷离之色。

    “如果你主动,我是不会强迫的。”他发出一声粗重的喘息,然后愉悦的释放了出来。

    他并没有满足,把她翻过来,横跨上腰间,带着她走进了淋浴室。

    打开水龙头,温暖的水流仿佛雨点一般,落下来,把两人都淋湿了。

    “回来,花晓芃,我们重新开始。”他的声音低哑的传来,像是被雨点打碎了。

    贴在他的身体上,她还是听到了,一时间,心里翻腾起了惊涛骇浪。

    “你……在说什么?”

    “回来。”他重复了一遍,又一次的进入了她。

    他喜欢待在她的身体里,那样的舒适,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潮湿,滋养着他的灵魂。

    她把头无力的靠到了他的肩膀,身体软成了一团棉花,“你是想让我重新回到你的地狱中吗?”

    “我……让你做真正的妻子。”他的声音很沙哑,却很清晰。

    她甩了甩头,甩掉头上的水滴。

    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肯定是耳朵进了水,产生了幻觉。

    他走了出去,把她放进浴缸里,解开了她背后的手铐,然后开始了新一轮的索求。

    她的思想处在了停顿的状态,整个人都是呆滞的,即便双手没有了束缚,也没有反抗,只是任凭着他进攻。

    要了她一次之后,他抱着她走出了浴室,又在沙发上要了她。

    他的欲求是那样的无休无止,恨不得一辈子都这样待在她的身体,再也不出去了。

    连番的掠夺,让她的大脑完全处于了迷糊的状态,只感觉他越来越温柔,而自己越来越舒服,越来越兴奋,最后她竟然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声音让他狂喜不已,完全停不下来了。

    “晓芃,你是我的,是我的……”

    他不断的喃喃自语着,动了情的声音,好温柔,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是花晓芃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把她带进了一场梦幻中。

    那里是另外一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不断的向她的身体传输着一种可以称之为爱、称之为怜惜的情感,让她不再有思想,不再有理智,只是本能的和他相互索求。

    她控制不住的扭摆起了身体,忘情的轻吟,抛却了所有的顾虑和阻碍。

    “我是谁,晓芃,我是谁?”陆谨言惊喜交加,仿佛飞上了九重天,他不敢相信她会这样的回应自己,害怕她把自己当成了许若宸。

    她咬了下唇,呢哝的发出声音来,“魔王……陆谨言……”

    “对,是我,你的丈夫,我才是你的丈夫。”他吻住了她的唇,吻得那样深沉,那样的缠绵。

    这一刻,他什么都不在乎了,即便她背叛了他,即便她嫁给了别人,即便她生了孩子,他都不在乎了,只要她回来,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就好。

    暮色从窗外飘散进来。

    他们依然温存着彼此,沉浸在只有两人的世界里。

    他舍不得抽身离开,想要在她美好的身体里待到天荒地老。

    而她像一条蛇缠绕着他,仿佛要留住他的温柔和怜惜,不让他下一秒再化为修罗魔王。

    “晓芃,我的晓芃……”他的吻密密麻麻的遍布了她每一寸肌肤,烙印着他压抑了四年的情感。

    她的脑子处在混沌里,被柔软的云层包裹着,两只手儿在他坚实的肌肉上胡乱的摩挲,像是想要把他的温柔都攥紧手心里,牢牢的握住。

    许久之后,他们相拥着彼此,沉沉的睡去。

    身体的某一个部分依然紧紧的交融在一起。

    忽然间,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打碎了所有的沉寂,所有的缠绵。

    “该死!”陆谨言从喉咙里咒骂了一声,想要砸电话,但看到来电显示,就顿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